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對愛的肯定和盼望:奇士勞斯基之《紅色情深》

用LINE傳送
曲曲2016年07月17日 16:22:00

《紅色情深》(Red)劇照。(天馬行空提供)

奇士勞斯基曾說過:「最接近人道精神的是博愛。而我們或許都是博愛的,因為我們總是在目光中顯露出慷慨……」《三色》(藍白紅三部曲)之《紅色情深》Three Colours: Red)就是這樣一部以博愛為主體的影片。

 

 

《紅色情深》劇中的老法官。(天馬行空提供)

 

學生兼模特瓦倫蒂娜(Valentine)總被對方猜疑;追求卡琳的法律學畢業生奧古斯特(Auguste)發現了他的戀人在與其他男子纏綿,純潔的愛情被踐踏了;命運中的偶然將窺聽他人隱私的退休老法官(Le juge)捲入複雜矛盾之中……。影片中還加入了許多次要情節:老法官卑劣地監聽電話、少年馬克發現自己私生子身份後墮落吸毒、家庭的背叛、愛的背叛、冷酷的母女親情、不可告人的毒品交易,正如籠罩全片的灰色調(在《藍》中,導演大量使用藍色濾色鏡,但在《紅》中卻沒有),人物都處在難以擺脫的矛盾糾葛當中,生命是那樣冰冷孤獨。

 

然而,紅色仍然是影片的重要部分,幾乎每一場都會有一抹紅色映入眼簾。《紅》在光線和取景上比另外兩部更講究,每個場景都會有意味深長的鏡頭出現,尤其是色彩,幾乎被當成一種語言在使用:紅色的車燈象徵危險、咖啡店榨汁機上的紅色櫻桃象徵精神創傷、紅色夾克象徵記憶中的愛等。另外,奪目的吉普、小店的招牌、那本砰然墜地的書的扉頁、動物醫院裡的半扇虛掩的門、龐大廣告街景,與災難後屏幕上定格的現實與過去驚鴻一瞥……這些奇異地融合在影片中的紅色不時提醒我們:影片傳達的本質內容正是這不經意出現的醒目「紅」,是深情的、博愛的紅。

 

 

愛與救贖

 

《聖經》上說:「愛我們的鄰人。」奇士勞斯基在影片中延續他一貫對神的崇敬之情,整部影片就以「愛」為核心展開。

 

影片中老法官提出一個問題:存在真正的愛嗎?當瓦倫蒂娜說幫助老人購物可以讓那位孤獨的母親好受些,老法官嘲弄似地指出瓦倫蒂娜這樣做是為了讓自己擺脫內疚感,是為了讓自己好受些。實際上是對愛的一種否定——人們所謂愛的行為,根本上是為了自己。

 

影片中出現新老兩代法官顯然不是偶然,他實際上扮演著審判者的角色——用竊聽電話的方法對鄰居為人所不知的罪惡行徑進行審判,他只是無力改變什麼。篤信這一觀點的老法官生活在空虛灰暗之中,但注定有「紅色」出現在他的生活中:瓦倫蒂娜的到來使他對這一觀點產生質疑。「妳走後我告訴自己真噁心」,老法官停止監聽並去報案,隨著與瓦倫蒂娜進一步交流,他終於看到了光明。實際上瓦倫蒂娜是在道義上對老法官進行審判,而與老法官經歷相似的年輕法官奧古斯特,又成為對老法官進行法律審判的第三個審判者。然而僅僅是審判還不夠,記得最後定格鏡頭中的那一片紅色是什麼嗎?是救生員的紅色救生服,它含蓄地指出紅色的根本目的——救贖。紅色的博愛!紅色的救贖!人不是生來自私的,老法官說愛別人是為了讓自己好受,正因如此,我們愛別人就是愛自己,救別人的同時也拯救了自己。影片中不時出現的桔黃色的車燈似乎象徵著人們的愛心,對世界產生懷疑時,燈的電池熄滅了,而重新燃起希望的老法官對瓦倫蒂娜說:「電池我已經裝好了。」

 

《紅色情深》中瓦倫蒂娜與老法官。(天馬行空提供)

 

生活是艱難的,再陽光的地方也會有陰暗的角落,但我們不能因為陰暗就否定生活,因為得不到愛就否定愛。也許你的鄰居或偶然擦肩而過人就是你尋找的愛,但——咫尺天涯。影片開頭那段電話線路的推軌鏡頭中,音軌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對話,默認了電話作為科技發展的產物,的確給人帶來方便,然而電話兩端的人不也是咫尺天涯嗎?在《紅》裡,人們無法在電話上進行心與情感的交流,反而造成許多誤解與猜疑,如瓦倫蒂娜每一次和男友打電話都會被對方懷疑質問。高科技成了人們疏離的載體,正是這種現代世界的生存狀態使人們之間更加難以溝通,各自遭遇著愛的冷淡、荒蕪、失落和絕望,於是產生了罪——源於愛的罪。這種罪可能無法被審判,但可以被愛救贖,只要我們更加坦誠、更加有包容力;只要我們心中有愛,有希望。正如導演所說:「人類遵守種種戒律,並非怕上帝懲罰,而更重要的事出於人性的需求,人總要設法超越自己,這是一切道德教化的最後目的,不是為了討好神,或是討好人。」


