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不該臨陣撤換江春男

用LINE傳送
倪國榮2016年08月09日 09:35:00

新加坡對兩岸的地位提高了,駐新加坡代表此時臨陣換人並不當。(新加坡外長維文和中國外長王毅)(美聯社)

筆者在宴請場合,因為負載家人回去任務,常常被要求只能喝一杯啤酒,而且不是大杯,以免酒駕。當然不免抱怨,好菜當前好友當面,酒興一起,煩惱霧散,暫時神仙。

 

故江春男顯多喝一杯,酒測過新加坡關,卻過不了台灣關,新官將任,大掃興也,令人嘴責之餘,不免同情。因為江不是爛醉如泥,或也犯了要出使國新加坡酒測上限。

 

依這種情況,再考量江的背景能力與國家需要,如一味以形象不佳把他換下來,或鼓舞他自辭,都不是面對現實政治問題的辦法。

 

馬習會之後,新加坡對兩岸關係的角色日益明顯,做為城市國家,能成為兩岸政治交流的舞台,沒什麼不好,甚至對與中台貿易都有幫助。以江資歷豐富,在執政上也有國安會副秘書長實務經驗,在媒體上更是資深數十年,薑是老的辣,把他換掉派一個舊政府官僚去等因奉此嗎?

 

老根與多喝一杯啤酒孰重

 

台灣此時堪稱國步困難,須要新加坡這個舞台與中國交流,江年已七旬,這恐是他人生最後一役。查其既非嚴重酒駕,爛醉狂飆,亦屬第一次的話,應讓其至新加坡履新,如名嘴姚立明說的,看他表現,能否帶罪立功。

 

舊官僚外交體制,要找個小國大使,多的是人選,閒差味極重;蔣孝武不是很有名的一個?後來被派去當日本大使,以其不懂日文,又嫌其禮繁不樂,竟很懷念在新加坡當大使隨便穿拖鞋上街吃東西也沒在意的優閒。

 

現在新加坡對兩岸的地位提高了,臨陣換人並不當。以司馬多喝一杯啤酒而辭官也不務實。他已道歉四次,就要以真正的表現來充實道歉內涵。中國方面應已在研究司馬學,以司馬之政媒人脈,是不可能做閒官的。

 

讓多喝一杯啤酒成為警惕,而不是速砍背景歷練有老根的人;畢竟啤酒價廉,家國困難未定,找一個奉公守法消極做官的人代替,是無法走出新路來的。際此關頭,台灣還能等待嗎?

 

老根更有培養新人類上來的任責啊。

 

※作者為自由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