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毅觀點:林全情何以堪

用LINE傳送
楊毅2016年10月04日 07:00:00

丁克華被歸類是林全的人馬,他的去職引發外界關注林全處境。(陳品佑攝影)

丁克華為了兆豐案「自清」請辭,成為蔡政府第一位掛冠求去的閣員。還記得,當初公布新政府人事時,行政院長林全曾透露,金管會主委是他第一個找的閣員,而丁克華則是他手上「沒有選擇餘地的最後一張牌」;如今,從徐光曦到丁克華,林全曾力挺的兩人,都因難逃兆豐政治風暴黯然下台,真不知叫林揆情何以堪?

 

兆豐銀紐約分行因違反美國《反洗錢法》、《銀行保密法》等,遭紐約州金融服務署(NYDFS)處以1.8億美元、折合新台幣57億元的天價罰款,引發國內輿論譁然。消息傳開後,綠營人士和部分名嘴,隨即將其上綱為政治事件,先是影射曾在兆豐任職的前總統夫人周美青牽涉其中,接著再繪聲繪影地指涉兆豐涉嫌替國民黨洗錢、脫產。

 

政論節目幾乎照三餐追打,行政院更罕見地成立督導小組指揮辦案。然而,事發至今,外界依舊是霧裡看花,到底兆豐案的內幕為何?是單純的銀行內控疏失?申報時小數點誤繕?誰又該負起責任?真相與來龍去脈非但沒有隨著時間益發明朗,反而因財金兩部會互踢皮球、前朝後朝互推責任,獨派與深綠勢力又趁機見縫插針,案情變得更加模糊不清。

 

事實上,從DFS的合意裁罰令可知,兆豐銀之所以會受罰,其原因主要來自於兆豐紐行負責銀行保密法與反洗錢業務人員,對美國法規不甚了解,甚至法遵人員還兼任多項利益衝突的職務;且總行也未善盡督導之責,沒有嚴格檢視紐行與巴拿馬兩分行間的交易,許多重要文件又未翻譯成英文;加上DFS檢查出缺失後,兆豐態度卻是敷衍以對,辯稱該等交易不構成可疑交易,因此無須申報,「完全誤解反洗錢法!」

 

換言之,兆豐銀行因內稽內控制度混亂,為了節省經營成本、精簡人力、輕忽法遵重要性、事後又顢頇不願認錯等嚴重缺失,導致惹火了DFS,才付出如此慘痛代價。

 

上周立法院財委會召開秘密會議,檢視兆豐案中76個帳戶、共174筆疑似洗錢匯款資料後,也顯示並無任何一筆自台灣匯出。倘若兆豐真的涉及替國民黨或特定人士洗錢,以新政府追查不當黨產的政治力道與執行效率,何必要為其隱瞞,不早點公布嚴懲、高調移送檢調偵辦才怪。

 

身為台灣公股銀行龍頭,兆豐被美方高額裁罰,其損失可能要賠上納稅人的血汗錢,當然不容輕忽,必須徹查到底。但是,當政治凌駕專業,過度政治操作、陷入「政治辦案」泥淖的結果,不僅無助於真相釐清,化解各方疑慮,更可能損及國內金融秩序安定,無論新政府怎麼追查,勢必都無法讓藍綠陣營滿意的。

 

誠如蔡英文所言,兆豐案荒腔走板,令人匪夷所思,更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背後突顯的是台灣金融監理機制與法遵專業不足的嚴重問題。新政府在究責之餘,將來台灣銀行如何面對跨國金融業務的挑戰?如何因應法規遵循成本與經營成本大幅提高?公股管理是否有缺失?銀行內稽內控怎麼做得更完善?這些都必須有一套具體檢討改進作為,否則台灣金融產業要如何打「亞洲盃」?更遑論與國際金融體系接軌。

 

馬政府時代,時任金管會主委陳裕璋也是因高層頂不住外界壓力而「被請辭」;當時金管會副主委王儷玲在歡送會上,送給陳裕璋一幅山水畫,裡頭有一首蘇軾的《定風波》:「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這次被綠委鎖定點名的「頭號戰犯」丁克華丟官後,代表的是新政府要真正展開改革魄力,雷厲風行地查弊、揭弊,挽救民調聲望止跌回升?抑或是,只是向深綠勢力妥協低頭的政治考量,揭開「老藍男」改組序幕及骨牌效應?政治風雨恐怕才正要襲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