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娟芬專欄:輔大校長,請不要迴護夏林清【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系列十】

用LINE傳送
張娟芬2016年09月26日 12:50:00

輔大校長江漢聲發文道歉,還要夏林清用同理心去愛、去原諒才是天主教大學老師的風範!(合成照片)

輔大心理系這一起性侵案件,發生於2015年六月;風波在臉書爆發,是2016年五月;這個過程裡,夏林清不當處置在先,後來在自己臉書上以近乎凌遲的方式,公然霸凌被害人;這種惡霸嘴臉,直到最近,2016年九月下旬,才終於為大眾媒體所關注。輔大校長遲來的道歉,真的太遲。貴校學生被性侵之後,已經撐了十五個月;又被貴校老師公然霸凌,長達四個月;校長聲明雖然表達對夏林清的不認同,可是卻說:「我們也誠摰希望夏院長能了解學校立場,就像我三個月前跟她說的,讓事情平息下來,學生的身心靈健康遠重於真象的爭辯,用同理心去愛、去原諒才是天主教大學老師的風範!」

 

欸,少來這套。

 

江漢聲這樣講的意思是要夏林清「原諒」學生,不要追究真相了:看在學生身心受創的份上。少來這套!夏林清是犯錯的人,夏林清是霸凌的人,江校長應該呼籲夏林清坦承錯誤,教他不要再霸凌別人,怎麼會呼籲他「用同理心去愛、去原諒」?請問誰對不起夏林清,需要被他原諒?江校長如果弄不清楚這一點,那說什麼「未盡保護之責」,「身為校長在此有必要代表學校表示痛心、遺憾及最深的歉意」,都只是場面話,你還是在迴護貴校的教授,那就不要假意說輔大是「以學生為中心的天主教大學」,「保護學生,愛護學生」。少來這套。

 

夏林清錯在何處?詳情請參閱【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系列一到九(如相關文章),這裡無須重複,簡述結論就好:

 

一、夏林清個人,在處理性侵案件時,對被害人造成二度傷害(詳見系列一、二、四、五、六);

 

二、夏林清參與的輔大心理系工作小組,既調查事實,又輔導被害人,也輔導加害人,也輔導旁觀者,不僅違反專業倫理,也架空性平法(詳見系列一);

 

三、最近四個月以來,夏林清不僅對其錯誤毫無反省,甚且在臉書公然霸凌被害人(詳見系列九)。

 

除了夏林清,還有工作小組的成員呂昶賢,也在傷害被害人。呂昶賢於七月十一日公開了巫同學在工作小組中與他的談話,也在文章裡使用了他依職權而取得的資料。為避免更進一步散佈這些不應該公開的資訊,此處不附連結;但是夏林清顯然認同呂昶賢的作法,因此在七月十二日的臉書上分享了這一篇,並稱讚呂昶賢「將他所知的真相逐步呈現」。工作小組受到當事人的信任與付託,但竟將理應保密的內容任意公開;輔大心理系自鳴得意的「第三條路」,就是這樣踐踏專業倫理,這樣撕碎被害人的信任?

 

如果輔大校長真心承認失職,那當然要針對缺失之處立刻改正。夏林清等人喜歡用「大學自治」來抵擋外界的批評與檢視,請問輔大究竟打算怎麼自治?對於工作小組的成員夏林清、呂昶賢散佈會談內容,輔大性平會有何處置?江校長對於校內霸凌的態度為何,又打算怎麼辦?在這些問題得到答案以前,輔大的失職,仍是現在進行式。

 

這件事情如果有一絲一毫得到公道的可能性,都是被害人自我犧牲所換來的。此事得到外界關注,有兩個轉捩點,第一個是2016年五月,巫同學同意男友以臉書貼文寫出事件始末,並且真名示人。第二個轉捩點,是九月下旬,巫同學貼文向夏林清等人道歉,意外引發更多的媒體報導。

 

現在夏林清與鄭村棋的策略,是要把媒體的聚光燈轉到巫同學身上,用那熾熱燈光將他烤焦。所以夏林清說答案在巫同學那裡;鄭村棋說媒體應該去問巫同學。他們要借刀殺人:借媒體的刀,去殺被害人。

 

媒體不應該去問巫同學。若有哪一家媒體去打擾巫同學,社會大眾都應該強力杯葛。若有哪一家媒體去打擾巫同學,毫無疑問地,夏林清與鄭村棋也應當受到嚴厲譴責,因為就是他們在煽風點火。媒體倒應該請夏林清回答一下,我們問了幾個月都問不出來的,簡單的幾個問題:

 

第一,夏林清自己承認,他答應巫同學與朱同學要召開說明會,但卻忘記自己的承諾。夏林清要不要向巫同學、朱同學道歉?

