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詩、歌無國界—跨領域的狄倫

用LINE傳送
倪國榮2016年10月18日 00:01:00

狄倫達到「詩意的」,沒有鮮血淋漓的控訴形容,卻令人嚮往自由不已。(湯森路透)

「詩意的」是人間作品最高的形容,因為難以形容,遂廣泛形容之。舉例如范寬《谿山行旅圖》,如蕭邦夜曲,其美都是詩意的。再如陶淵明的《歸去來辭》,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都是詩意的境界。

 

同樣的,這次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鮑伯狄倫(Bob Dylan),他的成名作之一〈在風中飄〉〈Blowing in the Wind〉,其音響,其歌詞境界,都是詩意的,鮑伯狄倫寫過五百來首,好作品如這首反戰歌曲,真是百聽常青,在本世紀烽火惡旺如敘利亞、葉門、IS,由於武器精進,更如火如荼殘殺,以狄倫此詩,沒有大嚷反戰,反而訴諸人生深度的反映,真是令人動容、抒情與厭惡戰爭。

 

他達到「詩意的」,沒有鮮血淋漓的控訴形容,卻令人嚮往自由不已。

 

此次狄倫終於獲獎,初聞令人錯愕,但再想並無大錯;如果我們堅持文學一定要用字印在紙上,那當然一時難以接受狄倫得獎,但如果能注意文學以詩為最高境界,那麼詩的精神可用字表達,亦可用音符、繪畫表達。故狄倫歌詞之原創入樂,已經跨域,打通字、音以詩的精神。

 

諾貝爾文學獎這次打破慣例,頒給狄倫,等於是擴開文學獎界域,使更為廣闊涵容,使詩意的不限於文學表達,更進入歌詞,進入聲與樂的開發。

 

鮑伯老矣,得獎亦多,葛萊美獎普立茲獎總統獎,但這次的諾貝爾文學獎意義更寬,不是他個人得獎而己,更是跨領域的肯定,對許多藝術工作者注入鼓舞。

 

實在說,狄倫歌聲不是那麼標準好聽,他的夥伴Joan Baez 唱來更深楚,但他的原創歌藝,與個人風格的堅持,使我們聽他的歌總會聯想他歷經的越戰時代,〈在風中飄〉就是時代的痛苦之聲,以「反向操作」的抒情、詩意表達出來。

 

狄倫在生活上亦很隱密,很個人主義,難有新聞。他的作品就是那麼個人表達,卻扣合了時代波濤,這是在大眾化下臉書、LINE、推特等鼓動大眾化更大眾化的工具流行下,他的獲獎裡個人主義勇於實踐不流俗精神意義,作品綻開歷久而不衰,確值得深思。

 

※作者從事自由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鮑伯狄倫 詩意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