 

宿命與輪迴

 

貫穿影片始終的女高音和管弦組成的空靈音樂告訴我們,世界是玄妙的。必然與偶然,宿命與抉擇在影片中反復出現。故事由多個偶然連接而成:掉下的書正好翻到了考試題目、廣播壞了於是撞到法官的狗、因為買煙而錯過了女友的電話……等。反復出現的賭博機似乎暗示著這一切只是巧合,然而瓦倫蒂娜卻說:「我知道為什麼會贏。」於是我們不得不停下來思考——這些真的只是巧合?很顯然,影片實際被打上了深重的宿命論烙印。瓦倫蒂娜對男友說,要不是她中場休息時跑出來,他們就沒辦法認識。的確如此,生活中很多情況下,正是那些小的不能再小的細節改變了你的一生。可是反過來想,那些都是巧合嗎?如果是命中註定呢?書帶注定會斷、廣播注定會出毛病、希旦(法官的狗)注定會在那時跑出來、老法官和奧古斯特的命運注定相同……。這種奇妙的宿命在海難獲救時達到了頂峰,紅色背景上瓦倫蒂娜驚魂初定的面孔,恰巧和她那幅「生命一息」的廣告完全吻合,彷彿冥冥早有安排。

 

《紅色情深》劇照。(天馬行空提供)

 

「輪迴」是影片除了宿命以外另一個超現實的意象,奧古斯特斯就是老法官30年後的輪迴:輪迴的金髮女友、輪迴的落地的書、輪迴的背叛,甚至輪迴的生物——生了小狗的希旦。接下來似乎就是輪迴的空虛與無奈——奧古斯特也會像老法官一樣孤獨一生。

 

老法官說:「我可以選擇聽或者不聽,你也可以選擇說或者不說,但結果都是一樣。」我們彷彿被一種神的力量所籠罩,在宿命中人顯得那樣脆弱無力:愛脆弱得不堪一擊,幸福總是緊連著痛苦,聚散無常。擁有和缺失都無從掌握,就像本來預測的晴朗天氣會忽然狂風大作。在命運操縱下,三個生活在同一時空的個體彼此獨立而交叉,衍生出不同的生命事件,但他們的命運卻彼此糾結和影響,如心靈相通的瓦倫蒂娜和老法官生在不同時代,重複老法官命運的奧古斯特和瓦倫蒂那是鄰居卻互不相識。太多好事、壞事每天在發生,而你或許就在他們身旁,卻無能為力,因為你畢竟不是上帝。於是老法官什麼都不在乎了,他監聽光鮮衣著下的陰暗醜行,目睹人性的醜惡虛偽,嘲笑一切所謂的善良和美好。他改變不了什麼,他什麼也沒有得到。

 

老法官告訴我們,生活沒有圓滿,上帝也會犯錯,導致他和瓦倫蒂娜錯過了三十年,他對生活徹底失望。於是瓦倫蒂娜告訴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人性本非惡,只是難免軟弱,有些事你可以選擇不要放棄。他們兩人的心靈相互影響,讓觀眾停留在對生命和人性的思考中。暴風雨中總會有人死亡、失踪,但也總會有人獲救。片尾瓦倫蒂娜和奧古斯特並排走出,偶然相依,一成不變的命運就此被改變,是否意味著他們修正了上帝犯下的錯誤,終於能在一起了呢?影片在展示了宿命的絕望後雖然沒有給出答案,但給我們留下了希望。就連老法官沉寂的心也在期待那一束希望的陽光,僅​僅一分鐘的光明卻如此美麗,「愛」是否也可以輪迴呢?


 

生命的美學

 

伸出你的手,世界變得不一樣了,以人類命運為起點,墮落與躍升的路徑,都可能在一念間改變。那一念,會以撒旦的分身介入歷史,或承襲上帝造物的流程,我們也許可以決定。正如奇士勞斯基所說:「什麼都是命中註定,我們只能把握今天。」瓦倫蒂娜和老法官的手掌隔著車窗相合,那個瞬間,時間和空間的隔閡消失,兩人的心靈融合了。

 

那個在《藍》中出現的老太太,老是搆不到回收箱,不能把玻璃瓶塞進去,女主角看見了但視而不見;《白》中的男主角也看見了,只能示以同情;《紅》中瓦倫蒂娜看見了,毫不猶豫地走上去,幫她把瓶子投進回收箱。在一部部對生命充滿破碎和悖離感的描繪之後,奇士勞斯基終於表達了他對愛的肯定和盼望。愛人如愛己,很多情況下我們無能為力,但我們總能用愛去改變些什麼,拯救別人,也拯救自己。一幕幕紛亂過後,留下一副美麗樂章——救贖。生命的美,也許就在於此吧。

 

 

※全文授權轉載自豆瓣電影影評,作者為曲曲,原標題為:對愛的肯定和盼望──評基司洛夫斯基電影《紅·白·藍》之《紅色情深》。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