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藏」起來的非裔女性 成就人類最大夢想

用LINE傳送
黃聖凱2016年09月07日 08:00:00

一群非裔女性科學家推動人類大夢的故事,將在2017年搬上大螢幕。(福斯影業)

1969年7月21號凌晨2點56分,阿波羅11號登陸月球,阿姆斯壯的一小步替全人類跨出一大步後,全球媒體爭先報導,消息不斷傳播,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這群太空人身上——太空白種男人。

 

但如俗語道:「成功男人背後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在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內也脫不離這個大道理,而且「這個」偉大女人不只一個,是「一大群」優秀的非裔女性。

 

一群被「藏」起來的非裔女性 人類夢想的最大推手

 

但當我們在維基百科搜尋「阿波羅計畫(Project Apollo) 」,卻找不著這群女人的蹤跡,沒能在人類太空史上劃下一筆的她們,默默在NASA裡鞠躬盡瘁數十年,讓人類的白日夢,幻化美夢如真實現。

 

從小被非裔女性科學家環繞的雪特莉(Margot Lee Shetterly)寫了一本新書《被藏起來的人(Hidden Figure)(暫譯)》,首度揭露「藏在太空史」背後,這群非裔女性的故事。

 

 

 

 

種族藩籬高築 跨越千辛萬苦堅守科學夢

 

在1940年代,種族主義還在美國本土肆虐著,非裔、白人間的藩籬高築,難以跨越。正如同電影《姐妹(The Help)》的場景,非裔不得共用白人的廁所,吃飯也不能一起吃。在科學界裡,這道藩籬也同樣高高地橫亙在非裔族群面前。

 

在當時,非裔就讀大學比率不到2%,這些非裔大學畢業生能選的工作為數不多——老師、護士、秘書。但幾個數學天才不肯屈就現實,翻過種族主義、性別主義的高牆後,躋身當時還叫做NACA(NASA的前身)的機構裡,發揮數學專長,從事縝密的計算工作。

 

她們的努力,從二次大戰、冷戰到公民權利運動間不曾中斷,處處推動著太空科學的進步。

 

受邀加入NACA 卻逃不出「種族隔離」的魔掌

 

1943年,佛格翰(Dorthy Voughan)坐在公車上的「有色隔離區」,今天是她在NACA工作的第一天,負責協助發展太空科技、計算資訊。從大學畢業後,原本只是從事教職的她,像其他女人一樣,找到喜歡的人,組成一個家庭,打算安穩過完一生。

 

有一天,她收到NACA的邀請,她加入了一個名為「West Computers」的工作小組,裡面全是非裔女性。在種族隔離政策籠罩下,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非裔和非裔工作,白人和白人工作,兩群人中間就像畫了一道分水嶺,誰也不能、甚至不願跨過去。

 

強森在工作室的樣子。(NASA)

 

幾年後,原本也是老師的傑克森(Mary Jackson)和強森(Katherine Johnson)也加入NACA從事計算相關工作。當時,NACA的計畫面臨困難,在控制室裡的太空飛行實驗不斷失敗。所幸有這群數學非裔天才的加入,才使危機成轉機。

 

成就非凡 升遷卻面臨重重困難

 

然,這群成就人類大夢的非裔女性,事業路卻坎坷難斷。不像其他白人,非裔女性難以加入核心的「工程小組」,升遷也只能當到「West Computers」的主管。

 

儘管如此,她們沒有放棄。《被藏起來的人》作者雪特利表示,「她們從沒停止嘗試任何方法,讓自己變得更好。因為她們知道,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好,之後的非裔女性才有更大的空間,和更大的可能。」

 

唯有反抗 才能改變

 

以強納森來說,她拒絕使用「非裔專用廁所」。另一位NACA非裔女性科學家達登(Christine Darden)甚至和部門主管當面衝突,「為什麼那些和我一樣的男人,甚至比我更差的都可以順利升遷,而我不行?」達登最後如願順利升上工程小組,並成為該領域最權威的專家。

 

達登說,「我曾站在別人肩膀上,完成許多大事。我也希望其他非裔後輩也能站在我肩膀上,繼續下去。」

 

 

被「藏」起來的故事 搬上大螢幕

 

這個被藏了數十年的故事,在2017年將搬上大螢幕,由曾出演《姊妹(The Help)》並獲84屆奧斯卡女配角獎的奧塔薇亞・史班森(​Octavia Spencer)出演,高頌這群偉大非裔女性的故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