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用毒品「除罪化」? 朱學恆顧立雄隔空交火

用LINE傳送
上報快訊2016年08月03日 14:15:00

顧立雄欲推行「毒品醫療前置化」,預期透過醫療化的方式改善毒品施用者藥物成癮的狀況。但其美意遭到名嘴朱學恆痛批:「比義和團還厲害」。(翻攝自顧立雄臉書)

民進黨立委顧立雄7月初曾於立院召開「擴大施用毒品罪醫療前置化修法」公聽會,主張毒品施用者在進入司法程序前應先進行「藥癮治療」,避免被告因監禁失去社會連帶而導致「一犯再犯」的惡性循環。而名嘴朱學恆則於前日投書媒體痛批草案內容等同將一、二級毒品「除罪化」,並譏諷這根本是提供毒販銷售話術,效果「比義和團還厲害」。

 

朱學恆於其臉書上痛批,一位高居廟堂之上、從未吸過二手K毒、被毒品犯搶奪、傷害、偷竊、刺殺過的「理想派」立委顧立雄,不但反對K他命改為二級毒品甚至主張一、二級毒品吸食者只要能夠戒癮,通通應該除罪化,連強制勒戒或是入獄服刑都不用,要恢復他們的正常生活。

 

就以朱學恆的「除罪化」指控,顧立雄3日於臉書上回應:「醫療前置化並不等於除罪化或合法化」,進行醫療前置化的相關修法,並不會影響施用毒品罪的既有刑罰,而要徹底降低施用毒品的人數,必須要好好面對毒品成癮的核心問題,也就是「對於藥物的上癮及依賴」。

 

「重刑化」非長久之道

 

顧立雄曾於臉書上指出,「重刑化」並非長久之道,在實務面上毒品犯罪的重刑化政策已經實施很多年了,可是施行結果只看到監所人滿為患,人越關越多,第一線的監所人員肩負沉重的戒護壓力,沒有餘力做矯治,更無力協助受刑人回歸社會。

 

他解釋,只有司法介入無法根除藥癮和藥物濫用的問題,除了把人關到我們看不見的地方,眼不見為淨之外,不僅沒有任何實際效用,只會更加深他們復歸社會的困難,最終難以擺脫對於毒品的心理依賴,甚至可能因為毒癮的衍生犯罪,而變成社會的危險來源。

 

顧:「醫療前置化」不等於除罪化或合法化

 

顧立雄7月5日曾指出,這個草案的目的簡單,是希望能讓「僅施用毒品的藥癮者」在進入司法程序之前,先按時到醫療機構接受藥癮治療計畫,如果能夠順利完成治療程序,就不用被送入矯正機構而中斷他原本的生活;反之,若無法完成治療程序,仍然要依照現行原有的司法程序,進入矯正機構接受觀察勒戒、強制戒治等司法處遇。

 

依照顧立雄提出的修正草案,「醫療前置化」旨在讓毒品施用者在進入司法程序前可先進行「戒癮治療」,根除對毒品的依賴心裡,而非除罪化。(翻攝自顧立雄臉書)

 

顧立雄於3日在臉書上進一步強調,「醫療前置化」不等同除罪化或合法化,進行醫療前置化的相關修法,是在既有的刑罰體系中,讓其他管道也有空間可以介入,透過雙管齊下的方式,讓施用毒品的人在被監禁之前,藉由醫療化的方式,真正改善藥物成癮的狀況。

 

顧立雄強調,「面對問題的根源很難,把人丟到監獄裡,很簡單」,當既有刑罰不足以遏止毒品施用,正是我們該想想,這個社會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如果國家只懂得把人關進監獄裡,卻不去深思問題的根源,那麼大家只會看到監獄越蓋越多、進出監獄的年紀越來越小,而毒品問題卻依然猖獗。(李先泰/綜合報導)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