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清理黨產當然是兇狠的

用LINE傳送
主筆室2016年09月30日 07:00:00

清理黨產引來「消滅反對黨」的質疑。(葉信菉攝影)

行政院黨產會如火如荼追查黨產,凍結國民黨的銀行帳戶,導致黨工領不到薪水,果然引來「消滅反對黨」的質疑。其實,民主社會裡,政黨為選舉而生,政黨會因為得不到選民支持而慢慢銷聲匿跡,卻從未聽聞因為欠缺黨產、少養幾名黨工而消失的。這道理誰都懂,就是迄今仍負隅頑抗的國民黨裝不懂。

 

被凍結的是10張面額5200萬的支票,總額達五億兩千萬,據聞是國民黨目前789位黨工未來十個月的薪資。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早已規定,除了「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捐贈、選舉補助款」來源外,皆屬不當黨產。這十張支票既然全由中投與欣裕台這兩個疑似國民黨黨營機構附隨組織匯入永豐銀,自然可以依照《黨產條例》第9條第1項禁止處分之規定,要求銀行停止匯出。除非大法官會議宣告《黨產條例》違憲,黨產會的這項決定誰曰不可?

 

國民黨氣極敗壞地說「殺國民黨、不要殺黨工」,這是在上演苦肉計。國民黨值得同情嗎?5200萬付給789位黨工,平均一名黨工6萬5,這在任何企業機構都是極高水平的薪資結構。更不用說,早期國民黨講究排場,秘書長薪水比照院長,一級主管拿的是部長薪水,即便因追討黨產風潮而略降,其一級主管以上的薪水幾乎仍達民進黨的一倍,黨工人數規模更是四倍於執政的民進黨。就算你是國民黨支持者,真容得下黨產如此揮霍嗎?

 

陳長文說,通過黨產條例,是以法律作為政治清算工具,為民主法治埋下不安種子。連這位曾經贊成全面處理黨產的大律師都這樣說,所以我們還是忍不住回望國民黨黨產的歷史,搬出1960年代雷震主辦的《自由中國》雜誌社論「國庫不是國民黨的私囊」,看看當年唯一一份敢監督國民政府的媒體是怎麼評論黨產的:

 

「這幾十年來國民黨由國庫中掠奪所得,究竟到何種地步?又究竟龐大到何種地步?非但局外人無從了解,即連國民黨當局,恐怕也由於掠奪的時間過久、範圍過廣、方式過多、數字過大,已經無從計算了。」

 

「國民黨的黨部組織可以正式納入政府單位,黨工人員可以正式納入編制,黨部經費可以正式列入(政府)預算。」

 

「各縣市黨部以下的區黨部,更假借『民眾服務站』名義,變成了縣市政府的一個附屬單位,一切人事費業務費由縣市政府負擔……這類所謂民眾服務處、站,在全省各地竟達三百八十個以上。」

 

請問,面對如此盤根錯節的黨產問題,如果不「個案立法」,如果不「有罪推定」(舉證責任轉換),要如何清查?難道還要國民黨自己「清理黨產」嗎?這句話在十多年前馬英九還沒當總統時說過的話,當初權力如日中天的馬英九做不到,現在為了黨產帳戶被扣,就揚言要到蔡英文家發動抗議的洪秀柱做得到嗎?

 

針對《黨產條例》提出釋憲是國民黨的權力,但也容我們提醒,無論「個案立法」或「舉證責任轉換」在現行法律體系裡都有顯例,更何況清理黨產攸關建構公平的民主選舉競爭環境,國民黨釋憲未必討得到便宜。幾十年的藏污納垢,清理黨產當然是兇狠的,但這是台灣民主政治與國民黨的腫瘤,沒有退卻的餘地。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