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素娟觀點:同性婚來囉 三姑六婆你們準備好了沒

用LINE傳送
謝素娟 2016年11月03日 07:00:00

婆媳問題或是姑嫂難處的狀況,不會因為是同婚就減少,還可能會更困難,因為他/她們的家族成員未必都能接受同婚者,如何能和他們和平共處,應該是一門高深的學問。(攝影:李昆翰)

假友善的社會,真能容下同性婚姻嗎?同性婚姻難不難,其實是非常難的。和異姓婚姻一樣,同性婚姻不是只有兩個人的結合,而是兩個家庭的結合。只有兩人世界,好好壞壞都是兩人自己承擔;但如果要牽扯到兩個家庭的時候,同性婚姻要面臨的困境,恐怕要比異性婚姻難上千百倍。

 

這次的同志遊行,主題定位是打破假友善,其中最經典的語錄,就是「我不反對同性戀,我的孩子不是就好」。是的,在社會上有許多人會說「我不反對同性戀」,但心裡會卻同時也想著「我的孩子不是就好」。

 

在成長的過程及周遭的朋友,大家或多或少都會有喜歡同性的朋友。看到他們追愛的過程如此艱辛,都是很希望他們也能找到真愛過一生,擁有屬於自己的家庭。

 

這次同志大遊行前,發生台大教授法籍教授畢安生,為了思念他相伴35年的同性伴侶跳樓自殺;更令人不捨的是畢教授生前,完全被伴侶的家人排斥在外,尤其是在法律文件前,他和伴侶根本就是「陌生人」。所以找到真愛又如何,法律上根本沒有認同這段如此深厚的關係。

 

這真的是很不公平的。原本認為,同性之愛本來就不太能讓社會認同,但又如何,只要兩人相愛,關別人什麼事。如果你真的很愛對方,在財產上早就可以先做處理,這應該都可以事先安排的。

 

但婚姻關係的保障,也不全都是為了財產,像是法律文件等。配偶的重要性,一直到畢教授事件,大家才看清楚,沒有婚姻的保障,同性愛是多麼無助與無奈,且被踐踏到幾無尊嚴存在。

 

另外,還有和異性婚姻一樣,同性婚姻中也希望能有自己血脈的家族成員誕生,同性婚姻如果順利修法過關,生育問題也應該可以解套。

 

之前有位女讀者抱怨,她和女伴想要有自己的小孩,但因為《人工生殖法》規定未婚女子不可做人工生殖,她們只好到東南亞做手術,但因為外國手術風險大又容易受騙,讓她們一路走來非常辛苦。

 

不過,如果還要真正讓同性婚姻在社會中立足,家族對同性婚姻的接納,也是非常重要的。所謂的家族成員不只是自己的孩子,還有雙方父母及兄弟姊妹,再擴大一點,就是那些所謂的三姑六婆。

 

這些人會出現在異性婚姻中,當然也會在同性婚姻中相互糾纏著。一些婆媳問題或是姑嫂難處的狀況,不會因為是同婚就會減少,還可能會更困難。因為這些成員未必都是能接受同婚者,如何能和他們和平共處,甚至到相處融洽,應該是一門更高深的學問。

 

※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