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的普京困境》公開猛批川普 私下積極建立管道

用LINE傳送
陳博臻2016年08月11日 09:36:00

俄羅斯總統普京。(湯森路透)

美國民主黨面臨了「普京困境」:一方面藉普京(Vladimir Putin)打擊對手川普(Donald Trump),一方面仍嘗試與俄國持續進行對話。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曾大力讚賞俄羅斯總統普京,稱他是強而有力的領導者(strong leader),並表示當選後將與俄國建立友好關係。

 

針對於川普的言論,民主黨人士無不起而撻伐之,現任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稱川普與普京互相巴結 cozy up) ,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則譴責川普擁護獨裁者 普京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7月28日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 DNC)上表示,她將保衛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夥伴免於威脅,包括「來自俄國的威脅」。

 

 

不過就在民主黨抨擊川普與普京之餘,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7月26日卻與俄國外交部長拉夫洛夫(Sergei Lavrov)見面,就敘利亞內戰一事提出與俄國的合作計畫;行政幕僚更提醒需增強與改善與俄國的外交關係。川普改善美俄關係的說法雖遭民主黨批評,卻是白宮目前對俄關係的核心方針。

 

 

敘利亞內戰:美俄關係衝突點

 

美俄關係目前最迫切的癥結點莫過於敘利亞內戰。

 

2015年俄國空襲敘利亞之後,不僅部份安定了敘利亞內戰情勢,更使普京擺脫併吞克里米亞、入侵烏克蘭的形象,並維護其支持的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相對於此,美國在反阿塞德溫和派反抗派(moderate rebels)投入大量資金卻不見效果,再加上7月初阿塞德軍包圍反抗軍控管的城市阿勒坡(Aleppo),讓美國重新思考與俄國合作的可能性。

 

 

7月26日,美國國務卿凱瑞與俄國外交部長拉夫洛夫見面,就敘利亞內戰一事提出合作計畫:美國將會將提供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以及基地組織(al Qaeda)作戰目標情報給俄國,並期望俄國方面發揮對於阿塞德政權的影響力,停止攻擊敘利亞溫和反對派。

 

「我希望8月初便能跟大家報告,帶著改變敘利亞人民生活,以及改變戰爭的期望,我們能夠做些什麼。」凱瑞會後如此說道。

 

 

合作計畫:美國內部懷疑論調

 

不過,美國內部針對此合作計畫意見紛歧,大多數反對意見來自五角大廈以及情報機構,就連國務院內部也有相關人士紛紛警告,此舉將無疑鼓勵普京,讓他名正言順地坐上國際談判桌。

 

「他希望被視為強權領導者之一,與美國平起平坐」。美國國家情報總監(National Intelligence Director)克拉伯(James Clapper)如此說道。

 

俄羅斯總統普京。(湯森路透)

 

面對美國內部鷹派反對意見,美國國防部主管國際安全事務(Assistant Secretary of Defense fo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的助理部長斯洛特金 Elissa Slotkin 表示:「我們不想與俄國維持敵對關係,希望俄國能夠理解我方溝通的意願,我們派國務卿至莫斯科,我們保持開放的態度,準備好與俄國對話。」

 

話雖無此,歐巴馬幕僚對於計畫抱持的遠景似乎不高,就連斯洛特金也清楚指出,「對話」為「威嚇─對話」平衡中的一環,例如美國近期強化與北約盟國的合作,便屬「威嚇」。

 

 

美總統大選:激化美俄衝突?

 

民主黨藉普京之名攻擊川普,競選語言雖不能充分反映美國對俄政策,卻有可能激化民眾對於美俄關係的論調,美國前國防部長派瑞(William Perry)表示:「我們夢遊般地走入新的冷戰局勢,這無庸置疑,可大眾卻沒意識到危險性。」

 

 

某些歐洲國家同樣表示憂慮,德國外交部長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擔心6月於波蘭進行的北約軍演,可能挑起與俄國的衝突。「我們應該謹慎行事,避免過往對抗情勢重演。」他補充道,若是僅透過軍事方式以及威嚇政策,那將是死路一條。

 

前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納恩(Sam Nunn)指出,前蘇聯於1991年解體後,美國與俄國曾就核武議題密切合作,不過近年來合作已趨緩,普京甚至婉拒參加2016年的核能安全高峰會,令人擔憂。

 

「即使我們有著極大的差異,我們依然必須溝通。」納恩說道,「我想,我們正陷於忽略溝通的危險之中。」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