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小男孩長大了 斯庫林的奧運金牌路

用LINE傳送
余尹倫2016年08月13日 17:25:00

新加坡泳將斯庫林13日勇奪奧運男子100公尺蝶式冠軍。(湯森路透)

21歲新加坡泳將斯庫林(Joseph Schooling)13日在里約奧運游泳男子100公尺蝶式以50秒39奪金,替新加坡贏下史上首金,他在泳道的優異表現,更改寫對手「飛魚」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在2008北京奧運游出50秒58的紀錄。

 

賽後,各家媒體紛紛以「飛魚粉絲」等標語來介紹這位才剛在國際泳壇起步的新秀,他更獲菲爾普斯盛讚,「看到這麼優秀的後起之秀,我可以安心退休了。」

 

不過斯庫林究竟是誰?

 

 

8年前初次見面 8年後打敗偶像

 

斯庫林不僅贏下新加坡國史上首面金牌,他也是第一位取得奧運決賽資格的新加坡泳將。

 

「我自小就期許自己有朝一日能向他(菲爾普斯)一樣。」斯庫林受《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訪問時說道。

 

斯庫林8年前在新加坡首次見到偶像「飛魚」菲爾普斯本人,當時飛魚正準備前往參加2008年北京奧運,他在那屆奧運展現傲人成績,一舉摘下8面金牌。

 

2008年,時年13歲的斯庫林(右)與偶像菲爾普斯相見歡。(湯森路透)

 

「每當回想起過去8年來發生的一切,還是令人不可置信,我今日可以有這樣的表現,有很大一部分是要歸功於菲爾普斯。他是我鼓勵自己不斷精益求精的動力(He’s the reason I wanted to be a better swimmer)。」

 

13日的賽後記者會上,菲爾普斯表示,他對於斯庫林能有今日表現感到十分驕傲,親眼見證新世代泳將有著如此優異表現,也「讓他可以安心退休(gave Phelps permission to retire)」。接連回應記者數個提問的菲爾普斯,更打趣替較為沉默的斯庫林抱不平,「喬伊(Joe)才剛摘下金牌,應該是由他來回答你們大部份的提問!」

 

斯庫林13日為新加坡拿下史上首面奧運金牌。(湯森路透)

 

無比自信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斯庫林曾向在里約報導奧運的記者透露,他這趟奧運之旅僅有一個目標:摘下奧運金牌。

 

「(來此)就是要拿下獎牌。我不在意我是否有打破世界紀錄,對我來說,如果只有贏得銀牌或銅牌,等同是輸掉比賽(I still lost),我眼裡只有金牌(It's all about winning the gold)。」

 

 

專業訓練奠基礎

 

斯庫林13歲離開家鄉新加坡,隻身前往美國佛羅里達州(Florida)接受專業游泳訓練。當時他進入游泳界的權威學校博爾斯學校(The Bolles School)就讀,於此,他接受了最頂尖的泳技訓練,替日後優異表現奠下良好基礎,而激烈的競爭環境,也讓斯庫林的泳技進步神速。

 

他曾在體育成績頗為出色的新加坡英華中學(Anglo-Chinese School)接受過教育,目前則就讀美國德州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是該校游泳校隊成員之一。

 

斯庫林同時是全美高中的3項全國紀錄保持人。

 

 

斯庫林的「虎媽」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位功不可沒的女人。而在斯庫林的生命裡,這位女性便是他的母親梅伊(May Schooling)女士。

 

現年50歲的梅伊受訪時自嘲,在家中扮演「壞人」(bad cop)角色,從小嚴格教育斯庫林,她嚴肅表示,「如果他說一個粗字,我會立馬賞他一巴掌」。是位不則不扣的「虎媽」。

 

 

2012年出師不利

 

母親梅伊嚴厲的施教方針,似乎也培養出斯庫林今日過人的適應力。

 

