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將成為現實版的失樂園

用LINE傳送
Paul Taylor2016年08月06日 06:00:00

英國脫歐是歐洲一體化理想隕落的最明顯標誌。(路透社)

歐盟閃躲蒙混過關了多年,終究還是沒有逃過英國公投脫歐這顆子彈

 

更糟糕的是,這顆子彈還不能馬上取出,讓歐盟這個政治實體迅速痊癒。脫歐談判會像裸露的傷口一樣,幾年都沒法癒合,就那麼潰爛著,耗掉歐盟復甦所需要的體能,使其更易被其他因素衝擊。

 

雖然英國是對歐洲大陸一體化最不熱衷的成員國,但英國脫歐是這個理想在隕落的最明顯標誌。

 

曾被歐盟外交委員會執委彭定康形容為「一場很棒的實驗,將互相攻擊變成討論漁業配額」的歐盟,就像雙排扣夾克一樣已經過時了。

 

國家元首們除了說些場面話外,對歐洲幾乎避而不談。法國、德國、波蘭和荷蘭這幾個國家中,很少有人願意去思考那些重振歐盟和防止國家主義死灰復燃所需做出的艱難選擇。

 

這引得美國總統歐巴馬出訪歐洲時,都刻意提醒歐洲人,從二戰後的一片狼藉走到今天,歐洲大陸有多麼不容易,如果不加珍惜,他們將會失去「現代歷史上最偉大的政治和經濟成就之一」。

 

「一個統一的歐洲--曾經是少數人的夢想--現在依然是很多人的希望,也是我們所有人的需要,」歐巴馬四月在德國漢諾威表示。

 

但現在的歐洲人將和平、開放的市場和邊界視為理所當然,同時對官僚主義、移民、國家認同的喪失以及不負責任的遠程統治者感到擔憂。

 

對分享主權的反彈情緒表現為,對歐盟持懷疑態度的民粹主義政黨在多數歐盟國家中崛起,以及德國和法國這兩個創始國不能就增強歐元區(歐元區是歐盟的核心)的方式達成一致。

 

害怕統一

 

英國的問題僅僅是歐盟所面臨的幾大危機之一。這些危機合起來將威脅到歐盟的生存和成功。

 

「在刻薄的觀察者看來,當前的歐盟或許就像一個過於龐大的帝國,這個帝國的中心很疲弱,人口走向老齡化,經濟處於半昏迷狀態,內部分化加劇,鬆散的邊界存在一大堆麻煩,」雅典大學的歐洲一體化教授、前歐盟執委會重要政策顧問Loukas Tsoukalis這麼說。

 

Tsoukalis在他的新書《保衛歐洲》(In Defence of Europe)中稱,歐盟是自身成功的受害者。在成員和功能不斷增加的同時,共同制度和民主合法性卻落在後頭。

 

歐元區2010年以來已經度過痛苦的主權債務危機,但卻沒能使貨幣聯盟實現且持續。多數經濟文獻建議,貨幣聯盟要求有統一的預算,並且有某種通用的安全債務工具。但德國對這兩個條件均持反對態度。

 

去年希臘險些退出歐元區,儘管勉強留了下來,但政府債務問題仍未能解決。歐元區經濟體繼續分化,南歐地區遭受大規模失業及撙節措施困擾。

 

多數歐洲社會收入差距不斷拉大,歐元區2004年以來的東擴計劃招致西歐部分地區怨恨,這些都加劇了公眾的憤怒。

 

由於敵視全球化和移民,民粹主義者有可能會在奧地利重新​​大選以及匈牙利10月2日移民配額公投中煽風點火,給歐元區的統一構成進一步打擊。同樣的勢力也有可能衝擊到義大利秋季的立憲公投以及荷蘭明年初的大選。

 

歐盟截至目前已阻止超過100萬難民及移民湧入,但卻未能將他們妥善均分給整個歐洲地區。而且依賴土耳其作為歐洲看門人的做法越來越不切實際。在土耳其7月15日的軍事政變被鎮壓後,總統艾爾多安(Tayyip Erdogan)對於反對勢力、媒體、司法部門以及國內社會進行嚴厲打擊。

 

緊隨移民潮而來的是,伊斯蘭武裝分子對法國、比利時和德國的襲擊,這已經損害了公民對於歐盟開放內部邊境會使他們更安全的信任感。

 

「恐懼使歐洲人團結的時間能維持多久?」Tsoukalis問道。

 

後現代藍調

 

歐盟可能已經達到英國學者兼外交家庫珀(Robert Cooper)所稱的「後現代國家」的極限。在2002年的一篇文章中,庫珀形容歐洲是不強調主權或切割國內外事務、發展程度最高的政治體。

 

「歐盟...是一個高度發展的互相干預內部事務系統,干預程度細到啤酒和香腸。」他寫道。(圖為歐洲議會)

 

這個模式仍被全球各地政商領袖視為標竿。在亞洲、非洲及拉丁美洲,不同的國家集團都在設法模仿歐盟式整合,不過亞洲仍然比較執著於國家主權。

 

但是後現代歐洲本身已經面臨嚴重考驗。

 

在英國公投之後,隨之而來的主要反應是希望削弱歐盟執委會及歐洲議會的力量,將更多權力交還給各國政府及議會。

 

法國、義大利及比利時則是希望回到那個規模較小、更容易管理的歐洲,認為歐元區或是理念相近的國家集團應該繼續深化整合。

 

相比之下,波蘭、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四個前社會主義國家的領導人在7月20日警告稱:「成員國可能從英國退歐得出的最壞結論之一是,把歐盟劃分成小俱樂部。」

 

在這種灰暗迷茫的境況中,透出了些許光亮,但也許只是曇花一現。

 

一項在六個國家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在英國6月23日公投後的日子中,歐盟最大國家的公眾對歐盟的支持率升至多年高點。

 

「當人們意識到退出的真正含義時,重新出現了對歐盟的支持,」進行該調查的IFOP的民意調查人Francois Kraus說。

 

也許情況確實如此,但這並不意味著歐洲國家的政府或他們的選民必定願意支持哪怕是當前水平的一體化,更別說更深層次的貨幣聯盟了。

 

相反,調查可能反映了對於歐洲失樂園最初的覺醒。

 

正如Joni Mitchell曾經唱道:「似乎總是,等到失去的時候,才知道曾經擁有的珍貴。」(文章經路透中文網授權轉載)

 

※本文作者為路透專欄作家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英國 脫歐 歐盟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