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寵壞了房東

用LINE傳送
卓然2016年10月14日 07:00:00

精華商圈得助於政府公共建設庇蔭甚多,理應透過租稅回饋社會,全民共享。(陳品佑攝影)

許建榮博士的宏論「是誰吃了人民的收入飆漲了房價」,深深觸動了我。

 

三十年前我首次就業時,分租雅房占了我薪水約六分之一;現在年輕人租個蝸居,房租去了收入三分之一,對照之下,就知道台灣社會結構出了什麼問題。

 

筆者身處「三級商圈」(在台北市被稱為文教區),最近發生的兩宗案例,最足以說明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當前百業蕭條,唯獨有一行坐擁金山銀山,吃人夠夠,而歷任政府卻對其莫可奈何,這個行業叫「房東」。

 

一家老牌家電廠特約門市,在地經營已經十幾年,面對中、韓品牌的大舉入侵,已經撐得夠辛苦了。日前老闆向我道別,農曆年後決定遷移到頗遠處,因為房東堅持要把店租由十一萬口氣調為十四萬,即使面對老顧客流失的困境,業者仍然決心走人,「賺的都給房東了,我們一家五口吃什麼?」。而房東之所以膽敢如此氣定神閒吃定人,不排除與下一個故事有關。

 

斜對面是一家電信門市,外傳店租是三十萬,最近租網掛出的招租行情跳到四十萬,坊間盛傳一向輸人不輸陣的財團,也吃不消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己得知家電門市挺不住,此時騰籠換鳥,鳩占雀巢超划算。

 

這除了產業興衰的因素外,這其中還存在著商業不公平競爭,財團以大吃小的問題;眾所皆知,商圈一級戰區為品牌大廠必爭之地,紛紛砸下重金進駐,並非只著眼於銷售業績,而被視之為行銷廣告支出之一。自由經濟願打願挨,本不足掛齒,問題是這樣一來可苦了周邊商家,租金水漲船高,禍首源自財團惡性競爭,是典型的以鄰為壑,這就是為什麼需要公平交易法和反托拉斯法的原因。

 

可是,這些法律都只現範公司法人,對財力雄厚的自然人卻毫無約束力,精華店面的房東就是其一。他們之所以敢於如此囂張,除了祖上積德坐擁地利之外,最大的幫凶就是政府和財團。

 

精華商圈得助於政府公共建設庇蔭甚多,按照國父遺教漲價歸公,理應透過租稅回饋社會,全民共享,但是歷任政府卻視而不見,坐視租金飆漲帶動物價,房東收取高額租金,卻能利用各種名目逃稅,不是政府無能,就是貪官包庇。

 

其次是財團,尤其又以銀行、電信、超商和速食「四大寇」為首惡,他們不是具有特許保護,就是靠資本壟斷,定價權由他們說了算,公平會紙老虎沒人在怕,除了24小時撈現金,炒高房價房租還有業外收益,因為隔壁大樓可能就是他家的。

 

蔡政府施政滿意度墜崖,除了兩岸僵局外,其實最主要的還是人民生活感受,大家只想從窮人的身上發點小財,以小確幸來阿Q自己,我見過買彩券屢摃龜也怪蔡政府的,別以為這是笑話。

 

林全如果要令人民有感,先別談什麼轉型正義和產業翻轉,只要管好物價,有效壓制飆升的痛苦指數,就已經阿彌陀佛功德無量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