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台獨」如此 「港獨」如何能走自己的路

用LINE傳送
主筆室2016年09月07日 07:11:00

當追求高度自治而不可得,是否用更暴烈的「港獨」手段得以遂其意願?(路透)

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揭曉,多名具有「港獨」與香港本土運動色彩的年輕人當選,香港嶺南大學政治學教授張保會形容,「這是北京的一次戰略挫折」、「這些人現在正式進入了政治框架,他們將讓北京未來的日子不好過。」

 

從台灣看香港,對於香港人從早期的「民主回歸」路線,伴隨著香港民主化,而走到逐步激化的「香港獨立」的運動歷程,實在再熟悉也不過了。「港獨」是否會讓北京政府不好過,仍待討論;不過,無論就理論或實際來看,「港獨」是否為香港人可選擇的政治議程或是可欲的政治目標,實在是不無疑問。

 

台灣的民主運動與獨立運動在過去幾十年來互為表裡、彼此動員;雙方路線的分歧、融合與再分歧,恐怕幾十本學術論文研究都寫不完。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以反體制動員起家的民進黨已經第二度執政,台灣選民也終於以選票正式拒斥國民黨的黨國體制(若以國會席次過半為標準的話),蔡英文政府也從未將台灣的法理獨立作為執政目標。與中國大陸有百里之隔的台灣是如此,與廣東深圳相毗鄰的香港呢?

 

「港獨」意識的發生源自於北京政府對香港的新殖民統治、也源自於北京政府毀壞一國兩制的承諾,更源自於香港人民追求普選與基本自治而不可得;這一切都讓花了數十年才衝破國民黨威權網籮的台灣人感到同情。不過,因為追求不到屬於香港的民主而轉向激烈的獨立運動,這雖然可以從台灣早期獨立運動裡得到似曾相似的經驗;但認為北京政府不會同意香港真普選真民主,因而轉向支持一個不需要北京政府同意的港獨運動,甚而認為其成功的可能性更高,卻顯得一廂情願。

 

美國史丹福大學民主與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戴雅門(Larry Diamond)數月前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就表示,他明白港人爭取民主廿年的沮喪,但港人沒有空間做蠢事,例如港獨;「除非中國已有民主,否則他看不到香港可以獨立的前景。鼓吹分離主義是政治自殺,而蔑視中國人及中國文化,反會激起內地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無助香港民主進程。」

 

「港獨」意識的發生源自於北京政府對香港的新殖民統治。(路透)

 

同樣有不少港台學者提出警告,所謂本土港獨運動有可能是共產黨特意製造的假象,目的在分化反對陣營、削弱非建制派的實力,甚而製造動亂;當香港越亂,就越符合特首梁振英的政治利益;中共也可順勢會把違背中英聯合聲明的責任,推在港人身上,同時將武力鎮壓合理化。

 

是的,這是香港人對自己民主進程的選擇:當追求高度自治而不可得,是否用更暴烈的「港獨」手段得以遂其意願?亦或是,留在目前香港的政治框架下,不斷地爭取香港的全面普選與更普遍的港人治港;即便過程不斷受挫,也可從中爭取更多的國際支持與中國內地的同情?就如同當年台灣的黨外時期不斷論辯的「群眾路線」與「議會路線」,在當時的黨外菁英幾乎悉數進入體制之後,所謂的「群眾路線」幾乎只剩下工具性目的,這同樣制約了民進黨往後的發展,即便以絕對優勢取得完全執政的蔡英文政府,現仍在國際支持、中國壓力以及台灣民意之間,辛苦地維繫兩岸關係。

 

「台獨」如此,「港獨」如何得以走自己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