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伊斯蘭國】聯軍進攻摩蘇爾:是致命一擊,還是引爆伊拉克內戰?

用LINE傳送
郭慧2016年09月19日 14:01:00

「他們是野蠻人,他們不看重人命,甚至連自己的命也不在乎。」哈桑(Eissa Hassan)說道。

 

哈桑是《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在伊拉克(Iraq)第二大城摩蘇爾(Mosul)街道上,見到的少數當地人。而哈桑口中的「他們」,指的便是佔領摩蘇爾超過2年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

 

據哈桑所言,伊斯蘭國的統治非常不公平、嚴厲,又讓人感到疲累。

 

「IS禁止吸煙、規定女人要全身包緊緊,只能露出眼睛,甚至也影響到了孩子。」哈桑說道,「在學校,IS教孩子『1顆子彈加上1顆子彈,等於2顆子彈。』、『1顆地雷加上1顆地雷,等於2顆地雷。」

 

 

解放摩蘇爾

 

根據《BBC》報導,摩蘇爾是伊斯蘭國在伊拉克最後的根據地。巴格達政府表示,只要「解放摩蘇爾」,就能終結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土地上的命運。

 

然而,「解放摩蘇爾」的行動從2015年便不斷被提起,具體的時間卻不斷往後推延。根據最新消息指出,最快在10月,可能會有一波大規模的解放行動。

 

延伸閱讀: 《裡應外合 摩蘇爾大隊等待反攻號角

 

 

勝利是神的旨意

 

而對於庫德族武裝衛隊「自由鬥士」(peshmerga)而言,解放摩蘇爾的行動越快越好。

 

「在我們之間,只有1公里的距離。」身形矮胖、留著整齊鬍子的多利恩米(Gen Doulemeri)一邊指著山腳下的小鎮,一邊說道,「他們發動了30到40次的攻擊,但是每一次我們都成功抵禦他們。這次,我們也會在摩蘇爾打敗他們。這是神的旨意。」

 

事實上,雖然庫德族自由鬥士缺乏基礎裝備,長期以來,他們卻是戰績卓著。或許也正因為如此,自由鬥士對於勝利信心滿滿。

 

伊拉克的庫德族戰士正在觀察前方。(湯森路透)

 

庫德族架起火砲進行防禦。(湯森路透)

 

自由鬥士保衛西方

 

「他們很多人會自備武器、鞋子和制服。」曾和庫德族一同作戰的英國老兵鄧肯(Alan Duncan)說道。

 

鄧肯認為,在打擊伊斯蘭國這件事情上,一直以來,國際社會只提供了「象徵性」的支持而已。對於鄧肯而言,是自由鬥士在保衛西方國家。「如果伊斯蘭國在這裡得手了,他們的下一步就會是歐洲。」他說道。

 

「自由鬥士嚴守陣線,並且努力擊退他們。」鄧肯表示,「自由鬥士不只是為自己而戰、為庫德(Kurdistan,伊拉克北部的庫德族自治區)而戰,他們也是為了西方世界而戰、為人類而戰。」

 

在摩斯爾巡邏的打擊伊斯蘭國聯軍。(湯森路透)

 

庫德族公投

 

事實上,根據《BBC》報導,截至目前為止,庫德族已經收復了許多伊拉克北邊的土地。而經驗老道的庫德族指揮官拉蘇爾 (Gen Rasul)表示,他們不會撤離那些地方。

 

 

「我們為什麼要撤退?如果我們撤退的話,伊斯蘭國就會重新回到這裡。」拉蘇爾說道,「我們應該要跟巴格達重新協議,而這個地方應該要成為庫德斯坦的一部份。」

 

這位號令2萬3000名士兵的將軍堅持道,自由鬥士應該要跟什葉派主導的伊拉克軍隊合作,進入摩蘇爾、趕走伊斯蘭國。而在擊退伊斯蘭國之後,他認為雙方都應該要撤離以遜尼派阿拉伯人為大宗的摩蘇爾。

 

他表示,屆時庫德族將會要求舉行獨立公投。「伊拉克的組成不該是單一民族。」他表示,「這裡應該要有3個聯盟:遜尼派、什葉派和庫德族。對我而言,伊拉克不該是單一的。」

 

 

政治局勢改變

 

在此情況下,也有人預測,解放摩蘇爾後,伊拉克的政治情勢可能也會有所不同;但是,無論伊拉克未來該往哪裡走,就現階段而言,他們的當務之急,仍舊是趕走伊斯蘭國。

 

然而,「解放摩蘇爾」的行動,究竟有沒有勝算呢?

 

準備持久戰

 

「他們要打一場持久戰。」前伊斯蘭國成員分析了伊斯蘭國的準備情形,「他們在摩蘇爾地下6公尺的地方挖掘地道,範圍遍布整個摩蘇爾。」

 

「他們在地下暗堡裡有浴室,而且也儲藏了足夠吃上5年的糧食。」

 

 

「他們有很多台裝滿C4炸藥的車子,而且他們試圖調整120毫米長的砲彈,以施放芥子氣(mustard gas)。」

 

雖然他的情報真偽難辨;然而,伊斯蘭國有長足的時間準備攻擊卻是不爭的事實。

 

 

人道主義危機

 

此外,即便不論最終的成敗,在「解放摩蘇爾」的過程當中,人類都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

 

救援單位警告,「解放摩蘇爾」可能會讓許多居民流離失所,並產生人道主義危機。聯合國更提醒,這將迫使多達100萬人逃離城市。

 

「這可能會是多年以來,人類製造的最大災難。」任職於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傑多(Bruno Geddo)說道。

 

摩蘇爾當地居民搭車逃離戰亂。(湯森路透)

 

他認為,如果伊斯蘭國決定逃去敘利亞(Syria)重整旗鼓,那麼事情還會比較好辦一點;然而,為了摩蘇爾的象徵意義,伊斯蘭國可能會想要跟摩蘇爾同歸於盡。

 

從這個角度來看,「解放摩蘇爾」的行動,從過程引發的流離失所、戰局的難以捉摸,到族群未來的歸所,在在讓人感到進退兩難;而在進退維谷之間,該如何取捨、拿捏,前進或後退,卻是人類社會避無可避的難題。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