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為何特別重用劣質官僚?

用LINE傳送
余杰2016年10月05日 07:00:00

中共的人才選拔制度中,充滿各種「潛規則」。(湯森路透)

歷史學者吳思曾發明「潛規則」一詞。所謂「潛規則」,指在主流意識形態或正式制度所明文規定的規則之外,人們私下認可的行爲約束。中共的人才選拔制度中,充滿各種「潛規則」,比如專門提拔有汙點的官員,上級使用這類把柄掌握在手的官員,可以如臂使指、收放自如。習近平時代,若干「潛規則」堂而皇之地成為檯面上的「明規則」,比如平庸、粗魯、溜鬚拍馬、察言觀色之徒,紛紛青雲直上、飛黃騰達。

 

李鴻忠(如下圖,照片摘自維基百科)的步步高陞就是如此。當天津代理市委書記、市長黃興國被中紀委調查之後,接替者居然是官聲惡劣的湖北省長李鴻忠,而且李鴻忠有可能憑藉直轄市書記的職位進入下一屆政治局。

 

李鴻忠是「鴻忠搶筆」這個現代成語的主人公。2010年,在全國人大的記者會上,《人民日報》旗下《京華時報》的一名女記者追問發生在湖北的「鄧玉嬌刺殺淫官案」(此案後來被導演賈樟柯改編入電影《天註定》中)。李鴻忠惱羞成怒,當場搶奪其錄音筆,身手之敏捷,力道之強橫,宛如魯智深、李逵之流。

 

此事引發輿論大嘩,數百名媒體人士就「錄音筆事件」發表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要求李鴻忠向新聞界及公眾道歉並辭職,同時籲求全國人大主席團和秘書處立即啟動對其調查及彈劾程式。公開信說,「李氏表現,辜負民眾信託,有損人大威儀,於國,於黨,於民,流弊昭然」。公開信呼籲中國新聞界與知識界「同聲相應,知恥而後勇,合力聲討李鴻忠事件的惡劣影響」。李鴻忠拒絕道歉,在官方的庇護下,此事不了了之。

 

李鴻忠的劣跡不止這一樁。2015年6月,滿載454人的「東方之星」遊輪在湖北監利縣傾覆,造成442人遇難的慘劇。僅僅12人逃生,其中8人自己遊上岸,2人被村民救起。李鴻忠不顧輿論譴責與諷刺,將慘劇當作好事宣揚,下令政府下發檔,對參與救援的99個單位、253人大力表彰。

 

李鴻忠的高升表明,越是在民間臭名昭著的官僚,越是得到習近平的青睞和重用。

 

另一個優敗劣勝的例子,是以中宣部副部長之職空降央視任台長的景俊海

 

景俊海曾擔任中共陝西省委宣傳部長。既然在習近平的家鄉主管宣傳事務,豈能默默無聞呢?他發誓一定要引起領袖的注意,終南捷徑就是策劃並推動把習仲勳在陝西的墓園擴建成陵園。2012年,景俊海著手擴建習仲勛的陵墓,使之超過了古代皇帝陵墓的規模。習仲勛陵墓不但規模較之前擴大數十倍,規格也大大升級,成為「陝西省愛國主義傳統教育基地」。

 

明太祖朱元璋的孝陵,佔地只有習陵的四分之一;孫文的中山陵,則只有習陵的九分之一。習仲勳生前的最高職位是國務院副總理、書記處書記,連政治局常委都沒做過。2002年去世後,其骨灰安放在八寶山骨灰堂第一室,連墓地都沒有。習近平上臺後,父以子貴的習仲勛卻擁有了超過國家元首級別的豪陵,這全是景俊海的一手操辦。當時的陝西省委書記和省長不敢輕易踰越規矩,景俊海卻能揣摩上意、投其所好,果然大有回報。

   

習近平對景俊海(如下圖,照片摘自維基百科),是「你辦事,我放心」,如此忠實的走狗,當然要提拔到中央,在南書房「行走」。就在2015年習仲勛陵墓竣工之際,景俊海在數十名省級宣傳部長中脫穎而出,升任中宣部副部長。

 

當了一年多的中宣部副部長之後,景俊海又得到央視臺長這個「肥缺中的肥缺」。在「電視爲王」的時代,央視是超過《人民日報》、新華社的「第一喉舌」,也是壟斷型的超級央企。此前,周永康安排心腹李東生由公安部副部長轉任央視副臺長,讓李東生幫他牢牢看住央視這個最重要的輿論陣地。周永康不是「一號」首長,只能任命央視的副職。如今,說一不二的習近平讓景俊海任央視臺長,以後黃金時段的「新聞聯播」,半個小時的長度大概有29分鐘都會是習近平唱獨角戲了。

 

習近平偏偏任用劣質官僚,因為他自己就是劣質官僚的總代表:在1995年的中共十五大上,習近平當選爲中央候補委員,得票數倒數第一(排在他前面的是鄧樸方)。據說,本來習近平註定落選,是江澤民和曾慶紅法外施恩,增加一個名額,才讓他勉強入圍。習近平得票之低,不單單是因為他是一般人不喜歡的太子黨,更因為他在福建副書記任上毫無作為。

 

搶筆可以陞官,修墓也可以陞官。傻瓜器重庸人,盲人要騎瞎馬,這就是習近平王朝的風格。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