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官股銀行缺失多發生在張盛和任內

用LINE傳送
陳奐之2016年09月04日 11:00:00

2016年公股行庫出包事件,大多在張盛和任內發生,一直到新政府上來後才爆發,等於是讓新人幫舊人收爛攤子。(陳奐之製表)

上半年官股風波不斷已不再贅述,但問題發生之後總必須選擇面對而非逃避,否則這樣的金融弊病恐怕會一再發生。兆豐金,前身為中國商銀和交通銀行,以眾多海外分行、外匯成績和國際化潛力,而為官股行庫的優良前段班。卻因為財政部疏於管理,刻意放縱和官僚態度,變成了洗錢銀行的代名詞,甚至可能背上為國民黨黨產洗錢的罪名,讓人人喊打,甚至遭到檢調調查有無不法之事,影響兆豐經營和名聲,我想財政部絕對難辭其咎。

 

早在一個月前,許多文章早已批判公股行庫內部稽查不確實,常敷衍了事,甚至貸款風險控管政策不明,大多淪為形式上的審查毫無意義可言。例如先前兆豐假美金案中,如果按照完整的SOP,除了驗鈔機驗鈔之後,一般還會有專業的銀行員進行二次點鈔。舊版美鈔大量兌換需要通報主管機關,並通知美方進行double-check才有辦法兌換。但兆豐金基層皆未能盡善良管理人之義務,以致於損失發生。

 

事實上,政府持有兆豐金泛官股20%,所以一旦兆豐金有損失,真正是全民買單。這點,身為官股董事主管機關財政部,還有維持金融交易秩序的金管會,絕對要負起的最大的責任。

 

攤開公股行庫這些日子來的問題,可以發現大多的金融重大案件其實並非一朝一夕所造成,而是長時間不斷累積。一直到紙包不住火了,金管會深入調查後,才發現銀行多試圖隱瞞卻承受不住損失,才一口氣爆發。

 

而剛好這些案件的作案時間點恰恰好多都在馬政府時期,其中大多數更是在張盛和擔任財政部長與曾銘宗擔任金管會主委時期所發生的。一直到新政府上任,將公股行庫董座位置讓出之後才爆發,等於是替馬政府收爛攤。

 

當然新政府未能第一時間發現追究責,行政院長林全責無旁貸。要說問題最大也最該為此負責的,絕對是被票選為十大惡人的張盛和。可是沒有想到他還可以恬不知恥的說他一切皆不知情。一臉他當官時都是底下的人偷搞,不是他的問題,最後仗著關係回到東吳大學任教。(東吳也有聘請馬英九回去教國際法,其中也包含了看守內閣張善政,也是一起到東吳任教)

 

張盛和擔任財長期間眾多爭議不曉得是否大家還記得?對於房市的背離社會現實言論(例如他曾講出年輕人要買房不要買帝寶都買的起),接續劉憶如的證所稅計畫,卻不到四年就被自己國民黨的立委廢除。更不用提讓國際看笑話的政府直接利用公股徵求委託書和民營銀行爭取銀行經營權,違反契約和公司治理原則,甚至還上了國際仲裁版面,這樣以公權力堂而皇之的介入,只能說連獨裁國家都自嘆不如。

 

下面這張圖就可以看出2016年公股行庫出包的確大多在張盛和任內發生,一直到新政府上來後才爆發,讓新人幫舊人收爛攤子(現在的財政部長許虞哲正是張盛和擔任財長期間的次長,他依然持續舊政府的財政政策,才是現在令人頭大的另外一個問題)除了一銀是警覺心過低,導致跨國犯罪集團盜領(他們最近也在泰國賺了一筆)其他案件很明顯都可以看出是內部稽核出了很大的問題,光是上半年公股行庫就賠了100多億!

 

就此,身為金融業的一份子,只能希望新政府能聽進寄予改革人民的話,能放下過去前朝藍營政府的錯誤,拒絕任用又老又藍的內閣,不要讓公股行庫淪為酬庸且延續前朝政策。(其中徐光曦便是絕佳的例子,兆豐發生不明資金流向海外之時,他身為馬政府的兆豐金總經理,卻未善盡管理責任,任由事情發生,520之後又因為良好的政商關係讓英政府高升他為董事長,直到兆豐爆發洗錢案才因輿論壓力還有綠營立委放話檢討才自我請辭下台。)

 

此刻,唯有開啟檢討公股行庫的計畫,同時引進民營勢力幫助活化公股銀行與監督制衡,才不會發生自己經營銀行,卻又自己監督銀行的弊病。

 

※作者為外商經理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