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父子各自精采 陳立恆沒讓陳乃嘉動法藍瓷

張若瑤 2016年11月06日 10:19:00

法藍瓷(FRANZ)其實不如想像中那樣輕碰易脆,這個品牌與陶瓷界守舊派拼搏的那股戰鬥力與創新意念,跟玩職業賽車一樣,車手想跑出單圈最好成績,就必須不斷的自我挑戰極限,力求從卡丁車逐步晉級到一級方程式(F1)。

 

37歲的陳乃嘉就擁有這些特質,他是台灣最接近賽車聖殿(F1)的人,也是素有陶瓷界改革者之稱-法藍瓷總裁陳立恆的獨生子。

 

「連最喜歡的賽車都不要了,你還能做什麼?」陳乃嘉被父親言語中暗藏的焦慮給嚇了一跳,畢竟自1995年起,16歲的他就長年待在美國,父子之間鮮少有機會能說得上話,彼此也不太想涉入對方的生活,就好像有條隱形的黃線,只要哪一方靠太近越過界,就會破壞這微妙的平衡。

 

法藍瓷畢竟也是陳立恆的孩子,把它和親生兒子擺放在天秤兩端,這兩個寶貝孰輕孰重?至少在陳乃嘉眼底,公司緊擁著父親的時間,真的勝過他好多,「我們互動非常少,他會叫我好好念書。」

 

不插手法藍瓷

 

記憶中,父親的面容總是模糊,陳乃嘉一周少有機會見他一面,像尋常人家鬧哄哄的一起吃頓飯,對法藍瓷少東而言,卻是不易實現的想望,「私底下,他不太和我分享。」連媒體10月中報導法藍瓷去年營運出現第四次危機,部分同仁被減薪1成,陳乃嘉都是輾轉從報導上才獲知消息。

 

陳乃嘉自有印象起,父親陳立恆就非常忙碌,連全家想一起吃頓飯都不容易。圖為陳乃嘉10歲時,陳立恆少數攜子出遊的一次。(陳乃嘉提供)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寧可中段班 陳乃嘉

 

「他並不會想要我接手事業吧?」陳乃嘉這兩年曾建議父親轉型,讓法藍瓷往其他方向走,也想過要把全副心力都投注在家族事業上,但父親有他難以動搖的堅持,不讓陳乃嘉插手干涉,「我們家分的很清楚,他是他的,我是我的,他做他的,我做我的。」

 

法藍瓷是從陳立恆開始的,是他一手建立,就應該由他繼續下去,陳乃嘉這樣解讀父親的事業,「像是在堆積木,整個架構都是他堆出來的,兒子當然也可以代替他繼續玩,但堆出來的東西就是不一樣。」如果有機會,陳乃嘉不排斥繼承法藍瓷,但他認為,「沒有陳立恆,法藍瓷就不是原來的法藍瓷了。」

 

接班順其自然

 

陶瓷這個產業,有它入門的專業門檻,排他性較高,半路出家比較難被業內接受,「這是很現實也根深蒂固、難以動搖的」,父親身邊的人免不了對陳乃嘉指指點點,「父子合作當然也會有衝突,能合就合,不能也別勉強,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

 

外界看待法藍瓷都覺得它就是藝術品,陳乃嘉認為,那是因為大家不明白法藍瓷這個品牌背後真正的核心關鍵-陳立恆的個性,「爸爸雖然內斂,但是內心自我挑戰的火燒很大,他總是想跳出既定的框架來做事,像納入3D列印的技術,在他之前,沒有人用科技來製作陶瓷介面,他也是陶瓷界的第一人。」

 

陳乃嘉言談中透露出驕傲,雖然他和父親生活上極少有交集,但父子畢竟是父子,血脈相連著,縱然彼此往一靜一動、兩種極端的方向發展,性格上卻大相逕庭,不斷想創新,不斷在自我挑戰,不斷要突破重圍。

 

一度陷入低潮

 

陳乃嘉高中就被陳立恆送去美國,錯過法藍瓷醞釀成形前的關鍵期,陳立恆看似距離兒子遙遠,卻不曾在他人生重要時刻缺席。

 

