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黨產條例》後的下一步

用LINE傳送
羅承宗2016年07月16日 06:00:00

國民黨立委在院會杯葛議事,試圖阻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過關。

拜網路發達與國會透明公開之賜,中國國民黨籍立委在院會杯葛議事,試圖阻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過關的畫面,透過電視與手機傳遞全國人民。其實連這些賣力演出的立委自己也心知肚明,35席的微薄力量難以阻擾執政黨通過任何法案。況且不當黨產清查與追討乃總統蔡英文選前「五大政治改革」裡白紙黑字許下的政治承諾。

 

在新政府龐大民意託付下,黨產專法的通過施行,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中國國民黨即使用數百個議程變更案僥倖拖過了週五,也難拖過接下來的臨時會。第一大在野黨立委諸君「秀下限式」的表演,毋寧只是讓這個政黨繼續背負死抱黨產的罵名而已。

 

不當黨產清查與處理,基本上可分為三個場域加以考察。其一為政治場域的思辯對抗,其二為國會場域的立法,其三則為行政場域的展開。自今年1月16日大選結果揭曉,由於蔡英文於總統選舉的大獲全勝加上民進黨國會單獨過半,政治場域的思辯對抗,大抵就此終焉。

 

其二在國會場域立法方面,打從新國會於2月下旬啟動以來,民進黨、時代力量甚至親民黨即積極提出各種版本的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草案。承前所述,縱令中國國民黨一時負隅頑抗,《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通過也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至於第三部分,亦即行政場域的展開,這部份是《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立法通過後,攸關黨產清查與追討績效的成敗關鍵。以財政部2008年5月揭露的「民主改革、轉型正義-追討不當黨產」報告為例,雖然包括:清查土地、補助款、稅捐減免與黨職併公職退休金等不當黨產項目,當時估計約有500餘億元。

 

國民黨特權獲利查證困難

 

然而最大一部分,亦即特權獲利,財政部報告卻以「查證困難」呈現。分析箇中原因,在於2000年至2008年民進黨執政期間,行政院雖屢次指示經濟部具體估算黨營事業獲利情況,但經濟部卻往往以「查無資料」、「無法估算」回函上報。

 

此外,當行政院黨產小組要求退輔會計算天然氣公司獲利情況時,也遭遇「已讀不回」、「實問虛答」等尷尬困境。

 

綜上,從昔日民進黨政府在清查階段處處碰壁的歷史經驗可知,即便《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立法通過,成敗關鍵終究繫於「政黨財產調查及處理委員會」這個專責機關實際運作的順暢與否。

 

尤其相較於沒有黨營事業體結構的東德共產黨,中國國民黨及附隨組織黨產分佈狀況更為錯綜複雜,未來除指揮各部會常任文官切實清查檔案外,更要分配足夠資源,廣泛邀集經濟、會計、財政、法律、地政、歷史、新聞等外部領域的專家賢達進行長期而深入的分析調查,惟有如此內外併進釐清黨產標的及輪廓,方能精確無誤地展開後續追討行動。

 

※本文作者為南臺科技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