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人口販運猖獗 原住民少女淪肥羊

用LINE傳送
郭慧2016年09月08日 08:00:00

加拿大出現專門擄走原住民少女的犯罪集團,圖為加拿大亞伯特省。(湯森路透)

「過去我總是怪罪自己,覺得是我自己,讓他們對我做出那些事情。我覺得自己很髒。一切都是我的錯。」19歲的原住民女孩喬貝可(Lauren Chopek)一邊流淚一邊說。

 

這段傷心的自白,源於5年前的某一天。當時年僅14歲的喬貝卡,在自己熟悉的家鄉溫尼伯(Winnipeg,加拿大曼尼托巴省最大城市),成為性奴交易的受害者。

 

 

然而,喬貝卡的遭遇,並非溫尼伯的唯一案例。事實上,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麗桃(Tanay Little)身上。在麗桃11歲時,有一名較為年長的女孩,先以朋友的姿態誘騙麗桃吸毒,接著,便帶她從事性交易。

 

「我記得她將我帶到一個房間內,接著,兩名男孩先後進來性侵我。」如果反抗命令,等待著麗桃的,則是同一時間內多名男子的性侵。

 

 

當「男友」成為人口販子

 

事實上,喬貝卡和麗桃的遭遇,在加拿大原住民族群中,並非特例。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CNN)的報導,加拿大原住民孩童往往成為犯罪集團的下手目標。在這群孩童中,許多人來自於偏遠的原住民聚落。他們的父母為了要擁有更好的工作機會、教育環境等而舉家遷移到大城市;然而,在那些城市裡,他們的孩子反而成為犯罪集團的目標。

 

「溫尼伯有一個購物商場,而性交易人口販子會在那裡遊蕩、等待。」致力於促進原住民婦女權益的「互助中心」(Ma Mawi Wi Chi Itata Centre)負責人蕊德絲基(Diane Redsky)說道,「他們鎖定穿著特定廠牌鞋子、牛仔褲的女孩。因為在那些女孩住的地方,那家品牌是唯一的選擇。所以當人口販子看到那些女孩時,他們立刻就會知道,她們是原住民。」

 

 

蕊德絲基表示,在發現「獵物」之後,這些人口販子便會想辦法誘惑她們。「他們不再以『皮條客』的姿態現身了,他們現在的身份是『男朋友』。」蕊德絲基說道。

 

受害者多為原住民

 

事實上,根據CNN報導,加拿大人口中,約有4%由原住民族群組成;而在性奴交易中,卻有超過50%的受害者是原住民。此外,研究也指出,加拿大原住民婦女死於暴力的機率,比非原住民婦女高了5倍。

 

更甚者,根據加拿大《CTV》電視網報導,加拿大原住民女性失蹤、遭到謀殺,或者是遭受性侵的情形,已經持續了幾十年之久。而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相當複雜,加拿大原住民婦女協會(The Native Women’s Association of Canada)研究顯示,箇中原因可能包含殖民主義、貧窮、家庭暴力、種族與性別歧視等。

 

 

蕊德絲基(Diane Redsky)也表示,歷史上對於加拿大原住民族的種族歧視,和原住民遭受的暴力、剝削息息相關。而這也讓加拿大原住民族群的創傷難以修復,更遑論繼續前進。

 

改變人們的心態

 

值得慶幸的是,現在有人試圖改變這一切。而他們改變的方式,便是「說出來。」

 

任職於諾威豪斯克里原住民(Norway House Cree Nation)社區首席理事會的芙絲特(Samantha Folster)表示,因為害怕談論這些事情所帶來的恥辱感或罪疚感,過去大家總是對這類事情避而不談。

 

「我們必須改變人們面對事情的心態。」芙絲特說道。

 

 

走進校園,開放討論

 

也因此,芙絲特與同事芙蕾黛特(Gilbert Fredette)開始走進高中校園,跟學生們談論性奴交易的議題。對於高中生而言,性奴交易並不是個輕鬆的話題。然而,芙蕾黛特仍然一遍又一遍地述說著。

 

令人欣慰的是,她們的努力並沒有白費。芙絲特表示,漸漸地,開始有母親和祖母找她談論自己的孩子。「這是個好現象。」芙絲特說道,「當家人遭遇這些事情時,總是令人難以接受。但這也讓人想要變得更強大,為了自己的孫女,她們希望能改變這一切。」

 

 

資金和警力的協助

 

儘管嘗試改變的路途相當艱辛,但對於芙絲特與芙蕾黛特而言,她們並不孤單。除了自己的努力獲得回應之外,加拿大曼尼托巴省(Manitoba)政府也開始正視性奴交易的問題,並為此投注了超過1000萬加拿大幣(約新台幣2億4000萬元)的資金。

 

 

此外,警方也致力於打擊性交易。溫尼伯警方承認,過去的偏見和種族主義使警方不易理解原住民少女的處境。「我們承認自己有固有的偏見。而我們也採取許多方法,試圖解決這個問題。」溫尼伯警方代表史密斯(Danny Smyth)說道。在此情況下,警方也組織了菁英團隊,試圖減少街頭上的性交易和人口販賣行為,幫助受害者,並讓加害者接受制裁。

 

無論是走進校園的芙絲特、芙蕾黛特,或是走上街頭的警察,他們努力的目標,或許便是不讓過去的偏見,助長今日的暴力;也希望更多的受害者,能夠像原住民女孩喬貝可一樣,將過去娓娓道來,把恥辱和罪疚還給犯下罪行的人。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