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16年絕食 印度人權鬥士莎米拉出獄轉戰政壇

用LINE傳送
余尹倫2016年08月09日 17:13:00

莎米拉獲釋後接受記者採訪。(美聯社)

印度人權鬥士「曼尼普爾鐵娘子」莎米拉(Irom Sharmila)上月26日投下震撼彈,宣布將於今(9)日結束長達16年的絕食運動,轉投身政壇、以獨立參選人身份加入2017年曼尼普爾邦(Manipur)選舉,繼續對抗印度版的「戒嚴令」《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AFSPA)。莎米拉9日在法院親筆同意停止絕食後,以1萬盧比獲得保釋。

 

 

不過,莎米拉身邊的親友及支持者至今仍對她7月突如其來的舉動,深感背叛,他們認為莎米拉在未和他們商討的情況下,擅自做出停止絕食決定。

 

莎米拉84歲的母親莎卡西(Irom Sakhi)對女兒決心放棄絕食抗爭的選擇有些失落,「過去16年來我一直在等待,每天我都祈禱,希望她的抗爭終有成功之日,我不斷告訴她,等到曼尼普爾邦廢止AFSPA那天,我會親手餵她吃上第一口飯,這是我唯一想說的。」

 

莎卡西是透過當地報紙得知女兒將要停止絕食的消息,她表示在AFSPA被廢止前,她是不會見莎米拉的。

 

 

2000年為抗議AFSPA展開絕食

 

莎米拉為抗議AFSPA讓軍隊以「平息動亂」名義將權力無限上綱,枉顧人民性命安全,卻毋須接受司法制裁,於2000年開始絕食抗議。過去16年間莎米拉一直拒絕飲水、進食,觸犯印度的「自殺罪」(絕食在印度視同自殺),多次被捕入獄,遭當局強制以鼻管灌食。

 

她本人於7月26日向印度新聞通信社ANI透露,將在本月9日終結長達16年的「絕食vs強制灌食」的漫長抗爭。

 

莎米拉多次因絕食違反自殺罪被捕入獄,並遭強制餵食。(美聯社)

 

1958年通過的印度戒嚴制度《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AFSPA),授與軍方有權在「動亂地區」逮捕、刑求、甚至射殺任何覺得可疑、或可能帶來威脅的平民,不需經法院同意。只要地方出現「動亂」現象,中央或地方政府便可施行AFSPA,而一旦施行,除中央政府的直接命令,軍方不受現行法律限制。意即軍隊即使無故殺害、虐待平民,也免受司法審判。而莎米拉所處的曼尼普爾邦是長期受AFSPA管制的「動亂區域」,從1958年施行AFSPA至今仍未解除。

 

莎米拉9日獲釋後接受記者採訪。 (美聯社)

 

莎米拉終結絕食抗爭、獲當局釋放前一日,當地婦女團體「母親」(Meira Paibis)及她周遭的親友都表示,莎米拉的未來是何去何從,沒有人有答案。

 

未婚夫破壞莎米拉的親友關係

 

「當初我很害怕母親的反應,原以為她會很憤怒,莎米拉並沒有和任何家庭成員討論,不過隔天一切就會見分曉。」 莎米拉的兄弟Singhajit說到。他將會參加本日在曼尼普爾邦首府因帕爾(Imphal)地方法院舉行的莎米拉案聽證會。

 

莎米拉老家的兩個屋子內在8日都顯得異常安靜,他們並沒有因莎米拉即將獲釋而歡欣鼓舞,也沒特別準備美味佳餚來迎接莎米拉。他們根本不知道莎米拉9日是否會回老家一趟。

 

 

過去幾年來,莎米拉英籍丈夫庫迪尼奧(Desmond Coutinho)的介入,讓不信任的氛圍在她和她的家人與支持者間漸漸蔓延開來。莎米拉和他們漸行漸遠,她更指控兄長 Singhajit曾威脅她的未婚夫。庫迪尼奧在印度西邊果阿邦出身,非曼尼普爾邦當地人。

 

擁有4000多位支持者的婦女團體「母親」是莎米拉抗爭運動的主幹,這批婦女倡議者也曾批評莎米拉的未婚夫庫迪尼奧。她們希望莎米拉在成功讓該邦廢止實施AFSPA後,再行結婚。

 

莎米拉孤立行事

 

莎米拉長期被拘禁在波羅姆帕特(Porompat)的尼赫魯醫學科學院所(Jawaharlal Nehru Institute of Medical Sciences, JNIMS)內,於此莎米拉被強制以鼻管(Ryles tube)喂食。院所外的大街上座落著一間老舊棚屋,過去8年間,這是莎米拉稱作「家」的地方,一年間莎米拉被允許可待在「家」中數日,其他日子則須在監獄度過。

 

一名警察在賈瓦哈拉爾·尼赫魯醫學科學院所外阻止記者拍照。 (美聯社)

 

「母親」運動召集人70歲的瑪門(Soibom Mamon Laima)和72歲的瑪杜(Leiphakpam Madhu Laima)表示,她們對莎米拉獨自決定停止絕食的舉動很受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現在(在棚屋內)翻閱著過往的照片,好回顧過去的一切,莎卡西是她的親生母親,但過去16年來守在她身旁的我們也是她的母親啊,但她從沒想過要來詢問我們的意見。」

 

關押莎米拉的賈瓦哈拉爾·尼赫魯醫學科學院所。(美聯社)

 

瑪門透露,她和其他「母親」成員在7月27、29兩日前去 JNIMS 探訪莎米拉,但被拒絕門外,「我們大約清晨6、7點左右抵達,通常莎米拉會在此時出外澆花。我叫了她,她看我一眼,便轉身離去,我想可能是因為警方在的原因吧。」過去8年來,瑪門每晚都會到莎米拉的棚屋內過夜,好讓她不感倒孤單。

 

「莎米拉以前不是如此的,她在從警察那得到一台筆電後就此改變心意了…那台筆電改變了她。她說沒有人支持她,但所有曼尼普爾邦的人都在支持她…沒有人強迫她這麼做(放棄絕食)。」

 

 

 

莎米拉的未來何去何從無人知

 

莎米拉顧問、「人權預警」(Human Rights Alert)成員洛伊通班(Babloo Loitongbam)則表示,莎米拉是在了解到持續絕食抗爭也無法帶來任何實質改變,才做出這個策略性改變,「『真理堅固』( Satyagraha,由甘地所創、非暴力抵抗與公民抵抗運動中的一個思想流派)對印度中央政府看似起不了什麼作用,至今未有任何一位領袖親自前來拜訪莎米拉。」

 

莎米拉結束出庭後被送押回醫療院所。(美聯社)

 

一名看守莎米拉的警員透露,莎米拉曾表示想在因帕爾市內設立一間辦公室繼續抗爭活動,但她本人也還不清楚「具體地點、她的支持者是誰及她要如何管理這間辦公室」。「我們不知道(獲釋後)她會去哪裡、有著什麼打算,她自己也還未有答案。唯一可知的是,此刻是莎米拉過去16年歲月裡,最被孤立、最孤獨的日子。」

 

相關消息透露,曼尼普爾邦政府跟警方在莎米拉宣布終結絕食運動後,便持續與她進行談話。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