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讓一個學閥因造假而倒下

用LINE傳送
主筆室 2016年11月20日 07:00:00

台大這次論文造假事件,已可謂之國際醜聞,陪葬了台灣在生科領域的聲譽,如果可以因此看到一個學閥因為造假而倒下,或可為台灣生科圈不幸中的大幸。(翻攝自國立台灣大學官網)

台大校長楊泮池和一干博士、教授,近日捲入學術論文造假事件,乃至有生科界圈內人懷疑「該實驗室(台大醫學院毒理所)做假行之有年」。後續諸多證據證明,這已不是誤植、疏忽,而是確確實實造假,且是仗著今天生科文章發表量之大、速度之快,不可能被抓到的僥倖心理,嚴重輕視旁人的智商,顯露其專業者的自大與狂妄。

 

日前,日本生物學家大隅良典獲頒「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他所展現的氣質,即是一個對科學抱持強烈熱情的科學家,終能撐持過科學研究漫長且寂寞的日子,最終獲致譽載全球的崇高回饋。對照楊泮池等人,其表現便像是一群不甘寂寞並失格的學閥。

 

就郭明良教授有關的研究團隊,已被檢舉造假的11篇論文中,就有4篇是台大校長楊泮池共同掛名,2006年國衛院癌研所副研究員蘇振良在《Cancer Cell》期刊所發表的論文,楊泮池更是掛名第二作者。

 

這些被發現的造假論文,方式從一圖多用,到以繪圖軟體修飾實驗結果,再到張冠李戴,牛頭亂對馬嘴,行徑相當誇張,最後一一被糾舉出來,實是遲來的正義。一個以臨床專業出身,一路扶搖直上爬到國內頂尖大學校長之位,且在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失勢後,取而代之為台灣生科界牛耳的楊泮池,予人所見,竟在最應該嚴謹、誠實的期刊論文上,發生如此不堪的情事。但可以想見,楊泮池必然會將責任推給主要作者自行承擔。

 

發表期刊,撰述論文,跑實驗是基本的功夫和道德,科學家要名望,要經費,要升官,要賺錢,最理所當然的途徑,本是勤用腦袋做實驗,把想得到的突破性結果實體化。但顯然這些人脈豐厚、政學通吃的學閥,或是依附這些學閥的門生們,多把時間和精力用於自我關係的經營和拓展,根本無暇腳踏實地做研究,因而偏離了科學家求真的天職,簡直做假做到失心瘋,技巧爛到愧對他們的博士學位。

 

在生科圈,真正有研究熱忱的人,除非運氣極好,否則其實冒出頭的機會不大,會變成一派宗師的機率就又更小。且爬不上學閥,便是人微言輕,很難受到重視,還可能被壟斷科研資源,造成自己的研究計畫難以執行。也無怪乎長期以來,同領域的實驗室負責人,通常都是少數幾個人的徒子徒孫。

 

楊泮池為台灣科學研究的當權派,這次造假事件的起火點郭明良因與之同一陣營,而獲空降擔任高醫大副校長,早為生科圈茶餘飯後的嗑牙話題。不思研究卻搞裙帶關係的文化之所以歷久不衰,就在於一旦某人在該領域成名了,自然合作機會多,經費也會多,要選校長或是當官,還是當國內或國際某學會理事,皆可無往不利。乃至創自己的山頭,順利當權,則政府科技部的計畫幾乎就十拿九穩,同時還可擁有他人計畫的生殺大權。科學精神無非被庸俗的權力慾望打敗,否則何以無視造假而來的良心譴責。

 

台大這次論文造假事件,已可謂之國際醜聞,幾個人的貪婪私慾,揭露出生科圈一套不堪聞問的遊戲規則,一併陪葬了台灣在生科領域的聲譽。但如果可以因此看到一個學閥因為造假而倒下,或可為台灣生科圈不幸中的大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