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不能活在自己的小天地

二果 2016年07月26日 06:01:00

再過八年、十幾年、幾十年來看,小英又會是一個怎樣的總統呢?(路透社)

大家都知道美國有一個羅斯福總統,因為台灣有一條羅斯福路。很多人也都知道美國不只一個羅斯福總統,老的那個羅斯福總統在任期間參加了八國聯軍,對搖搖欲墜的清帝國做出致命的一擊,不過很少人知道小羅斯福總統的妻子也是羅斯福家族的人。

 

這個家族出身於荷蘭,奠基於紐約(華爾街這個名字就是荷蘭移民命名的),在經商(包括賣鴉片給中國)有成之後,踏入政壇,出了兩個總統,成為甘乃迪家族效法的對象。

 

二十世紀初年的美國,就是這樣一個「政商勾結」的國家,這導致了美國的孤立主義,也就是「只要有錢賺,不管他國事務,公平正義甘我屁事?我只要錢!」。如果要深究二次大戰的起因,英法對納粹的姑息當然是主因,但美國(也就是羅斯福總統)對世界的漠不關心,絕對也是原因之一。

 

羅斯福的歷史地位和二次大戰緊密相連,二戰對人類歷史影響深遠,戰後的世界秩序重組是現今國際情勢的基礎。但羅斯福本人對這一段戰後歷史的影響卻極為微小。除了作為一個 icon 以「勝利的美國」的象徵存在之外,他的施政前半段在拯救美國大蕭條後的衰蔽,中段專注於做個鴕鳥逃避戰爭,最後只想著趕快打贏好結束戰爭。二戰後國際情勢的主要主導者是繼任者杜魯門。

 

杜魯門當總統 機運使然

 

杜魯門沒念過大學,曾經差點加入3K黨,又在日記裡表達討厭猶太人,在他成為羅斯福的副總統之前,只擔任了兩屆參議員,而且是政治指定的結果,並非他自身的政治能力表現傑出。他能夠出任副總統,而是因為羅斯福對於當時的副總統不滿,想要找個「沒有聲音的人」,所以才在其他人的協商推薦之下,找上這麼一個沒有政治根基,屬於政治孤鳥的菜鳥參議員,

 

但命運就是命運,小羅斯福沒能看到德國投降就病死了,比希特勒自殺還早了十幾天。杜魯門就在這樣一個「收割」的形勢中接任了美國總統,在他就任後六個月內,德國和日本相繼投降,美國成了超級強國。

 

出身於保守封閉的環境,政治經驗不多的杜魯門,當然無法掌握這樣一個劇變的世界,包括美國的超級強權地位。他甚至沒辦法駕馭自己手上的總統權力。他對聯合國的支持是確定的,但聯合國的失敗或者說先天結構性缺陷當然也有一部份要算在他頭上。

 

主戰的艾森豪接任

 

他痛恨共產黨,所以美蘇冷戰至少有一半是由他起的頭,他不想要戰爭,對中國的國共內戰只想假裝沒有美國的事,卻沒有能力和洞見看到自己幾年後被迫參與韓戰,卻又在韓戰打得如火如荼時解除指揮官麥克阿瑟的職務引起國內一片嘩然。終於被國內不滿的民意逼得放棄尋求連任,由共和黨的戰爭英雄艾森豪接任總統。

 

艾森豪長於戰爭,腦袋裡充滿戰爭,意識形態主軸就是戰爭,所以很自然地將美蘇冷戰發揚光大。全力支持退守台灣的國民黨政府,是艾森豪在台灣人心目中最「光輝」的形象。但這種形象在戰爭快速退燒之後也同樣快速幻滅。民主黨的年輕人甘乃迪很輕易地擊敗了艾森豪的指定繼承者尼克森。

 

甘乃迪絕對不是美國最後一個「門閥政治」的總統,今年底美國很可能選出「柯林頓總統(女)」(相對於柯林頓總統「男」),成為最新的門閥政治的繼承人,不過甘乃迪絕對是美國政治偶像文化裡最成功的一個。他連死亡都那麼地偶像,那麼地「潮」。這一點只能說是天命,不是人力的主觀意願所能辦到的。

 

杜魯門不想當霸主,只想關起門來桃花源,但世界潮流不允許他這樣做,更不允許美國這樣做。所以杜魯門的總統做得痛苦而失敗。艾森豪想當霸主,但他對霸主的想像卻是前現代模式的,落伍的,所以他只能在自己的夕陽中看著美國的旭日從另一個方向升起。

 

小英會是哪一類總統?

 

甘迺迪是最有野心和能力做霸主的,但是命運不肯讓他過太爽。尼克森有野心有能力,但大家討厭他。美國現任總統歐巴馬作文能力一流,大家喜歡他,但除了他很可愛這一點之外,也說不出他到底做了什麼。

 

當官的總是說「當官的想的跟死老百姓不一樣」,當總統要想的當然也和平民百姓不一樣。差別之一是當總統的人必須「想像」多年後的情況,而且必須「了解」當前世界的現實狀況,不能活在過去,也不能活在自己的小天地。

 

馬英九是一個完全沒有 Vision 的人,他是一個認真的皂隸;他也是一個完全沒有世界觀的人,一輩子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小宇宙裡自得其樂。台灣好不容易送走了他,迎來小英。但再過八年、十幾年、幾十年來看,小英又會是一個怎樣的總統呢?以後的人會怎樣看小英呢?(文章經作者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