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瑞仁:原來,戒嚴時期公務員就是吃國民黨頭路

用LINE傳送
陳瑞仁2016年08月15日 12:10:00

謝文定最終還是退出司法院長提名。

這次民間團體逼退謝文定退出司法院長提名之方式,完全違反程序正義,根本就是污泥戰術。社會大眾至今還不知道謝文定究竟在偵辦那一個案件時做了那些壞事,只知道「這個人在戒嚴時期很紅,所以一定是壞蛋」。為何不讓謝文定到立法院去接受實質審查?讓是非黑白與社會價值做一徹底檢視?

 

在戒嚴時期擔任公務員就是向威權妥脅嗎?民間司改會核心成員早期擔任法官,沒幾年就退下去當律師,在我看起來是為了金錢收入而背叛培育他們的司法體系,如今竟然回過頭來宣稱他們是為了扺抗權威而辭官,竟然污蔑堅守崗沒有退下去當律師的清官是服從權威。真正偉大的檢察官與法官是在威權統治與金錢誘惑之下仍能堅持理想,抗拒上級不當干涉與紅包文化,就好像真正偉大的軍人,是留在淪陷區從事游擊戰,而不是偶而跳傘至敵後丟幾個手榴彈就閃人的突擊隊。這次運作謝文定下台的方式是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只要是戒嚴時期當公務員就是「吃國民黨頭路」,只要認真工作而出類拔萃,就是因為當走狗才走紅。我們這些奉公守法數十年的公務員只為了司法院長的官位之爭,一生清譽就一律陪葬?

 

如果謝文定是因其他條件不適任,為何民間團體不去做出論述,而是用污名化的方式來進行鬥爭?因為這種工作是最不用花腦筋與說道理的。民間團體此次鬥爭成功,食髓知味,對即將召開的全國司改會議之所有人選與議題,一定會如法炮製。這種會議還用開嗎?台灣還有理性討論司法問題的空間嗎?

 

我就此呼籲蔡英文總統,因為台灣的民意已被少數團體壟斷了,開會方式只會將台灣導向萬劫不復的民粹治國。年金改革如此,司法改革亦如此,請你停止召開全國司法會議,就讓司法改革到立法院裡面去進行討論與決議,回歸民主國家應有的程序。否則,只要不是民間團體想要的人,就是威權統治餘孽;只要民間團體不接受的議題,就是違背轉型正義。司法改革變成政治意識型態之鬥爭,台灣還會有前途嗎?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