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素娟觀點:移動式棺材 我天天坐啊 

謝素娟 2016年07月23日 14:02:00

我們甚麼時候才能擁有又舒適、又安全的遊覽車。(美聯社)

健康幼稚園火燒車,是我在菜鳥記者生涯採訪的第一宗全國矚目大案子。那時最被檢討的是業者私自改裝遊覽車設備,以及安全門竟只是裝飾用,根本打不開。沒想到,事隔24年,這次發生陸客團火燒車事件,又是安全門的問題。

 

一個國家是不是進步的,就是看他的公共交通工具是否先進安全。台灣這幾年來,又是捷運又是高鐵的,看起來在交通建設上,好像已可媲美日本等先進國家。但是我們遊覽車呢,雖然外觀看起來又豪華又氣派,但坐上去,你難道真的很安心嗎?

 

有人用「移動式棺材」來稱呼台灣的遊覽車,再想想健康幼稚團火燒車事件及這次陸客團火燒車事件,看來還真貼切,不是嗎?因為我們只是幸運地沒有坐上陸客團的那一輛遊覽車,如果坐在車上換作是你我,你跑得出去嗎?我知道我跑不了,只能成為其中一具焦屍。

 

這種想法這幾天一直盤據在我的腦海裡,而24年前,我也曾經這麼想過。當我坐上遊覽車或是公車時,若是前車冒火,我有機會活命嗎?安全門我會開嗎?若是車上有大量濃煙籠罩,我還有時間走到安全門的位置去打開安全門嗎?

 

這一切浮上來的問題,我的答案都是NO,也包括近幾年新增的車窗破擊器。因為我根本沒有敲過強化玻璃,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敲,一直說是往窗角敲,但是確切的窗角位置,有的車子有標示,有的沒有。如果坐到沒有的,就只好靠運氣。不知道當時的狀況容許我東敲敲、西敲敲嗎。

 

再來是安全門,我上車是常常會看一下安全門的位置。但那只是看,如果真的狀況發生,我根本不知要如何開啟它。雖然有些安全門上有圖解教你如何開啟。但是在緊急情況下,有時間讓你慢僈研究,從第一個步驟,再到第二個步驟,再到第三個步驟嗎?

 

接著是坐的位置,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挑安全門附近坐,如果倒霉坐得比較遠,時間又不容許走過去,那怎麼辦?我也只能趴在走道或躲在座位下等死了。

 

稱台灣遊覽車是移動式棺材,就是健康幼稚園罹難者家屬、前靖娟兒童安全文教基金會董事吳培俐。她在2010年就曾撰寫「請為自己爭取在大客車中的一條活路吧」,建議要讓大客車的車窗全都是活動式,從裡面可以打開的。但遭政府和業者漠視。

 

陸客團火燒車發生後,吳培俐接受媒體訪問時,對於交通部規劃未來有2、3個活動逃生窗,她直指「老實說是遠遠不足」,還是希望能「全部打開」。

 

對呀,我也希望所有的車窗都是活動式,全部可以打開的。如果我在第一時間,就能打開身邊的大車窗,就有信心可以逃生。但前提是它的開啟方式要很簡單,不能有暗鎖。

 

交通部既然可以讓遊覽車左右側都開一個活動窗,那為何不能要求所有的車窗都設計成活動的呢?到底是人民的生命重要?還是避免增加遊覽車業者支出及不便重要呢?

 

這答案顯而易見,但這24年來交通部在想什麼呢?難道又要再一次慘事重演,才會做到位嗎?交通部的官員們醒醒吧!請做對的事,而不是只會做好人。

 

※作者為本報副總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