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內戰】背負叛國罵名 談判代表:「這是段不可思議的過程」

用LINE傳送
許家甄 2016年09月16日 16:51:00

哥倫比亞政府談判代表。(湯森路透)

「我不得不放棄我的精神、靈魂、和我的心,因為我了解哥倫亞比的社會是非常複雜的」哥倫比亞談判代表弗洛雷斯。

 

 

哥倫比亞政府與反政府軍「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終於將在2016年簽署和平協議,成功終結長達半世紀的衝突。

 

40年來,哥倫比亞武裝部隊參謀總長弗洛雷斯(Javier Florez)多次與FARC作戰。如今,他的新使命是擔任政府的和談代表,同時保障數千名革命軍的安全,確保他們在棄械解散後,能夠融入哥倫比亞社會,重新生活。

 

 

從敵人到被信任

 

弗洛雷斯表示「這是一段不可思議的過程」,談判伊始,他開始不以軍人的角度出發,而是以國家整體的角度來檢視這場超過50年的衝突。

 

「有些情況,作為一個軍人,你無法看清全貌」他在接受《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的訪問時表示,他敘述著自己從一開始被FARC視為頭號敵人,如何轉變成為FARC最信任的哥倫比亞政府代表。

 

一切的轉變從2年前開始,當時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請弗洛雷斯放棄參謀總長職位,並希望他能與6000名FARC游擊隊員面對面談話,讓他們心甘情願棄械,回到平民的生活。

 

 

曾受到許多惡意言論的傷害

 

現年59歲的弗洛雷斯說,當初他費了很大勁才做出決定,2014年時,和平談判進入第3年,由於美軍支持的政府軍隊花了多年努力才將叛軍逼退,他們擔心和平協議書會讓軍事努力化為烏有。

 

弗洛雷斯笑稱,他曾想過這件事可能會讓他的家庭陷入政治鬥爭。

 

哥倫比亞政府軍。(湯森路透)

 

「當時想,我可能會背上叛徒的名聲,然後也真的發生了」他說,回憶起當時社群媒體的各種言論攻擊,包括那些退休軍官、以及反對桑托斯總統做出和平決議的人。

 

「我不得不放棄我的精神、靈魂、和我的心,因為我了解哥倫亞比的社會是非常複雜的」弗洛雷斯說。

 

但弗洛雷斯所有的犧牲似乎都有了回報,9月,桑托斯和FARC達成了最終的和平協議。接下來,雙方將於26日在卡塔赫納(Cartagena)簽署正式和平協議,哥倫比亞也預計在10月舉行全國性公投,決定是否批准和平協議。

 

FARC未來將擁有參政權

 

停戰細節由弗洛雷斯進行談判,根據協議,FARC必須將軍隊分別移動到哥倫比亞境內28個鄉鎮,並在6個月內將武器交給聯合國觀察員。

 

提起和平協議,弗洛雷斯說,即使大多數的哥倫比亞人民習慣將FARC與毒品走私、綁架等罪行劃上等號,協議中依然保證FARC的士兵在解散後會得到他們應有的尊嚴,FARC軍官不需服牢刑,且能以政黨形式參予政治。

 

 

弗洛雷斯回憶在古巴與FARC指揮官洛薩達〈Carlos Lozada〉歷史性首度會面的前一晚,他不斷的思索著這件事。2位政府協商代表組員,包括前警政署長納蘭霍(Oscar Naranjo)及參謀總長莫拉(Jorge Enrique Mora)在最後一刻給他打氣,讓他能勇敢面對這項人生最艱難的挑戰。

 

各自承受壓力

 

「他們讓我冷靜下來思考,讓我明白我代表的不只是軍隊,而是代表著更廣大的哥倫比亞人民」弗洛雷斯回憶。

 

哥倫比亞政府軍的女性官兵。(湯森路透)

 

他表示,從哈瓦那會議中心協議的過程中開始明白,FARC談判代表洛薩達其實也承受著來自內部分歧意見的壓力,最終,2人還是順利建立起信任,並各自排除內部壓力,終讓被內戰烏雲籠罩半世紀的哥倫比亞露出和平曙光。

 

1964年,屬於哥倫比亞共產黨武裝部隊的FARC成立,與哥倫比亞政府僵持了52年,全盛時期曾控制哥倫比亞1/3的國土,哥倫比亞政府後在美國的支持下逐漸削弱FARC的勢力。其間,雙方經過多次的和平談判未果,終在2016年達成和平協議。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哥倫比亞 FARC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