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司馬喝酒啟示錄

用LINE傳送
倪國榮 倪國榮 2016年08月15日 08:00:00

江春男最後請辭駐星代表。(翻攝網路)

隨著兩岸情勢冰冷,新加坡有馬習會加持後,地位益形特殊,在兩岸關係中的角色,不言可喻。出使新加坡,哪裡是小官?

 

司馬在新加坡國慶日前,與友聚別,歡快暢意,不在話下,哪知送君遠宦爭高榮,得意洋洋酒花亮,喜送竟成為新職的送葬,天道難料,命運奇譚,此為一例也。

 

話說司馬也絕非大惡之人,於政界於媒體都是資深大老輩。七十旬之齡,此官將一生個人的豐功偉業劃下亮點,如真材實料的高帽子,沒想,夢碎了。

 

如果當天司馬酒興大起,要多喝,就喝個爛醉,叫司機送回去。天下太平,一覺無事。現在人應已在新加坡,行大使之誼。

 

可碰巧,近一生閱歷,就為了省一點工,逞一點強,司馬在他文論裡的慧黠與狐狸姿勢全用不上了,就栽在幾杯酒與自己開車匯合警察酒檢上,司馬一生的規劃就此摔出一個大洞,遺憾懊惱之至。

 

司馬啟示錄就是,人都是有缺點的,人嚐到權利的滋味最容易得意忘形。當命運的編劇突然編出這一筆時,臉都綠了,但也非常精彩而警世:小心啊,聰明的世人。

 

再怎麼飽滿,也必然有漏隙;時間久了,也必然有缺失的漏隙在形成。不倒翁只是玩具的幻想。司馬的政媒志業栽在令人哭笑不得的酒駕上,小酒駕已依法受懲罰,但在一個臉書民粹形成的社會裡,立刻被殺無赦。

 

誰叫司馬生存在以儒聖幻想為重不務實的社會,燃燒起來,儒聖的要求大於資材,形象的美整大於真實的須要,所以等因奉此不做不錯變成奉公守法的本質,司馬只不過野興一下,變成遠達不到儒聖的所有人洩憤的目標,把他痛宰一頓趕走,至於他受法律罰合不合理,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有無大使的合度合節外表,酒駕算他倒楣,根本就是丟人現眼。

 

我想到一個新竹公務員科長說的話:我只重視形式,不管內容。旨哉斯言,江春男酒駕這件事,我們重視的是儒禮的形式,不管法律懲罰夠不夠,此人資才行不行,就順勢砍掉一個精挑出來的大使,至於未來要成行的大使,我們給的答案好像是,只要他不酒駕就好,只要他好好過日子就好。

 

就如此嗎?司馬喝酒啟示錄,給人的反省就這樣粗糙了事了無痕嗎?在一個資訊緊縮千變的時代,一個失業無能的人都可以當大使吧,只要他不酒駕的話…

 

※作者從事自由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司馬文武 酒駕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