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夏護陣」們為何如此惹厭?

用LINE傳送
姚耕2016年09月27日 07:00:00

夏林清事件,也讓輔大心理系捲入風暴。(陳品佑攝影)

輔仁性侵案延燒至今,停職中的社會科學院院長夏林清似乎仍不認為自己有錯,反覆執著於「清白」遭汙衊。誰不知,社會大眾早就不在乎她的清白。

 

「她本人」已經變成輿論刻意針對的案外案,自己就是個案子。夏某活這麼大歲數,依舊弄不明白嗎?

 

除經教育部援引《性平法》,官方認證社科院涉及六項疏失,限期改善。創造出「情慾流動」一詞,要求受害者別踩在「受害者位子上」,卻忙著把自己塑造為受害者、顯然標準不一的夏林清,究竟如何淪落到今日這慘狀,筆者以為「夏護陣」難辭其咎。

 

何謂夏護陣?指的就是某陣、某盟、某某春、輔大心理系裡面,某些替夏某無限護航,行徑類同幫派的傢伙。

 

夏護陣不在乎精神科醫師潘建志,認為心理系對女學生「違反心理諮商、心理治療基本倫理,看不到助人工作者的專業能力。」(9/24)之批判,也無視夏某將「情慾流動」套到性侵受害者身上是否公允。更不在乎她拿「諷喻作態」醜化受害學生(8/17),指斥其「傷系、傷師、傷友」、「犯大錯小道歉」、「玩弄感性語言來殺人」、「迴避面對事實」、「東彎西拐」,用「生瘡、流膿」詛咒批評者(8/16)。最關心的,只是夏林清不會錯,夏遭到抹黑、夏永遠正確。

 

也難怪有人說「夏教」應列為新興宗教,筆者深以為然。夏護陣為何惹人生厭?自況資深鄉民的陳子瑜,解釋得很清楚(9/23),特此片段轉述:

 

「捍衛基層弱勢的人民民主陣線,打壓性侵案件受害人。」

 

「主張性工作與婦女權益的日日春協會,放任高階幹部以侮辱性別字句,攻擊立場不同的女網友。」

 

「透過心理系內部的同儕與師生壓力,營造出將當事人及其男友塑造為援引外部勢力來摧毀心理系的邪惡分子。以系內討論會或網路糾眾公審方式,要求向夏林清等人道歉。」

 

由此,我們可以發現宗派主義與山頭主義,多可怕。一幫自稱左派、關懷弱勢的傢伙,檢討起相對弱勢者極端用力、戰鬥力100分,檢討夏林清時卻輕輕放過、戰鬥力負100分,堪稱是對宗派與山頭主義的完美詮釋。人一旦宗派與山頭主義附身,左、右全都成了假象,變得不左不右,化身「我們派」。

 

夏某及「校內夏護陣」一再放話,干犯性平與《個資法》、喜歡把受害者拉出來「被檢討」,直呼被害一方姓氏、背景、特徵,指斥其蓄意構陷、惟恐全天下不知道他們是誰,甚至讓受害者慘遭系內集團公審。更不惜和「校外夏護陣」合流,製造聲勢。說穿了,夏護陣不在乎受害者,只在乎偉大的夏老師。從黨同伐異發展至三觀毀棄,是非對錯整個亂掉。

 

身為輔大人,筆者感到難以置信、深為不齒,怒而揮筆。使國民同胞知曉我輔仁師生中,斷不屑同流合污者所在多有。

 

回歸主旨,夏某有這麼一票夏護陣無限力挺,自然認為我不需認錯、也不會有錯,宛如作家張娟芬所言:「幾個月來,夏林清的現實感一步一步朝自己幻想出來的平行世界傾斜,歉意在流失、被害妄想在壯大。到現在終於完全翻轉過來,變成她完全沒錯,都是(某)同學的錯。」(9/23)

 

總結以上,夏林清於處世智慧和心理層面的問題已經太大(沒有誰規定心理系教授的心理狀態就很健全對吧),太大變成巨型X隊友。夏護陣裡頭的正常人們,還要陪著X隊友一塊沈船嗎?這時候該做的,是斷然棄子,停損「負資產」。

 

尤其某陣、某盟內以後還準備出來選的,除非自認擁有超凡魅力,足以和輿論對著槓(目前沒看到這樣的角色)。否則,正常候選人不太可能藉由批判輿論不入流、群眾擅長「去脈絡」,拿到選票並且勝出。如果夏護陣相關組織,未來還打算爭取能看的贊助及捐獻,某陣、某盟想避免被邊緣化乃至泡沫化,筆者慷慨獻策,各位不妨做兩件事:

 

一、放棄夏林清,與之無情切割。須知天底下沒有誰不能取代,想混公眾場域,和輿論打擂台毫無好處可言。

 

二、開始批判曾為同志的夏護陣成員。彼等過去在質疑、抨擊、審視受害學生與其男友身上耗費多少力氣,「迷途知返」的夏護陣也應當用同樣「熱情」去針對夏林清。勇敢擺脫宗派主義、山頭主義,重新找回人人平等之左派理想。

 

如果做到這兩點,公正檢視受害者和夏林清、天秤擺很穩,說明各位還有救。要是做不到,證實了彼等不過係某種新興宗教信徒,愛搞個人崇拜,未來不配再談什麼理想、關懷弱勢。真正可怕的是鐵桿夏護陣,不是夏林清自己。夏林清騰雲駕霧,活在夏幫們抬轎、護航、營造出來的幻影內,她習慣了被崇拜,坦白講有點可悲。

 

身為輔大人,筆者嚴正呼籲夏林清和夏護陣停止繼續「站在受害者的立場」,輿論完全沒興趣聽到「受害者的版本」。早在此案悶燒階段,校內就有不少師生持續關注。狀況發展至今,隨機挑選10個輔大師生,起碼8個認定夏林清活該被停職。難道這些師長、同學們個個缺乏判斷力,盲目、無知且「是非不分」?

 

夏護陣成員要是真這麼認為,其傲慢指數委實無法想像。稍微檢討一下自己,真的這麼難?

 

夏護陣的是非判斷和情勢估算,假設糟糕到這等程度,以後怎麼在社會上混呢?特別某陣、某盟還想打選戰的話,誰敢信任你們的問政品質?棄子停損、壯士斷腕的時候到了,慎思、慎思。

 

※本文作者為輔仁大學在學學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