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懷抱希望」韓進船隻遭扣留 船員陷無止盡等待

用LINE傳送
李佳恒2016年09月19日 18:00:00

滯留在新加坡港口的韓進羅馬號(Hanjin Rome)。(湯森路透)

南韓最大貨櫃航運公司韓進海運(Hanjin Shipping Co. Ltd.)8月底聲請破產,各國港口紛紛禁止韓進的船隻入港。事發至今已近3個星期,韓進旗下的80多艘船隻仍在各國港口附近流浪,成為無法進港卸貨的「幽靈船」。

 

延伸閱讀:《全球海運業陷寒冬 南韓海運龍頭韓進聲請破產》、《韓進海運破產效應擴大 衝擊全球耶誕節商機

 

一夕之間,這些「幽靈船」上的船員陷入永無止盡的等待,除了可能面臨斷炊危機、未來的生計尚無著落外,他們也不知何時才能回到家鄉,與家人團聚。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伊爾默(Andreas Illmer)訪問了滯留在新加坡海岸的「韓進羅馬號」(The Hanjin Rome)船長,聽他回憶韓進聲請破產當天的情景,訴說對家人的無盡思念,以及對羅馬號的深刻感情。

 

加州長灘港(Port of Long Beach)外的韓進船隻。(湯森路透)

 

「事前,我沒接到任何通知。」

 

「韓進羅馬號」上頭載滿貨櫃,漂泊在新加坡港邊。船上靜悄悄地,乍看之下,彷彿船上空無一人。但包括36歲的船長文權都(Moon Kwon-do,音譯)在內,船上其實共有24名船員,其中11位是韓國人,其餘是印尼人。

 

文權都用無線電與臉書(Facebook)和伊爾默聯繫。他回憶,幾個月前,羅馬號一如往常,從南美洲返航,中途停靠新加坡,準備前往中東。

 

8月29日,羅馬號抵達新加坡,加油、補充物資,順便載點新貨,當時沒有人知道,公司負債高達6.1兆韓圜(逾新台幣1755億元),且會在2天後聲請破產。

 

加州長灘的韓進貨櫃車。(湯森路透)

 

「晚上9時20分左右,一名律師帶著警長登船。」兩周前,羅馬號遭到債主扣留,文權都奉命下錨,然後開始無盡地等待,他說:「事前,我沒接到任何通知。」

 

除了醫療需求,滯留在羅馬號上的24名船員不許下船,他們幾乎與外界斷絕聯繫,不知自己與羅馬號將何去何從。

 

返鄉遙遙無期

 

文權都的妻子和女兒住在韓國釜山,正殷殷期盼著事情能有新進展,好讓文權都能盡快回家。12日那周適逢中秋節,本是和家人團聚的日子,對被困在船上的文權都來說,特別難熬。

 

尤其,文權都年邁的祖母病危,讓他心急如焚,希望能盡快返鄉陪她。文權都日前向公司申請調職,但「羅馬號被扣留,根本沒人願意加入」,此事無疾而終,文權都傳了個哭臉的表情符號給伊默爾。

 

韓進希臘號(Hanjin Greece)駛過美國舊金山灣(San Francisco Bay)。(湯森路透)

 

不幸中的大幸是,文權都的朋友替他帶來一張當地的SIM卡,讓他能靠智慧型手機和親友保持聯繫。

 

而羅馬號停泊的地點很接近印尼,對印尼船員來說,他們與家鄉僅隔咫尺,游泳可能到得了。

 

依然懷抱希望

 

不同於伊默爾的預期,即使被迫停靠在新加坡港邊,羅馬號上的船員還是有許多例行公事得完成。伊默爾採訪這天,正好是洗衣服的日子,文權都在臉書上跟她說:「換我了,我得快點過去,哈哈。」

 

洗完衣服後,文權都繼續接受伊默爾採訪。他說,也許有人認為他們「孤立無援」、被公司「拋棄」,但大部分船員還是懷抱希望,認為事情一定很快就會解決。

 

南韓仁川的韓進船隻。(湯森路透)

 

但一位新加坡律師告訴伊默爾,一般而言,這些船可能被扣留數個月,或甚至長達1年。

 

伊默爾寫道,目前羅馬號上的物資尚稱充足,但若能多拿到幾張SIM卡也許會更好,讓更多船員可以和外界聯絡,或開始找工作。

 

「老太太」何去何從?

 

羅馬號在1998年建造完成,文權都喚她「老太太」。文權都2003年登上羅馬號,13個年頭過去,文權都笑稱自己對羅馬號存在「特殊感情」,「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

 

但殘酷的是,除去情感因素,對業界來說,羅馬號並無太大價值。船舶估價機構「VesselsValue」的分析師貝內特(William Bennett)「預言」了羅馬號接下來的命運,他說:「韓進如今面臨的狀況特殊,旗下3艘建於1990年代的船可能會遭報廢出售(約值715萬美元),或被送到最受歡迎的廢棄之地——印度次大陸。」

 

停泊在澳洲雪梨港的韓進加州號(Hanjin California')。(湯森路透)

 

目前,和新加坡港邊的無數船隻一樣,羅馬號停泊在此,上頭的24名船員輪流值班,一周7天,一天24小時。不同的是,這些船隻隨時可以啟航,但羅馬號只能看著他們駛離。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