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怒》:以犯罪推理類型做包裝的日本浮世繪

用LINE傳送
黃衍方2016年10月11日 15:36:00

《怒》劇照。(傳影互動提供)

故事以警方在犯罪現場的搜查展開。那是一個夏天午後,昏黃的民宅地板上沾滿了兇手犯案留下來的血跡,幾乎要透過銀幕散發出來的臭氣,讓觀影的我們也跟著警員皺起眉頭,最後牆壁上那個用鮮血寫下的巨大「怒」字,更是讓人怵目驚心。

 

 

這是一個相當典型的犯罪故事的開頭,但是導演很快就把鏡頭從警方身上帶開,轉往分別發生在東京、千葉和沖繩的三段故事。東京的上班族優馬遲遲不敢和安養院裡的母親透露性向,這時他邂逅了一名英俊的陌生男子。千葉的愛子替在當漁夫的爸爸打理家務,然後她愛上了一名來路不明的男子。沖繩的一對高中生泉和辰哉維持著像朋友又像戀人的關係,他們在一次往小島的探險活動中,認識了外地來的背包客信吾。

 

(傳影互動提供)

 

這三段故事之間沒有任何劇情上的連結,相同之處是在主要角色的身邊都出現了一個生面孔。導演透過巧妙的轉場和音樂的配合,讓這些故事之間的銜接不致於突兀。跟著這些主要角色的腳步,我們可以看到不同地方、不同族群所面臨的問題:同志族群的問題、單親爸爸與女兒相處的問題、沖繩居民與美軍關係的問題等。

 

 

抱著看推理故事的心情來看《怒》的話鐵定會不滿足。雖然觀眾都知道兇手就在那三個人之中,但是在電影前半段,導演並未刻意強調他們有什麼異於常人之處。導演在片中讓新聞媒體報導嫌犯的外型特徵,讓觀眾保有一點「猜」的樂趣,但是到後來會發現,那些不過只是用來拉抬懸疑氣氛的虛晃一招而已。甚至到了後半段,警方也沒有經過什麼複雜的查案過程,就得到了破案的關鍵證詞。

 

(傳影互動提供)

 

本片卡司相當堅強,幾個主要角色都是由在日本影壇已有一定資歷的演員飾演,例如渡邊謙、宮崎葵、松山研一等。值得注意的是在沖繩一段裡,與廣瀨鈴飾演戀人的佐久本寶。佐久本寶是導演在沖繩當地選拔出來的新人演員,年紀輕輕且默默無聞的他,在與演技派的森山未來對戲的時候,完全沒有被他的氣勢給壓下去。

 

 

抓犯人不是《怒》的重點,導演真正的目的,是透過這三則發生在不同地方的故事,來展現日本社會的一些問題,以及當人們發現身邊的人可能有另外一面時,心中所面臨的掙扎。《怒》其實是一幅以犯罪推理類型做包裝的當代日本浮世繪。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