斯庫林2012年出征倫敦奧運時,因為在出賽前一刻緊急更換泳鏡,影響表現,未能在男子200公尺蝶式項目中奪牌。對此梅伊認為,斯庫林能在職業生涯初期便遭受如此挫折,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

 

當時我告訴他:『你的泳鏡壞了?那就把它扔了,他們無法阻止你不戴泳鏡出賽,也沒有規則解到你必須戴泳鏡才能出賽』…我並沒有選擇同情他,我告訴他:『你必須學會處理問題。』」

 

斯庫林(右)與菲爾普斯。(湯森路透)

 

爭取延緩入伍

 

梅伊更在2013年10月時替斯庫林爭取到延緩徵招(deferment)的機會,讓當時仍在美國博爾斯高中接受游泳訓練的斯庫林,得以延後完成國民服役(National Service, NS)的基本義務。斯庫林也成為唯一一位新加坡運動選手,被允許可在3年內不受打擾專心受訓。

 

 

梅伊與丈夫高林(Colin)為了讓兒子未來的游泳生涯不受NS阻礙,早在2010年便開始與當時的「社會發展、青年及體育部」(Ministry of Community Development, Youth and Sports)及「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National Olympic Council)就斯庫林的兵役問題進行談判。

 

梅伊在2013年一場與新加坡雅虎(Yahoo Singapore)的專訪中透露,對方曾詢問他們是否願意讓斯庫林短暫回國服役6個月(3個月基礎訓練,3個月給假訓練)後,在回美繼續受訓。不過,梅伊否絕了這項提案,她認為短短6個月一樣會影響斯庫林的表現。

 

斯庫林13日得知拿下冠軍後的神情。(湯森路透)

 

替國爭牌也是報效國家

 

梅伊據理力爭道,「我清楚地告知他們,既然努力教導我的兒子要對國家忠誠,但為何要效忠一個不願支持人民透過追求游泳成就以示忠誠的國」,「如果披上國旗代表國家出征,這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在服役吧!」梅伊補充。

 

梅伊強調,她並非暗示要讓游泳成為國民服役的替代品,且他的兒子斯庫林最終一定會像所有新加坡男人一樣,完成應盡義務(服役)。

 

斯庫林(右)與菲爾普斯。(湯森路透)

 

據梅伊說法,在這場談判中真正發揮關鍵性作用的,是國際泳壇權威人士的聲援,包括當時美國游泳隊總教練特洛伊(Gregg Troy)及新加坡體育屬顧問司徒瀚(Bill Sweetenham)。

 

最令梅伊出乎意料的是,她原以為外界的批評聲浪將會排山倒海而來,但比起批評,眾人最終還是選擇鼓勵與支持。

 

自願選擇艱苦路

 

當年斯庫林獨自前往美國求學,母子倆相隔數千公里之遙,對母親梅伊而言並不容易,但梅伊強調,這一切都是斯庫林自己的決定,「這是他想要的,我並沒有強迫他,並不像是(新加坡)部分孩子經常被父母要求去做什麼,斯庫林是被他自身的熱情所驅使的(The passion comes from Joseph)」。

 

斯庫林13日站上奧運頒獎臺。(湯森路透)

 

媽,不用等到2020啦!

 

梅伊在2013年時曾透露,她相信兒子在2016年里約奧運一定能過關戰將,闖進決賽,「至於站上頒獎台嘛…如果他能站上去,那很棒,不論拿的是什麼牌。」

 

不過當時梅伊認為,斯庫林在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場上較具獲勝機率,「那時他會更加強壯,也完成了大學學業,再以職業泳將身份投入比賽。」

 

沒想到13日,斯庫林不僅讓眾人跌破眼鏡,更是打破母親3年前的保守預測,在2016里約奧運男子游泳100公尺蝶式項目中,以50秒39成績擊敗強勁對手兼偶像「飛魚」。他用成績向母親證明:這個小男孩長大了,不用等到2020,2016年就可以奪金

 

12日,斯庫林與菲爾普斯在男子100公尺蝶式項目準決賽中出賽。(湯森路透)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