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小英政府應壓縮中共「台灣代理人」的政治空間

用LINE傳送
李釋釗2016年09月24日 07:00:00

盱衡過去8年的兩岸談判,國民黨無論在關係界定、原則立場,或中共對其力量運用上,全都陷入中共的談判權力範疇中,表面地看似雙方達成了政治互信,實則陷入了中國的利益場域內,任其把玩。(路透社)

在中共慣有的談判手段中,往往會先界定對手的角色定位,以此運用談判策略。

 

為此,坐上談判桌前的中共,必定會先確立一點:交代雙方的關係和彼此的關係特性。眼前的這位對手究竟應被界定為「老朋友」或「競爭者」?

 

若是被認為是中國的「老朋友」,中共會要求對方,多體諒中國的立場、多擔待中國的利益;若是「競爭者」,談判對手就應要向中方展現想要協商談判的「誠意」。

 

無論是老朋友或競爭者,中國通常會先向對手確立有利於中方的「原則立場」,讓對手在屬於中方的「原則立場」舞台內表演。

 

之後,就是對力量的運用。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大衛藍普頓研究,中共會運用四種角色的權力地位:一是強者地位。不讓對手太多的迴旋空間;二是弱勢姿態,讓強者有責任協助或修正過去的「不義」行為;三是擺出其力量正在上升趨勢,逼迫對手即早和其達成協議,切勿等待,讓對方感到有利(例如兩岸關係);四是雙方彼此互有需求,需彈性靈活、互取所需。

 

盱衡過去8年的兩岸談判,國民黨無論在關係界定、原則立場,或中共對其力量運用上,全都陷入中共的談判權力範疇中:國民黨向中共展現「老朋友」的姿態,並在「一中」(或九二共識)的「原則立場」上,表面地看似雙方達成了政治互信,實則陷入了中國的利益場域內,任其把玩。

 

最後,在中共的權力運用上,認可了中國的綜合國力和盡早達成協議間,有某種正向關係,故而亟欲和中共打造某種程度的政治諒解(和平協議)。

 

綜觀馬政府時期的兩岸協商、近期藍營8名縣市首長挾「九二共識」赴京「請命」,乃至於到台灣在參與國際民航組織大會(ICAO)的問題上,都可嗅到上述中共談判模式的巧妙運用和權力壓迫。

 

國民黨選擇舉旗屈服於中共的權力姿態,卻在台灣國內慘遭政治滑鐵盧。國民黨人遺忘了在民主制度的台灣,選民手中的那張選票,決定了國民黨的政治基礎,而非中國共產黨的施予。

 

綜觀目前的兩岸局勢,民進黨選擇在談判桌上當中共的「競爭者」,而非「老朋友」;原則立場上,不陷入中共劃定的「一中原則」及「九二共識」的牢籠舞台內,且不展現兩岸談判的急迫態度。

 

和帝制上千年的俄羅斯一樣,在帝制土壤孕育多年的中國,早已塑造出一個只聽得權力語言的政黨-中國共產黨,這樣務實又現實的政黨,只和權力穩固者打交道。

 

故此,要和中共坐上談判桌,民進黨的首要功課,絕非急於步上國民黨的後塵,而應鞏固好國內的政治基礎,壓縮中共「台灣代理人」的政治空間,型塑出一個有利對中談判的內部氛圍,以強而有力的談判競爭者姿態面對中共,不讓中共有見縫插針的機會,才能擋得住中共的壓力測試、確保台灣的利益。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