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國內苦難同胞 衣索比亞奧運馬拉松選手終點線高舉雙手

用LINE傳送
余尹倫2016年08月22日 18:03:00

衣索比亞田徑選手利勒沙在通過終點線時,高舉雙手在頭部上方做出交叉動作,聲援國內示威同胞。(湯森路透)

  

衣索比亞田徑選手利勒沙(Feyisa Lilesa)21日在本屆里約奧運男子馬拉松項目中,以2小時09分54秒成績摘下銀牌。但他在通過終點線時不尋常的舉動,引起外界注意。

 

賽後受訪時利勒沙透露,當時高舉雙手做出家鄉反政府示威民眾的標誌性動作是為聲援國內同胞,但擔心自己一旦返國,性命恐怕不保,正考慮移居國外。

 

 

衣索比亞抗議潮

 

近幾個月來,衣索比亞境內爆發一波波抗議潮,多與人民對政府行事作風不滿有關,而衣國警方本(8)月初暴力鎮壓奧羅米亞州(Oromia)與阿姆哈拉州(Amhara)兩地抗議民眾一事,造成數百人死傷,引發國際社會關注。而利勒沙21日的行動,可望替國內民眾身處的困境,帶來更多注目。

 

 

利勒沙的老家即是本月初爆發大規模抗議潮的奧羅米亞州(Oromia)。為聲援家鄉民眾在反政府的抗議過程遭警方暴力鎮壓,利勒沙於21日通過比賽終點線時,高舉雙手在頭部上方做出交叉動作(奧羅米亞州示威民眾的標誌性動作),力挺奧羅莫示威群眾。奧羅莫人(Oromo people)是衣索比亞境內最大的民族,佔總人口約1/3(約3500萬人口),大多數聚居在奧羅米亞州內。

 

 

現年26歲的利勒沙,主攻長跑項目,曾拿下2011年世界田徑錦標賽男子馬拉松季軍,及2016年東京馬拉松男子冠軍,實力堅強。

 

衣索比亞田徑選手利勒沙(左)在本屆奧運閉幕典禮上受獎(湯森路透)

 

兩地接連爆發反政府示威行動

 

上(7)月,阿姆哈拉州內的Welkait社群,因不滿當地政府的土地重新配置計畫,上街抗爭。隨後,奧羅米亞州的人民也加入抗議政府的行動。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表示,在奧羅米亞州爆發的警民衝突,已造成超過400位平民喪生,不過當地政府否認這個傷亡數字。

 

 

阿姆哈拉州內有一塊爭議地的歸屬權問題,多年未獲解決。阿姆哈拉州的Welkait人民主張,州內Wolkayt一地被非法併入隔壁的提格雷州(Tigray),要求當局應將他們被併入提格雷州的土地重新納入阿姆哈拉州(Amhara)管理;他們認同自己是安哈拉人(Amhara people),不願再受提格雷人主導的州政府管理。

 

 

奧羅米亞州的抗議行動最早可追至2015年11月,因反對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的擴張計畫而起,政府計畫徵收農地供首都發展。政府雖在1月放棄計畫,但當地民眾對反對黨示威者不斷遭羈押心生不滿,引爆本月初的示威行動,當時示威者呼喊反政府口號,要求當局釋放反對黨的政治人物。

 

身為奧羅莫人 理應有所回應

 

現身賽後記者會的利勒沙,亦不停擺出雙手交叉動作,並透露一旦回國,可能難保自身性命、被人殺害,「即便他們不殺我,也會將我送進監獄,我還沒作出決定,但我可能會選擇移居他國。」被問及此動作背後意涵,利勒沙解釋道,「衣索比亞政府殺害了奧羅莫人,並搶奪他們的土地及資源,因此奧羅莫人起而反抗。而身為奧羅莫人,我支持這項抗議行動。」

 

「衣索比亞政府正在殺害我的同胞,而我是奧羅莫人,因此我選擇與各地的示威行動站在同一陣線。我有多位親友都在獄中,而他們一旦談起民主權利就會遭殺害,我舉起雙手是為了表示對奧羅莫抗爭的支持。」

 

 

 

對是否擔心此舉遭國際奧委會(IOC)祭出懲處的提問,利勒沙答道,「關於這點我無能為力(I cannot do anything about that),這(做出動作)是我的感受,我的國家現在面臨很大的困境,要在我的家鄉進行抗議是十分困難的。」

 

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禁止選手在奧運賽場上進行政治性抗議;國際奧委會表示,已在蒐集利勒沙個案的相關資料。

 

兩位美國黑人運動員史密斯(Tommie Smith)及卡洛斯(John Carlos)在1968年的墨西哥奧運會中,因做出政治示威動作,遭到沒收獎牌的處分。當時兩人在分別奪得男子200公尺金牌和銀牌後,於頒獎台上高舉戴上黑手套的拳頭,表達爭取黑人民權的訴求與抗爭。

 

 

抗議潮的後座力

 

「人民對政府不尊重示威者的訴求感到絕望。」奧羅莫聯邦黨(Oromo Federalist Congress Party)副主席穆拉圖(Mulatu Gemechu)本月初向美國廣播公司(ABC)說道。

 

奧羅米亞示威者長達數月呼籲衣索比亞當局,終止違反人權的行動且應儘速釋放政治犯。但穆拉圖透露,近日國內最新一波的反政府示威潮,亦與鄉村地區居民不滿生活品質日益低落有關。「通貨膨脹持續上升,水電及其他基礎設施系統運作失靈。維持基本民生已變得相當困難,而人們也不願在默不作聲。」

 

 

奧羅米亞網媒Opride創辦人阿迪墨(Mohammed Ademo)向NBC表示,衣索比亞當局極力鎮壓此波示威行動是因為它有扳倒政府的可能。

 

「我此生沒見過(如此規模)的示威潮,在歷史上可與今日比擬的應屬推翻衣索比亞最後一位皇帝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的那場革命。當年那場革命的抗議活動主要發生在都市地區,但目前的(反政府)抗議行動涵蓋了全國近半區域,激起國內兩大少數族群奧羅莫人與安哈拉人的不滿情緒。」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