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連白人男性也對川普失去信心了嗎?

用LINE傳送
紐約時報2016年08月21日 09:35:00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前)與參加競選活動的支持者們於美國維吉尼亞州。(美聯社)

白人男性是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競選總統的關鍵,但多個令人意外的跡象表明,他在這個群體中支持率不振。這可能會葬送他剩下的唯一一條通往11月勝利的道路。

 

如果得不到逆轉,在2016年大選期間,這種趨勢可能會發展成最令人始料未及的情形之一:首位代表主要政黨出戰的女性、獲兩極評價並在眾多男性中不得人心的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最終卻會縮小投票上的性別差距。幾十年來,性別差異一直是美國大選中出現的議題。

 

過去兩週,在全美和關鍵州對選民進行的調查表明,川普在白人男性中的支持率,與四年前共和黨提名人選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持平,或者不及後者。羅姆尼當時以27個百分點的巨大優勢,贏得了這個群體的支持。

 

在很大程度上,川普把自己作為候選人的合理性賭在了民調中的強勁表現上。對他來說,這些數字是一道冷冰冰的危險數學題。如果不能超過羅姆尼在白人男性中的表現,那麼幾乎可以肯定,他無法爭取到成百上千萬心懷不滿的白人選民的支持。川普一直表示,這個群體會把他推向白宮。

 


美國康乃狄克州一場支持川普的集會(紐約時報)

 

自始至終,此次選舉的核心問題之一是,是否會有足夠多的白人男性出來投票,把川普推向勝利。人口學家和民調專家表示,這是有可能的。

 

但目前看來,經過不間斷地挑釁、辱罵和魯莽言論後,川普似乎嚴重破壞了自己在這個群體中的形象,而該群體正是阻止希拉蕊登上總統寶座的一座堡壘。

 

「如果要設計一個策略,讓2016年美國選民的普選投票率儘可能達到最低,那你很難超過唐納德‧川普在這方面的成就,」民調專家惠特‧艾爾斯(Whit Ayres)說。在為共和黨總統和參議員候選人提供諮詢方面,他有著逾25年的經驗。「這是一場等著上演的選舉災難。」

 

離選舉日還有近三個月,而這段時間足以改變選舉格局。但川普競選團隊內外的共和黨人正在提出的問題是,在過去幾週,川普給自己造成的損害是否還能彌補。

 

對選民的採訪顯示,川普日益離譜的行為,正在惹惱其關鍵選民群體中的許多人。

 

「在川普開口之前,我是喜歡他的,」來自賓夕法尼亞州伯利恆(Bethlehem)的共和黨人、已退休得初中行政人員菲爾‧金尼(Phil Kinney)說。川普最近發起的一系列攻擊,尤其是對在伊拉克陣亡的一名穆斯林軍人一家的指責,令金尼感到失望。面對投票給川普還是希拉蕊的抉擇,金尼表示,他可能會索性待在家裡。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左)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右)(美聯社)

 

本月進行的兩項全國性民意調查顯示,希拉蕊在男性選民中的整體支持率趕上了川普。NBC新聞頻道和《華爾街日報》(NBC News/Wall Street Journal)進行的聯合民調顯示,柯林頓在男性選民中獲得43%的支持率,川普為42%。在彭博政治(Bloomberg Politics)進行的調查中,組織者安‧富爾澤(Ann Selzer)表示,川普在男性選民中只獲得幾個百分點的領先優勢。

 

依靠自己在白人男性選民中27個點的領先優勢,羅姆尼保持著自己在全體男性選民中的支持率,但川普要更加依賴這個群體,因為他在非白人選民中表現非常不好。如果川普在爭取白人男性選民上只和羅姆尼表現一樣,或比他更糟,就永遠也無法彌補自己在女性和非白人選民中損失的選票。

 

川普在白人男性選民上的問題不止於此。在接受過和沒有受過大學教育的選民中,他的支持率差距非常之大。就像川普在共和黨初選中看到的,在起碼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選民中,川普的地位最不穩固。羅姆尼贏得了這一群體的支持,而該群體參與投票的比率,比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男性選民要高出21個點。最近的全國性民意調查顯示,川普在該群體中的支持率要低得多。

 

「我們看到,他在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選民中,支持率優勢還不及羅姆尼當時的一半,」獨立民調專家蓋瑞‧朗格爾(Gary Langer)說。在他本月組織的ABC新聞頻道和《華盛頓郵報》(ABC News/Washington Post)聯合民調顯示,川普整體上落後於希拉蕊。「這就有問題了,因為他需要吸引白人選民。」

 

川普在爭取男性選民方面的困難,預示著其更大的弱點:在諸多選民群體和子群體中,普遍存在對他深深的不贊同情緒。

 

自認為共和黨人的選民、白人男性、有錢人、教育程度比較高的人,不論是何種族,都在拒絕他。最近進行的兩項全國性民意調查顯示,他在非裔美國人中的支持率低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只有1%。另一項由《華爾街日報》、NBC新聞頻道和瑪瑞斯學院(Marist)從7月開始在俄亥俄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進行的調查發現,打算投票給他的黑人選民比率為零。在過去一週內,由Fox新聞頻道(Fox News)針對拉丁裔進行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川普在該群體中擁有20%的支持率,低於羅姆尼在2012年獲得的27%。

 

在密西根的川普支持者出席競選活動(美聯社)

 

如果川普在白人選民中的民調數字沒有明顯的改觀,那麼就算按照最樂觀的白人投票率預測,他也會在普選中失敗。

 

威廉‧H‧弗雷(William H. Frey)是無黨派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人口統計專家,他開展了數次模擬測試,想要弄清如果川普要贏的話,沒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投票率得增加多少。他參考了ABC新聞頻道和《華盛頓郵報》最近聯合進行一次針對註冊選民的民意調查。這份民調顯示,在一場全國性的二人對決中,支持率為50%的希拉蕊擊敗了支持率為42%的川普。就近期而言,這是川普成績較好的一場民調。

 

弗雷基於各種不同的投票率假設做了測試,其中一些假設極為樂觀,基本不大可能成真,比如:沒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的投票率達到99%。不論基於何種假設,都沒出現川普獲勝的測試結果。

 

弗雷發現,事實上,即便是所有具有投票資格、沒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基本上都去投票了,希拉蕊仍將以110萬票的領先獲勝。

 

弗雷還說,他並未考慮西語裔選民投票率有望增加的因素。「一旦把那個因素考慮進來,」他說,「川普的狀況就會更糟糕。」

 

By Jeremy W. Peters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