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特偵不再「冤冤相報」?資深司法官樂觀看待

用LINE傳送
盧禮賓2016年08月12日 10:41:00

特偵組承辦過最大宗、並轟動國際司法的案件,就屬陳水扁貪汙案。(翻攝自陳致中臉書)

職司涉及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部會首長等權貴違法案件偵辦的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將熄燈號。執政者欲去之而後快,無人能擋,反對黨批評歸批評,也是狗吠火車。但一名資深司法官觀察,這麼好用的政治鬥爭工具,民進黨執政後卻決定廢除,無利用特偵組打擊政敵的意圖,他樂觀看待。

 

在不講黑白,只問藍綠的現實環境中,司法淪為工具的陰影,揮之不去。特偵組也難以倖免,成敗、功過、存廢,各界同樣有不同評價和意見。

 

因為現實環境政治凌駕一切,有熱情的檢察官只能成為祭品?即便特偵組設置的背景,難免被戴上政治考量的有色眼鏡,多年來一群優秀有熱情的檢察官,默默付出,偵辦重大案件的成績,有目共睹,但「辦綠不辦藍、辦藍不辦綠」的聲音,沒有停過,也抹煞了檢察官的熱情。

 

一名不願具名的資深司法官表示,特偵組的制度確實較具政治性,因為它由總長直接指揮,而總長是總統所提名的特任官,又須經過立法院同意後任命,首長的政治性既高,所指揮的特別偵查機制的運作自然因此具有較高的政治性,而易淪為政治鬥爭工具。

 

陳水扁貪汙等相關案,成國內司法史上最大司法案,也成為特偵組最輝煌紀錄。(翻攝自陳致中臉書)

 

他說,民進黨執政之後,明明知道特偵組可以較有效用以偵辦特定政治人物的不法行為,卻仍決定放棄此一制度,可見其並無見獵心喜的心態,也無利用特偵組打擊政敵的意圖。這種態度和胸襟,基本上值得肯定。他表示,據傳廢特偵組是民進黨選後取得政權之後就定調的,如果傳聞屬實,如今言廢,無可厚非之處。問題是,為何不是更早之前或更晚之後,例如在司法改革會議中一併提出?

 

又假設,特偵組已著手偵辦前總統馬英九,民進黨會不會提議廢特偵?他認為答案是不會。因此,他猜測民進黨要廢特偵,是因為對它已經沒有「期待」,這種期待是與先前所說已經定調的廢特偵組計劃多少有矛盾之處,因為廢除時機啟人疑竇。他說,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民進黨對特偵失望,而要廢除,也可以解讀為政治人物對檢察機關的獨立性還是尊重的,雖然有人認為是因為它對檢察機關無可奈何,但是畢竟沒有想到要把手直接伸進去操弄辦案。這是台灣幾十年來法治的成果之一。

 

特偵組辦案 遠比地檢精緻、專業

 

針對特偵組的功能和存廢,這位資深司法官指出,若案件量未超過負荷,特偵組辦案的精緻度一定比地檢來得好,無庸置疑。但特偵組不是一個大單位,目前僅有6名檢察官和十幾名檢察事務官,以如此有限的人力資源,卻無法限量收案,遇到案件數量太多時,根本難以消化。另一問題是,特偵組可能因為「好案」不多,或因為辦案標準要求太嚴,或處理速度太慢,一段期間看來無所作為,即受到質疑甚至批評,別忘記台灣是個異常性急的社會。這是特偵組的宿命。

 

他表示,特偵組解散之後,案件回到地檢,個案的辦案資源當然會遠遠比不上特偵,自然無法以同樣精細及持續的方式辦案,對於大案件的偵辦自然是不利。解決的辦法,可以妨照日本制度,在各大地檢設立各自的特別偵查組(特別搜查部),專事辦理重大案件及重大洗錢案件的司法互助事宜。這是目前能想到的配套,也是較無痛苦的制度轉移。當然,在地檢設立特別偵查組,在檢察官、事務官同僚間,可能較易引起勞逸不均的埋怨,這是要進一步思考的問題。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