14歲到16歲間,陳乃嘉有段「短暫脫序」的外宿時光,雖然得拚命打工養活自己,仍一度在泰北高中復學,「外面待了半年多後,爸媽怕我學壞,就叫我回自家公司上班,我還有兼職,上課當然第一個就被我刷掉,蹺課確實蠻嚴重的,我爸因為這件事情常常去學校道歉。」父親即使對他很不滿,但當時正值叛逆期的陳乃嘉,卻因此感受到陳立恆的在乎。

 

陳乃嘉2008年底獲邀赴GP2(Grand Prix 2,F1小聯盟)甄試時,因為過程中車子狀況連連,測試成績其實並不突出。(陳乃嘉提供)

 

另一次,是2008年底,29歲的陳乃嘉剛結束父親資助的車隊沒多久,在父親的建議下,仍持續參加亞洲V6方程式,他獲邀赴GP2(F1小聯盟)甄試,但短短兩天的過程中發生事故,造成車子狀況連連,陳乃嘉陷入沮喪的無底洞裡,差一點就振作不起來,「測試成績憑良心講不好,我甚至打消念頭要參賽。」

 

平常沉默不語的父親,這時又發揮了關鍵力量,沒有安慰也不說打氣的話,只是冷冷的丟下一句,「連最喜歡的賽車都不要了,你還能做什麼?」陳乃嘉聽到後如晴天霹靂,奮力從陰鬱低谷中往上爬,「我對那台車的感覺是害怕的,很想放棄不要跑,他可能從來沒看過我這樣吧!」

 

人都一樣,有黑暗面也存在光明面,當情緒不佳時,接收到負面訊息,多多少少會被拖累,「我們不會永遠都站在陽光下,你只有盡可能的擺脫掉黑暗。」陳乃嘉坦言自己做事拘謹,不見得樂觀,但他面對狀況時不會往壞的地方想,「拘謹是小心翼翼,雖然贏面不大,仍努力做到最好;負面是一直想著又不會贏,然後不斷質疑自己幹嘛還要做。」

 

陳乃嘉認為,家庭、工作等各方面平均起來都不錯,才能算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攝影:李昆翰)

 

不管是當初成立車隊慘敗,或是後來進入GP2(F1小聯盟)差3到6秒就能晉級F1(賽車界最高殿堂),陳立恆都適時調整他與兒子間忽遠忽近的距離,只會在狀況生死一線間時才發聲,「沒繼續參加F1不是爸爸不挺我,而是當時所需要的資金太可觀了,600萬歐元(2億4000多萬台幣)光靠法藍瓷是無法支撐的,又沒有別的企業願意贊助,我只好放棄。」

 

家庭觀念不同

 

一般人總會羨慕陳乃嘉的物質生活不餘匱乏,他反倒覺得自己不完全是人生勝利組。「爸爸才是吧!他有一定的成就,我沒有呀!」陳乃嘉認為,大多數人拿錢當標準,可是實際上有很多層面並非那麼簡單,「我和父親之間的相處時間很短,在家庭上他算勝利組嗎?老實說我不敢講。」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很多東西是相輔相成的,有愛卻過得很落魄,有錢卻過得很寂寞,都是一種極端,「各方面平均起來不錯,才能算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現在自己身為人父,陳乃嘉喜歡親力親為照顧小孩,總是想辦法偷時間多陪老婆與兒子,「不能說心中有遺憾,就只是我和父親選擇了不一樣的方法,去面對自己的家庭。」

 

法藍瓷接班人、台灣最接近F1的賽車手、3歲小男孩的父親以及當一個有生意頭腦的好兒子,這些身分同時存在並不斷交錯著,以前陳乃嘉會毫不遲疑的選擇做個專業車手,現在的他,擺在第一的選項是「當個好爸爸」,滿心歡喜等待目前還躲在媽媽肚中,才4個多月大的第二個孩子平安降臨到這個世界。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陳乃嘉側寫/不給肯定句

 

 

‧剪輯:羅佳蓉

‧攝影:李昆翰

‧撰文:張若瑤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 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 %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