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該註銷輔大以「Catholic」 為命名的權利

用LINE傳送
王善卿2016年09月28日 07:00:00

根據〈天主教大學憲章〉,天主教大學必須兼顧「大學」及「天主教」的雙重身分,因為天主教大學的獨有特徵是維持、加強天主教大學所獨有的公教特色,須將信仰和倫理的原則與學術性及非學術性的活動整合提供給大學團體中的成員,使信仰與生活整合。(路透社)

夏林清教授的爭議處,已有許多不同面向的討論,在此不贅。本人身為婦運的參與者以及天主教價值的擁護者,對於夏林清居然能在輔大心理系不斷地偷渡她在性別議題的主張以及情慾流動論述而從不曾受到校方的監督,深感困惑,其董事會顯然明顯失職。

 

根據〈天主教大學憲章〉第四條,「學校當局(校長、董事會、諮議會)應負起維持並加強天主教大學特色之主要責任,其所有成員也應有不同程度的分擔;招聘的教師及行政人員,均應具有增進此一特色之意願及能力。而其特色主要繫於教師的素質及對天主教教義的尊重。有關當局有責任依教會法中之指示,監督這兩項基本需求。」此外,「在任命每位教師及行政人員時,應告知本機構的天主教特色及相關事項,並告知其有責任去促進、尊重此一特色。」

 

天主教大學,並不是一般性質的大學。全世界只有49所宗座/天主教大學  (Catholic / Pontifical Universities),分布於29個國家,亞洲只有三所。其一,就是輔仁天主教大學。一個學校冠上 Catholic (天主教) 這個字,表示該校是經過教廷同意創辦或委辦,隸屬教廷教育部並接受督導。地球上還有1358所為修會或教區創辦,與天主教相關的大學不同,其名稱前是不能冠上天主教或宗座之名的(《教會法典》第816條 - 1項)。因此,天主教大學是沒有世俗大學所謂的學術自由,因為天主教大學不能出現違反天主教教義教理、教會訓導的原則。

 

就學術層面,夏林清的性解放理念有其淵源與脈絡,學術言論無對錯,她個人熱愛實踐,也是個人選擇,但是,這樣的學術主張不該出現在天主教大學的殿堂中。因為明顯與天主教的教義教理有嚴重衝突。1967年,祕魯宗座天主教大學因多次片面修改大學章程,嚴重違反〈天主教大學憲章〉,屢勸不改,教廷於2012年註銷其以「天主教」及「宗座」命名的權利。夏林清事件暴露的是輔大嚴重違反聖公會議的憲章與訓示,讓一位主張,貞潔乃父權宰制之思想,「蕩婦才榮耀,良婦真可恥」的激進性解放派老師在天主教殿堂中夸夸其言,對於為了讓子女受到良好的天主教價值薰陶而將之託付給天主教學校的父母來說,校方是否有失職之嫌? 教會是否督導不周? 抑或輔大已預備朝向一般大學發展,有意註銷其天主教大學之身分?

 

輔大忘了自己是誰

 

根據〈天主教大學憲章〉,天主教大學必須兼顧「大學」及「天主教」的雙重身分,因為天主教大學的獨有特徵是維持、加強天主教大學所獨有的公教特色,須將信仰和倫理的原則與學術性及非學術性的活動整合提供給大學團體中的成員,使信仰與生活整合。根據〈天主教大學憲章〉第49條,「天主教大學所有的基本學術活動都與教會的福傳使命有關且一致。」因此,牧靈工作是天主教大學的活動之一,這是天主教會在大學中的使命之一,也是天主教大學本身的一個基本要素,無論在其結構或生活上均如此。此外,根據梵二公告的《天主教教育》宣言,「為使天主教學校能實現其目標及計劃,教師本身實是非常重大的決定因素。…這些教師的工作,實乃名符其實的,特別為現代社會適宜且亦需要的傳教工作,同時也是給予現代社會的真正服務。神聖公會議亦提醒天主教家長,有責斟酌時地情形盡可能將其子女託付給天主教學校,並全力支持天主教學校,為自己子女的益處與天主教學校合作。」

 

換言之,教會以極大希望託付給天主教大學的使命,具有很重要的文化和宗教意義,因此,教會內的天主教大學都應與普世教會、宗座保持團結。並以符合其身分的方式,服務教會福傳工作。如果輔仁大學無意繼續肩負這樣的使命,根據憲章,「在有關天主教特色發生問題時,地方主教應與該大學負責當局共同努力;必要時,得求助於聖座。」既然輔大決定選擇最激進的「情慾流動論述」為其性別教育的主流,既然已經完全忘了自己是誰,或許,這是請求聖座註銷輔大以「Catholic」 為命名的時候了。

 

※作者為美國天主教歷史學會會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