社評:唐鳳的便利貼

主筆室 2016年11月01日 07:01:00

唐鳳走進公部門,或許另一層意義,還在於刺激一個長期過度管理、環節太細,以致無論縱向、橫向經常綁手綁腳的官方組織,能興起一番關於自我認識的革命,進而深信「進步」,就是找到「省事的方法」。(攝影:葉信菉)

被譽為「數位政委」的唐鳳,自八月底進入政府工作,迄今已有兩個多月,圍繞在她身上的話題相當多,其中之一是她一周有兩天會採取「遠距上班」(不進辦公室辦公),另外還有行政院為了她擬納「性別友善廁所」。儘管外界對她「非典型公務員」的印象已相當深刻,對其數位應用的能力也抱以高度肯定,但公務體系因唐鳳而生的諸多新鮮模式,仍引起不少議論。最普遍的疑惑就是,以唐鳳一人,真有能耐為龐雜沉重的公部門帶來變革,或者她終將被掩沒在刻板醬缸的文化裡。

 

唐鳳上任之初,行政院同僚曾電詢她需要增添甚麼辦公設備,唐鳳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具投影屏幕。原以為挾著數位天才之名,其要求或者會相當高深複雜,事實上對唐鳳而言,最理想的工作環境,就是所有辦公同仁圍坐在一張大圓桌前,各自拿出筆記型電腦辦公,並以投影屏幕當作彼此溝通對話的簡報平台。

 

當然,後續因環境作業所限,唐鳳於行政院內的辦公室並未有大動作調整。而這也是為什麼她偶爾需要「遠距上班」,到一個更適合自己工作模式地方工作的原因。一回唐鳳搭機前往法國開會,行前聯繫同仁,欲就手邊業務與其商議,適巧其同事也將飛往歐洲另一國家,兩人最後是在各自飛機落地,於各自的機場出境大廳,以視訊方式交換意見,針對這次的會議形式,唐鳳當時只悠悠說了一句「真好,我們剛巧在同一時區。」所謂唐鳳模式,某種程度,多少已拆解了官方組織一些關於工作場域的傳統定義。

 

此外,身為政務委員,唐鳳自然有其業務任務,歷次當同仁針對政院計畫事項,徵詢唐鳳需要邀集多少相關部門以茲推動時,無論計畫規模幅度有多大,唐鳳所勾勒的工作小組,從來不會超過五個人。這必不符政院內部作業動輒牽及多方幕僚的習慣,但行進操作上,倒也無有阻礙。人腦的運作方式,足以決定企業組織的操作原則,唐鳳於此又是一次示範。

 

唐鳳開會,唯一會大量消耗的紙類用品則為便利貼。和她同一類型的數位工作者,多有以化繁為簡的圖像思考,去建置系統化聯繫作業的本事,便利貼的作用,即為記下那些簡易圖像的標示工具。她們所呈現的意向,另讓「勤抄筆記」成為一種開會流程的過去式。

 

不過,我們必須理解,唐鳳模式儘管有著異於傳統的科技風,但那終究是放在公務體系之內,才足以顯露出的巨大差異。在許多現代化的進步組織裡,它其實未必會如此極端醒目。至於唐鳳走進公部門,或許另一層意義,還在於刺激一個長期過度管理、環節太細,以致無論縱向、橫向經常綁手綁腳的官方組織,能興起一番關於自我認識的革命,讓落伍的環境改變生存法則,進而深信「進步」,就是找到「省事的方法」。

 

時至今日,當「新新人類」也已然屬於老朽的名詞,我們恐怕不該再把唐鳳的工作方法,當作遙不可及和僅供茶餘飯後閒話家常的異舉。更何況民主國家的公務效能,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正是建立在其行政程序的現代感之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