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最美的安排,霧中閃耀的悲傷

用LINE傳送
Kristin 2017年01月01日 14:30:00

(圖片來源:iMDb)

 

「愛是所有一切的理由,我曾存在在她的歡笑中,現在也曾存在在你的痛苦裡。」

Love is the reason for everything. I was there in her laugh, but I’m also here now in your pain.

  ─ ─《最美的安排 Collateral Beauty

 

 

必須先坦白承認,我會去看這部電影完全都是因為愛德華諾頓的緣故,有他參與演出的電影我沒有一部能夠拒絕,即使無法理解他為何會願意演出某些劇本。

 

其實不太會特別批評說哪一部作品不好,因為一部電影從無到有的整個過程都是難以想像的龐大,也不是我們三言兩語能夠輕易批判與否定的,隱藏在銀幕背後的意義都是取決於個人解讀的多寡。

 

《最美的安排》擁有相當不錯的概念,首度看到此部的外電消息時,直觀認知並不是一部純粹勵志感人的故事,可能參雜一些諷刺戲謔,沒想到後來卻翻轉了最初的想法。

 

原來這也是個探討人們遭受巨大創傷後,哀莫大於心死,並設法尋求救贖的療癒作品。

 

(圖片來源:華納影業)

 

 

「愛、時間、死亡,這三個元素,連結了世界上每個人。我們渴望愛,希望擁有更多時間,害怕死亡。」

 

劇情敘述一位事業有成的廣告公司經理 Howard,兩年前遭逢了痛失愛女的人生劇變,從此一蹶不振,每天活在哀傷的漩渦之中,對周遭所有的一切不聞不問,自暴自棄的過著行屍走肉般的日子。曾經背靠背一同打下大片江山的朋友們看著今非昔比的他,兩年來不曾有任何好轉,公司也因此面臨前所未有的財務危機。

 

誰都不忍苛責他無法承受喪女之痛的消沉,但也沒有人願意見到曾經如此意氣風發的 Howard 就此行同槁木死灰,甚至寫信給虛幻的事物「愛」、「時間」與「死亡」,字字句句都透露著悲觀絕望和仇恨,似乎希望與愛在他的世界裡永遠消失。

 

 

(圖片來源:華納影業)

 

因此長期與他相處的三位管理階層同事 Claire、Whit 與 Simon 想出了一個方法,一方面為了挽救公司的存亡,同時也希望能夠藉此機會幫助自己的朋友回歸正常生活,決定雇用三位臨時演員扮演 Howard 寫信三個事物「愛」、「時間」與「死亡」,以他的方式配合演出並對症下藥。

 

隨著Howard的故事發展,其實 Claire、Whit 與 Simon 的生活也充斥許多問題,相當喜歡電影穿插這三個人所面臨各自的人生裂縫,可惜導演著墨不多。不論家庭、孩子還是私生活,每個人的戰場都在不同地方持續上演,但在嘗試幫助他人的時候,我們也能夠因此而獲得生命的出口和解答。

 

這三位受雇的臨演意外在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舞台上,引起了劇中角色與銀幕前的我們許多反思和體悟,也許上帝關了一扇門也會開啟一扇窗,人生最終都會有出路,只是當我們沉浸在情緒打擊所帶來的痛楚時,無法發覺身邊隨之而來的美好安排。

 

 

 

 (圖片來源:華納影業)

 

「你不用她的許可,才能成為她的父親,你就是她的父親。」

諾頓所飾演的 Whit 這段是我最為感動之處,我們在人生中有非常多角色需要扮演,在公司當個積極的職員,在家裡當個襯職的父親,在婚姻當個忠誠的伴侶,在父母面前當個聽話的孩子。但生活總有脫序的時候,也有一團混亂的時候,我們並無法時時刻刻都任由理性控制情感,終究會在某個角色面臨失敗與崩解,但在面臨以偏概全的指責時,這又代表我們不值得擁有其他層面的愛與尊重嗎?

