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國家通訊社尊嚴不是這樣掙來的

用LINE傳送
主筆室2016年09月09日 07:00:00

民進黨立委指控中央社違背新聞倫理、要求記者拉業務,綠委並點名董事長陳國祥應該下台。 (翻攝自維基百科)

連日來,民進黨立委密集出招逼退中央社董事長陳國祥。段宜康質疑中央社讓記者當業務,還發予獎金,嚴重傷害新聞專業;王定宇、何欣純等人則指陳國祥讓記者寫業配新聞,帳目不明的佣金還流向私人帳戶。對此,陳國祥毫不示弱,除否認相關指控外,還聲稱「誓死捍衛國家通訊社,全力抵禦他們對體制的衝撞!」陳甚而指責報導的新聞同業未遵守新聞專業規範,要他們「不要成為卑鄙者的幫兇」。

 

中央社這幾年的行銷業務獎金有無帳目不清、流入私人帳戶?反正有審計單位與司法單位調查,不是本文討論重點。倒是陳國祥的密集發文裡點出「國家通訊社尊嚴」的這個關鍵字,陳的說法顯然是把自己的去留與國家通訊社的尊嚴綁在一起;但國家通訊社的尊嚴從何而來、如何而去?這種只繫於董事長任期制的尊嚴,是真正的尊嚴嗎?如果是,這樣的「尊嚴」其實顯得廉價了。

 

根據《中央通訊社設置條例》規定,中央社的任務在於提供國內外大眾傳播媒體新聞服務,擴大國際新聞報導,促進國際新聞交流,辦理國家新聞通訊業務。它既是國家通訊社,自然負有政府政令宣達之責。不過,中央社每年預算近六億元,其中政府僅補助一半,另一半需由中央社自籌。這也種下了中央社高層把記者當業務的遠因。

 

對此,中央社解釋,中央社的業務辦法則是民進黨首次執政時,蘇正平擔任董事長時所制定。不過,蘇正平隨即反駁,由當時董事會所通過的「產品行銷獎勵辦法」並不包括新聞部新聞專業人員;所有新聞人員不會被課以業務之責,也不會領取業務獎金。不管孰是孰非,根據段宜康所揭露的中央社的獎金發放統計,中央社的採訪獎金發放是從2012年開始一路降低,從2011年仍有27萬多元,到2015年僅剩4萬2000元;相反地,所謂的行銷獎金,從2012年開始出現,直到2015年已達51萬多元。

 

近年中央社採訪與行銷獎金發放狀況。(圖片摘自段宜康臉書)

 

記者能不能領業務獎金?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曾任中央社副總編輯的資深媒體人莊豐嘉談及此事時說,「為了發放獎金,將記者歸入『非新聞專業人員』,這是破天荒的頭一遭,恐怕也是世界之創舉……照國家通訊社條例的規定來說,記者是負有政府政策宣傳之責,如果連記者都要作業配,到底以後的報導,究竟代表國家還是私人企業或是外國勢力,這恐怕就說不準。」

 

陳國祥以其去留作為中央社新聞專業自主地位能否確保的關鍵,還不容行政官員隨意侵犯中央社尊嚴;但不知當中央社記者邊跑新聞,有時還得低聲下氣地拉廣告、搞業配時,這有沒有傷到國家通訊社的尊嚴?更重要的是,當中央社把新聞媒體專業掛在嘴上時,這幾年的中央社又當得起專業兩字嗎?

 

台灣已經三次政黨輪替,中央社的董事長、社長與總編輯來來去去,其實就是隨著政黨輪替的政治任命。以《中央通訊社設置條例》的任期制悍拒民進黨立委的逼退並非無據;不過,若再記起過去幾年來中央社所投身參與的藍綠鬥爭,諸如在去年朱立倫宣布參選時連發六則國外帶職參選的案例為特定候選人說項,其實也不難理解為何此刻民進黨立委群起逼退陳國祥了。

 

這當然也是中央社的宿命:一個媒隨政轉的國家通訊社,永遠背負著政治干預媒體的原罪。另一方面,在資訊爆炸、社群媒體充斥的年代,是否還有必要年花六億,維持一個「辦理國家通訊業務」的國家通訊社?這些問題沒釐清,這樣的國家通訊社,不管董事長是誰、有沒有在任期屆滿前走人,都很難有尊嚴。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