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女人當家」也走不出的政治困局

用LINE傳送
主筆室2016年09月01日 07:00:00

女性總統的出現,初期卻也只是反映了台灣的政治環境多麼讓人感到欲振乏力,深植於這塊土地,且迄今依然強烈操持島內政治文化的父權基因,仍繼續左右著台灣政壇。(蔡英文臉書)

勞動部日前公布了台灣女性政經參與概況,在民意代表、主管及經理人領域,男性人數仍然遠高於女性(比例為74.7%:25.3%),過去十年來,台灣女性在高階職務中所佔比例,以平均每年上升百分之一的速度增長,儘管性別平等的表現不如歐美國家,但我們確實在2016年選出了第一任女總統,它對女權的提升,某種程度還是有正面作用。

 

於此同時,台灣民選女性首長的比率也從2005年的6.7%上升到2015年的15.8%;政務人員女性比率亦從2005年的12.0%上升至2015年的19.7%;簡任高階官員女性比率,也由2005年的18.8%升至2015年的30.6%。

 

假如我們援用美國麻省理工大學教授霍夫斯塔德(Geert Hofstede)所提出的國家管理決策模式(又稱「霍夫斯塔德行為模式」,Hofstede’s Model of National Culture),其意義就在於台灣女人當家,意謂我們有傾向「女性化社會」(feminine society)的跡象,如此一來,根據霍夫斯塔德的說法,爾後我們舉國氛圍將愈能表現出對弱者的同情,且更樂於協助窮人脫貧,當然,社會福利也會因此做得更加完善。例如北歐地區的瑞典、挪威、丹麥和荷蘭,這些為人稱道的國家即是「霍夫斯塔德行為模式」的佐證。

 

此外,假設一個國家擁有高比例的女性領導者,則這個國家的政治意識也會明顯偏向左派。最重要的是,她們將帶來一種尤其擅長透過對話和妥協方式去解決爭端的政治氣象。強調的是冷靜、團結、互為依靠,而非動輒訴諸武力解決爭端。剛好瑞典、挪威、丹麥和荷蘭亦是「共識型民主」(consensus democracy)運作的典範代表,於是又更加說明了一個社會女權提升的可貴。

 

2009年,英國學者威奇森(Richard Wilkinson)和彼奇特(Kate Pickett)共同發表了一冊探究性別平等的巨作,書中指出,世界上凡是人民生活品質、滿足感和國家繁榮程度皆有高水準表現的國家,都剛巧是女權高漲的指標區域,應是進一步呼應了霍夫斯塔德的見解。

 

遺憾的是,台灣的民主政治,一直囿於藍綠思維的一隅,儘管勞動部公布的調查數據,象徵著台灣「女力」出頭,感覺應當有朝「霍夫斯塔德行為模式」的可能性邁進,但女性總統的出現,初期卻也只是反映了台灣的政治環境多麼讓人感到欲振乏力,深植於這塊土地,且迄今依然強烈操持島內政治文化的父權基因,仍繼續左右著台灣政壇。

 

於是,台灣政治圈人,又或者被歸為泛政治圈,影響力無遠弗屆的「名嘴」們,怎麼樣也停止不了扮演赫曼•赫賽筆下曾形容的一類人:常常可見咄咄逼人的傲慢和目光短淺的魯莽彼此較勁、傷害。藍綠兩派立場的極端支持者則是最大的鼓動者,他們沒有常常浸淫在喧囂、激動的政治性話語中,好像就會睡不著覺。

 

無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都已不再是難以推倒的政黨,兩黨卻也都愈來愈難站得穩,甚至站不起來。 現今都是女人當家,而我們竟然無以理解,應該如何利用這種機運,為這時時刻刻滾滾躁動的國家改造一番。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