 

他或許在婚姻裡出軌與不忠,可是他依然是一個深深疼愛著自己女兒的爸爸,父女關係不會因此改變,這份根深蒂固的情感也不曾因此動搖過一絲一毫,該屬於我們的就必須適時伸手去爭取和捍衛。

 

 

 

 (圖片來源:華納影業)

 

其實對於溫馨療癒的電影,細微脆弱的情感需要滲透和感染,透過較為隱晦和婉轉的手法呈現。但意外的是,《最美的安排》卻以一種開門見山的方式,直接了當的準備開門見山來治癒觀眾,畢竟不是前去看診或聽課,其實相當突兀也很矛盾。

 

相信導演是意圖給予我們一種全新的震撼,參雜許多隱喻與意象,在演技和台詞方面都賺人熱淚也發人深省,卻也形同一種包裝,掩蓋著其他的瑕疵與失衡。其實個人無法接受的還是在於太過清楚刻意想傳遞教化意義,劇情鋪陳有些部分過於鬆散,有些部分則快速帶過。最重要的,過於飽滿的情緒與直白的表達最後真的會有種矯情刻意之感,由其是結局全部串起的 Naomi Harris 那一抹笑容,與稍嫌牽強的所謂最美的安排。

 

不會說傳遞的觀念不好,或是淪於空泛八股,有許多字句也深刻打動我。但如果這樣的說故事方法出現在小說中,我想是可以輕易被接受的,但畢竟此類電影需更為滑順與貼近日常的真實度,所以單純憑著實力演員、完美演技與深度台詞,非常可惜無法撐起一部扣人心弦的電影。

 

 

  (圖片來源:iFilm傳影互動)

 

其實關於探討人們經歷重大悲劇後的痛苦,也讓我想到今年五月台灣上映的《崩壞人生》,由傑克葛倫霍所主演,詮釋一位遭逢妻子車禍身亡的丈夫,家毀了、工作辭了,只是不停寫信給醫院販賣機的客訴部門,以傾吐這些難以訴諸言語的痛楚,猶如原本的生活崩壞瓦解與內心的難以調適。

 

 

「如果你要修復一件事,你必須先將它徹底拆解。」

《花神咖啡館》《藥命俱樂部》的加拿大導演 Jean-Marc Vallée 把電影當作藝術品細膩刻劃、過去與現在交錯的敘事,描繪著在面對內心重大創傷時的悲憤與爆發,如詩篇般美麗的運鏡,一貫的手法實在唯美得令人沉醉。很喜歡傑克葛倫霍又更上一層樓的演技,這部電影著重在主角下意識的情緒起伏,訴諸肢體行為而非言語表達,喪失至親的一段時間裡內心的感覺總是遊走於真實與虛幻之間,也自然而然拒絕相信現實,甚至質疑自己過去的種種情感是否並非如此深刻。

 

導演著墨於「遺憾」的部分特別深刻,過去並不完美,但我們都會美化回憶,當主角發現事實不是毫無瑕疵之後,也讓自己釋懷了。我們總是太容易視生活中的一切為理所當然,而忽略自己擁有的事物如此的得來不易,問題並不是忽略就能消失,也不是逃避就能解決,主角在最終才明白這個道理,就像這場失敗的婚姻,即使曾經有愛。

 

面對悔不當初與痛徹心扉,也許最好的方式就是將一切毀之殆盡後的彌補與重生,重新省視自己的人生,將最美好的時光留在心裡,再將缺憾還諸於天地。

 

如果對於此類主題有興趣,推薦可以將《崩壞人生》列入片單,「雨天你看不見我,晴天你會想起我。」

 

 

上報生活頻道特約作者「Kristin」

東吳中文畢業,英國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國際行銷碩士,喜愛關注時尚、電影、文學、飲酒、運動與旅遊等多元主題。目前經營部落格【Let Me Sing You A Waltz】,文章以電影與小說的相關心得和知識為主。

 

 

【加入上報消費圈,隨時掌握好康優惠訊息!】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