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寧可中段班 陳乃嘉

用LINE傳送
張若瑤 2016年11月06日 10:20:00

法藍瓷二代陳乃嘉,是亞洲第一個登上GP2(F1小聯盟)的台灣人,賽事累積成績只差3秒,就能登入賽車界的最高殿堂F1一級方程式。(攝影:李昆翰、設計:潘世惟)

只差3秒,陳乃嘉就被世界上速度最快的F1(一級方程式)車隊給拋到身後了,那段看似不到1公里的距離越拉越遠,紅色法拉利對他猖狂的謔笑著,捲起團團煙塵,漸漸成為夕陽下一抹如血的殘紅。迷霧散去,陳乃嘉睜開眼發現,他錯失了登上賽車界最高殿堂的機會,這是到目前為止,台灣人最接近F1的一次。

 

2008年底的GP2亞洲巡迴賽首站上海,陳乃嘉透過安全帽有限的視野,緊盯著起跑線上的燈號由紅轉綠,他下意識的將油門踩到底,那是一種訓練有素的反射動作,普利司通輪胎嘎嘎作響發出回應,輕微空轉後,如上膛子彈接收到射擊指令,他那台達拉拉(Dallara)咆哮衝出車陣。

 

儘管起步搶得先機,陳乃嘉仍十分謹慎,「穩比快更重要」,他不在乎賽車場上從V6(初級方程式)晉級到GP2(F1小聯盟)會被多少老手狂電,「我不是想當王」,為了享受駕馭與不斷超越的追逐感,陳乃嘉寧可做中段班。

 

 

車手有兩種,一種是速度超級快,完全沒考慮環境是否許可,就是死命的往前衝,不太去想後果如何;另一種則是不搶快,而且非常的沉穩,會注意車體等各方條件是否成熟,以順利完賽的前提下才考慮攻擊與突破,37歲的陳乃嘉就是屬於第二種。

 

14歲人生短暫脫序

 

身為國際知名瓷器品牌法藍瓷(FRANZ)總裁陳立恆的獨子,陳乃嘉在14歲以前,生活中一直不太會出現「意外」,他對自己的人生沒有多大的決定權,尤其熱愛音樂又崇尚自由的父親-陳立恆,看似開明卻用了一張電影海報《捍衛戰士》(Top Gun),誘拐他去念紀律嚴明的軍校。

 

「你不覺得穿軍服很帥嗎?」父親慫恿他點頭答應就讀與西點齊名的住宿學校「佛吉谷軍事學院(Valley Forge Military Academy)」,他也真的信守承諾飛到賓州(Pennsylvania),畢竟當個飛行員曾是他心中的一撮小小火苗。只不過,在那情竇初開的青澀年華中,愛情的火光遠比夢想更搶眼,陳乃嘉在美國熬了約半年,就受不了與他兩地相思的小女友天天喊著要分手,「我為她放棄學業跑回台灣,可是沒多久她就把我給甩了。」

 

陳乃嘉在14歲的時候,曾被父親陳立恆以一張《捍衛戰士》(Top Gun)的海報,拐去念與西點齊名的住宿學校「佛吉谷軍事學院(Valley Forge Military Academy)」。(陳乃嘉提供)

 

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平日一絲不苟的媽媽,與總是率性好言的爸爸,一暗一明的節奏,竟從對比漸趨一聲,他們有志一同的不讓陳乃嘉回家,「要回就回軍校」,父親硬起心腸扮黑臉,母親則顛覆以往的淡然,那段失去奧援的日子,是挫折也是轉折。

 

爸媽放手順其自然

 

「看你要撐到什麼時候才回家!」陳乃嘉揣摩陳立恆的心思,認為父親希望他受點磨練才能成長,無處可逃的14歲失學少年,於是被逼得必須收拾自己的任性,開始在天母謀生,「我去漢堡王、溫蒂漢堡打工,也在西餐廳端盤子。」一天兼了兩、三份差,陳乃嘉才得以在昔日士林戲院後方找到窩身之處,租了一間約2坪大的雅房,那裡的木板隔間黯淡無光,空氣中總是漂浮著一股厚重的霉味。

 

半年多的餐風露宿終於換來母親的軟化,不忍兒子繼續吃苦,她私下塞錢想救濟,還屢屢試探性的詢問,「你就回來吧!好不好?」但父親仍如銅牆鐵壁般固執,連一通電話也不肯撥給他。「爸爸大部分時間裡對我的態度都像放牛吃草,只有那次特別反常。」

 

那段不按計畫走、短暫脫序的日子,陳乃嘉白天回家探望母親,下午和晚上就匆匆奔向不同的地方賺錢養活自己,耗費青春勞力掙來人生第一輛交通工具-50C.C.的迪奧小綿羊。那一刻,他開始與兩輪產生連結。

 

為了鼓勵陳乃嘉(中)好好念軍校,父母曾一起陪伴他赴賓州(Pennsylvania),這也是陳乃嘉小時候,罕見的全家福合照。(陳乃嘉提供)

 

再踏入常軌,聽爸爸的話回美國念高中,已經是1年多後的事情了,陳乃嘉的「脫序旅程」,如今反成為人生最關鍵的分水嶺,以前物質上所擁有的全部歸零,14歲的他倔強的試著自己賺錢、做菜、洗衣、打理生活中的一切,「我學習到怎麼獨立,沒有那段時間的話,今天的我可能也不太一樣。」

 

孩子的叛逆,對父母而言,或者也是震撼教育,走過那一遭,改變的似乎不只是陳乃嘉,「爸爸媽媽也間接了解到,有些東西,就只能順其自然吧!」

 

10年努力差點成空

 

