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榮:民進黨辜負了台灣人民的期待

用LINE傳送
徐世榮2016年09月13日 00:03:00

民進黨所追求的轉型正義僅只是「民進黨的轉型正義」。(葉信菉攝影)

台南鐵路地下化,賴清德欲強徵強拆鐵路東側三百多戶,內政部不僅完全予以配合,並用三字經來回應自救會的朋友。另一方面,陳菊則是強拆高雄果菜市場及旗山大溝頂,他們皆宣稱這是依法行政,是主政者魄力的展現,而且他們也都刻意誤導外界,大肆宣傳已經與受徵收戶及被拆遷戶進行多次溝通都無效之後,才施以鐵腕措施,其實真正的情形根本就不是如此。民進黨才執政百日,強徵與強拆事件頻起,這不禁讓人回想起過往一段臺灣悲慘的歷史。

 

二次大戰後,台灣為國民政府所統治,卻發生了許多農民抗爭事件,其抗爭對象都是對準了台糖公司各地糖廠(當時台糖總公司辦事處設於上海,其上司為行政院資源委員會),由北到南的糖廠幾乎無一倖免,例如,烏日糖廠、溪湖糖廠、埔里糖廠、虎尾糖廠、後壁林糖廠、及高雄縣各糖廠等,農民激烈抗爭乃是因為臺糖公司欲強制將其出租的農地收回自營,對原耕作之佃農任意撤佃起耕所致。當時權傾一時的行政院資源委員會看中了日本殖民者所遺留下來的龐大製糖產業及其土地,不僅強制接收,更為了要減少生產成本及掌握甘蔗來源,硬是將全數佃農趕走,代之以聘用的雇農。台灣省政府於當時的一份代電中,就明白指出「年來各地糖廠每不顧實際情形,藉口自營,積極收回,甚有雇用流氓強制起耕情事,致撤佃糾紛疊起。」

 

由於這些農地大抵是在日治時期被日人強制收買或徵收,然後撥出一部分土地來供農民租用耕作,用以維持其家庭生計。老百姓原本滿心期待國民政府來臺之後,除了能夠繼續承租使用這些農地外,並希望進而能夠回復他們的農地所有權。但是臺糖公司竟然是要將其驅趕,這引起社會相當大的騷動,縱然當時台灣的社會菁英人士及國大代表「一致主張廢止自營農場制度,將土地提供放租種植甘蔗」,但是這個建議並不為行政院資源委員會所接受。

 

其中一次的激烈衝突發生於民國三十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地點就在彰化大排沙農場。之後在北斗區里民會館召開農民大會,據當時「青年自由報」二月二十二日報導,一位農民表示:「在憲政公佈的今日,一切不合憲法的事情當然要撤廢,廠方屢次以非法的手段侵害農民的權益,委實令人痛恨,如前次番仔埔農場事件,在檢察官判定侵佔不起訴,農民沒有犯罪事實,廠方竟眛於法治精神,使警察拘捕農民;餘恨未消,又以執銃的員工來脅迫農民,甚至不法逮捕,毀損地上耕作物,此不僅為農民的損失,亦是國家生產上的損失,如此糖廠的作風是否合法,委實令人懷疑!」

 

並有其他農民指出被糖廠拘禁及拷打的情事,並強烈質疑,「聽說糖廠是國家經營,當真國家會這樣待遇我們嗎?代表國家的糖廠可以這樣對待我們嗎?」另有農民也表示自己原本期待「光復後能夠重見天日,怎知道我們的糖廠仍沿用日人作風,依然從事榨取百姓的勞力!」很遺憾地,在政治及利益的考量下,當時的台灣依舊是被當成是一個殖民地,國民政府還是繼續使用前朝的榨取行為,根本沒有讓臺灣人民有機會重見天日。

 

七十年後,選前宣稱要進行轉型正義及實現民主自由人權的民進黨重新獲得執政權,台灣人民原本也是對其有高度的期待,就如同是民國三十五、三十六年的臺灣農民一樣,許多曾經遭到前朝迫害的人民滿心希望民進黨新政府能夠努力改變威權戒嚴體制,將「一切不合憲法的事情撤廢」,並讓人民「能夠重見天日」。但是,非常遺憾地,事實顯非如此,民進黨新政府將轉型正義僅侷限於追索國民黨不當黨產;相對地,竟然是將過往所遺留下來的威權戒嚴體制視之為當然,如今也大聲侈言依法行政,繼續強徵及強拆,驅趕人民,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實在是讓人始料所未及。

 

顯然地,民進黨所追求的轉型正義僅只是「民進黨的轉型正義」,而不是「台灣人民的轉型正義」,民主自由人權及土地正義也僅只是選舉時的宣傳話術,選贏之後,早已成過眼雲煙。如今,戒嚴威權體制已成為他們硬幹及壓迫社會弱勢的最佳工具,可憐台灣人民,再度受騙,依舊無法脫離被榨取及被剝削的命運。

 

※作者為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