 

第二,夏林清自己承認,他在性侵事件的後續處理,使得巫同學受到「碾壓」。夏林清要不要向巫同學道歉?

 

第三,夏林清有沒有對巫同學說:「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你們學生之間的情慾流動我也知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平常在8樓幹些什麼,偷吃也要把嘴巴擦乾淨,沒錯,你,確實,酒後,亂了性,但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有沒有在巫同學需要支持的時候打斷他的話,並暴怒?

 

這些問題不但切中事件核心,而且,答案就在夏林清手裡。

 

不過我的判斷是,夏林清會說出一堆不知所云的話,然後我們大家都聽不懂,這樣是有道歉還是沒有,他到底是有講還是沒有講,以及,他到底有沒有回答我們的問題。

 

我等著看我的判斷對不對。

 

最後,回應夏林清說我「不查證就亂扣帽」。讀到這個我真的笑了。這件事情,時序如下。

 

五月三十日,朱同學的控訴初為社會所知,夏林清在聲明裡頭說:「我是提議成立小組的心理系老師」。這時候,還沒有什麼人質疑工作小組的適法性,夏林清認為工作小組是心理系主動承擔起教育的責任。夏林清只說自己是提議者,沒有提到任何別人。

 

六月七日,夏林清的記者會發言稿說:「朱生跟他的朋友是完全清楚,法定權益之行使,而且當時也都覺得工作小組合乎他們的利益,也接受了。」這時候,夏林清仍然說工作小組是自己提議成立的,而朱同學與巫同學「接受」了工作小組。接受是被動的,提議是主動的,兩者不可得兼。

 

七月九日,夏林清的臉書貼文:「607當晚200人師生大會,也已經澄清是系主任何東洪先提議組織工作小組,並不是聽我命令成立的」。隨著工作小組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夏林清把工作小組越推越遠,這個陳述已經與五月三十號的陳述矛盾了。而且我重看607會議逐字稿,沒有看到「何東洪先提議組織工作小組」的記載。逐字稿長十萬五千字,或有漏看,可否請夏林清賜知出處?感謝。

 

最近呢,社會怒火更高,夏林清已經忘記自己以前說過什麼,推說是女學生自己要的。我指責他公然說謊,他便發明了一種三合一的解釋,說何東洪有提議,女學生有提議,夏林清也有提議;所以全部都對,然後說我不查證。哪,我就是太愛查證了,所以他的矛盾才全部現形啊!

 

這個發言曲線很清楚的呈現一種「有功獨攬,有過外推」的態度。當工作小組是勇於任事的表徵,那就是他夏林清提議的,沒別人。當工作小組違法了,那就都是別人,不是他。等到被質疑不一致了,好吧那就以上皆是。

 

夏林清這種自我矛盾的發言不是第一次了(詳見系列一、二)。一個人如果都照著事實講,不至於這樣左支右絀;未來夏林清仍有機會面對媒體,應該好好「查證」自己以前是怎麼講的,以免又兜不攏,被愛查證的人抓包。

 

夏林清還是死死地黏在受害者的位子上。這位輔大校長口中「國際學術上」「知名的學者」,努力縮小自己、放大批評者,稱我是「網路名人」,以便自居受害者。可是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我哪是名人,我是「網友」啊!沒圖沒真相,請看:

 

截圖自蘋果日報網站。

 

我如果是「網路名人」,蘋果怎會引述的我的文章卻相見不相識,這太侮辱蘋果的專業了吧。(蘋果日報不用緊張,我不會每天發文叫你道歉滴,我又不是夏林清。何況你們也沒寫錯,我真的是「網友」。)

 

這是我評論此事的第十篇。還有系列十一,主角是保羅紐曼。敬請期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