二次赴美,16歲的陳乃嘉去了洛杉磯,一個讓他脫胎換骨,重塑命運面貌的再生地,雖然他與父親的距離越來越遠,但在那裡,他經歷了兩場邂逅---愛上真命天女、後來成為太太的謝佩珊;巧遇啟蒙師父、一路提攜的3個日本人,正式踏入四輪世界。

 

乘風之際,時間齒輪如淋上大量潤滑油快速轉動,他因緣際會跑了洛杉磯賽道日(Track Day)、玩金卡納簡易街頭賽(SOLO II)、闖進美國賽車俱樂部(Sports Car Club of America,SCCA)的各級別賽事。2005年,26歲的他在SCCA全美排位賽中取得第4名的佳績,也是在這一年,他遇上車手生涯的第一次巔峰與挑戰。

 

「當時我用BMW Z4跑業餘賽,朋友們全力支持我到那裡,可是我卻把它搞砸了。」因操控失誤撞牆,陳乃嘉的名次一度落後到37,看著近10年來的努力幾乎要崩解,他的情緒陷入低潮,一個人的失誤,造成整個團隊心血成空,縱然美國知名的「克萊斯勒道奇(Dodge Mopar)」賽車部門向他伸出援手,仍不足以填補這塊殘缺的拼圖,「因為他們只邀請我一個人」。

 

法藍瓷總裁陳立恆2006年底資助獨子陳乃嘉,成立亞洲第一個華人車隊「My Motorsports」,陳乃嘉參加美國公路賽車(Grand American Road Racing)時,出賽的車子上就印有法藍瓷(FRANS)的品牌字樣。(陳乃嘉提供)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父子各自精采 陳立恆沒讓陳乃嘉動法藍瓷

 

放不下其他夥伴,陳乃嘉心一橫,硬著頭皮飛回台灣找陳立恆,他把最後的希望,押在爸爸身上。

 

向生意人推銷,就必須用數字說話,以前在課堂上所痛恨的那些商業理論,這時候全都派上用場了,「我翻牌給爸爸看,讓他知道我在跑比賽,我有這樣的成績,這樣的團隊,希望他能夠資助。」印了一本近百頁的提案,陳乃嘉還自己製作PPT來迎戰父親的質疑,「他把法藍瓷的所有主管都找進公司開會,研究我的提案是否有可行性。」

 

只不過,陳立恆的算盤打得再精,似乎也敵不過命運的捉弄。

 

2顆引擎燒掉千萬

 

當時陳立恆覺得,這是一項有前景的投資,於是2006年底豪擲台幣5000萬元,贊助兒子成立第一個亞洲華人賽車隊「My Motorsports」。

 

不過,一個錯誤的決定,卻引發一連串的蝴蝶效應。「都怪我太執著,那個時候比較像小朋友吧!」陳乃嘉始終相信,往創新的方向駛去,才能走得長久,「我們應該是車隊,不只是開車」,如果沒有挑戰,從裝備到技術,什麼都用花錢買回來,「那誰都可以做,你又有什麼特別的呢?」

 

除了四輪賽車領域的成就,陳乃嘉對於最早接觸的兩輪領域仍然念念不忘,近期更積極投入機車騎乘技巧鑽研。(陳乃嘉提供)

 

熱情歸熱情,專業度這種東西是無法說謊的,陳乃嘉因為堅持要自己拆下馬自達(MAZDA)MX-5原廠引擎,另外組裝整台賽車,聽不下夥伴的建議,在經驗值不足的狀況下,應先使用直接能營運的原廠車,不該繞圈圈從「研發」下手,造成最後敗在細節上,幾乎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好幾萬美金的引擎,被弄炸了兩顆,引擎一出錯,整台車都報銷,全盤皆爛。」車隊才成立1年多,就憑空燒掉2500萬元,再加上2008年金融海嘯強襲,最後不得不認賠收攤,「我忽略了那是一門生意,生意是要能考量風險控管,是否能夠營利,而不是像跑比賽那樣橫衝直撞。」

 

那是一個完全失敗的嘗試,陳乃嘉十分內疚,但父親陳立恆此時卻沒有任何責難,只輕描淡寫的說了幾句,「任何生意都不是一人可成,一定要找到班底,班底不一定必須是朋友,你要找到有專業的人,那才是對的人。」

 

過程比拿第一重要

 

直到幾年以後,陳乃嘉才真正接受了這個錯誤,就算現在又提起,他的語調中仍帶著些許自責,「因為團隊裡都是朋友,所以並沒有很嚴謹的處理細節。」車隊經營接近尾聲時,父親建議他爽快抽身,不要再繼續拖下去,「爸爸沒有因此懷疑我的能力,他提醒我趕快有下一步,不要間斷,一停下來就很難再起身。」

 

陳立恆希望兒子不要因此畫地自限,「創新中間會經歷很多次失敗,但你要不斷的嘗試,直到你成功為止。」父親的催促,成為陳乃嘉邁向賽車生涯第二次巔峰,晉級GP2(F1小聯盟)的強大動力。

 

有個目標在遠方,你才會一直推著自己向前跑,大方承認不是經常能贏的人,陳乃嘉深信,要有突破,就不可以滿腦子都只想著贏,只想著要留在哪種賽事才對自己最有利。「一個成功的車手為什麼會想當中段班?」陳乃嘉要的不是一直站在金字塔頂端,「我享受駕馭,過程比拿到第一名更重要。」也因為不斷的追逐與挑戰,他才得以讓自己永遠在進步。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側寫/不給肯定句

 

‧剪輯:羅佳蓉

‧攝影:李昆翰

‧撰文:張若瑤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 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 %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