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京觀察站:2022 中國選總統?

用LINE傳送
范疇2016年10月18日 00:04:00

2015年7月通過的《國安法》,將習所創建的「國安委」直接拉到憲法下的第一級別地位,法源甚至比「一黨專政」還要紮實。(湯森路透)

(明日中國系列三之一)

 

2015年習近平把國慶閱兵由10月1日挪前至9月3日時,我曾為文

 

「據可靠人士透露,在上任之初,習曾經對貼身智囊團表述過一個意思,他認為蘇聯的改革方向是對的,但是過程是失敗的,因為太倉促、太粗糙,導致了蘇共的垮台。前後歷經了哥巴契夫、葉爾欽、蒲亭三任的來回折騰,因而弄到今天的樣子;吸取蘇聯的教訓,他需要二十年的時間,細緻但一鼓作氣的改革體制到位。

 

在總書記十年任期制下,如何連續執政二十年?其實只要權力鞏固,就沒有不可能的事。今年(2015)七月剛通過的「國安法」,將習所創建的「國安委」直接拉到憲法下的第一級別地位,法源甚至比「一黨專政」還要紮實。在此結構下,日後其實只需掌握國安委主席以及軍委主席兩個地位,就可以是國家的實質領導人,就像一個公司的董事長。新任的「黨總書記」一職,可以被降級成為類似CEO的角色,至於「國家主席」,可以僅是一個榮譽職。消息人士說,本來習有意在2017年「香港模式」成功後,於2022年二十大推動「香港模式」的全民(間接)選舉,但「佔中事件」徹底打亂了這方向的步驟,在中國全境實施「香港式全民(間接)選舉」的想法胎死腹中。」

 

傳言習進平有意在2017年「香港模式」成功後,於2022年二十大推動「香港模式」的全民(間接)選舉。(湯森路透)

 

該文(後收錄於《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八旗出版社)刊出後,至今僅僅一年出頭,習近平的一連串動作與書中所論合節合拍,從將七大軍區改制為五大戰區、以直屬國安委的改革小組架空常委集體領導制、淡化國務院,一直到最近的以賄選名義撤除遼寧省619位人大席位中的523人,都在朝著上述「董事長制」移動(也就是近來所言之「總統制」)。

 

軍區改戰區,除敵又能戰

 

每一個大動作都是有鋪陳意義的。軍區改戰區,除了藉以移除反對派,將解放軍的權力結構往「習核心」移動,還有實際的對外作戰意義。原來軍區的指揮體系乃「槍彈分離」,也就是作戰部隊和後勤補給是割裂的,用來維持內部穩定還可以,但是用來對外作戰卻是完全不行的。改成戰區體制後,每個戰區都有完整的作戰能力,若以企業經營來做比喻,這等於就是解放軍這個大公司,全面的由「分公司制度」轉向「子公司制度」,子公司業務獨立,不必事事掣肘於總公司的補給。這個大動作,一方面反映了中國在為未來的國際作戰做準備,另方面也顯示習近平對自己中央軍委主席地位的信心。

 

權力集中無懸念 二十年連續穩定乃必須

 

以直屬小組架空常委集體領導制以及國務院這動作,可以有兩種不同的解釋,但目前還看不清楚最終目的何在。一種解釋是,習近平已經鐵了心認為,只有更集中權力,才能延長共產黨的生命,爭取由共產黨來緩步改造中國的時間。另一種解釋,就是他試圖直接改造共產黨,縮短改造中國的時間。

 

這兩種解釋之間,具有三個最大公約數,那就是 (一)權力必須集中於他直接領導的班子,江澤民時代的類似大清末年的「八旗各管一攤」的集體領導、「旗漢分權」(指的是紅二代和非紅二代)的局面必須剷除,這點毫無懸念;(二)中國的政治、經濟問題已經糜爛到了生死邊緣,不論是他本人還是其他任何人,都需要至少二十年的政策連續穩定性,才有可能挽狂瀾於不倒。(三)無論何種解釋,「清黨」都是必要的條件。

 

而這兩種解釋的差異點在於:在第一種解釋下,他仍然相信只有由中共重拾絕對的「一黨專政」才能救中國,而在第二種解釋下,他相信只有在中共由「一黨專政」往類新加坡式的「一黨主政、小黨平衡」局面,才能救中國。

 

習個人的主觀意願,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時就可看出,甚至提前在今年十一月召開的十八大六中全會中就會透露端倪。然而,評斷中國,我們永遠不能排除「形勢比人強」這個要素。也很有可能,在當前的政治、經濟壓力下(尤其是經濟壓力),習必須放棄他個人的主觀意願,而隨著形勢走,摸著石頭過河,最終出現完全出人意料的結局,也是可能的。

 

董事會領導  還是董事長領導

 

當下的整體形勢,可以說是贊成「集體領導派」和贊成「董事長制」(也就是所謂的「總統制」)之間的生死鬥爭。但千萬不要誤會了,所謂的「集體領導派」,其中以中國命運為理念的人,至多不會超過20%,其他的80%的出發點還是保護自我權位和既得利益,並不具有任何真正的高尚性(如同前述,這批人可以用中國發展為由,敢做出動搖國本、陷中國於萬劫的政治、經濟動作)。我曾玩笑的說,在中共執政之下,二十四史中所曾發生過的事,都可能再發生。今天,鬥爭就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虛虛實實的鬥爭動作 台灣解讀須謹慎

 

打著「集體領導」旗幟的力量,主力當然是江澤民系。早就盛傳的江系三常委: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這一年來反擊的動作頻頻,已經到了「不惜動搖國本以保位」的地步;不斷流出的資料幾乎已經可以證實,打亂習近平佈局的香港「佔中」事件,極可能就是張德江所激化而出,旨在引誘習近平動武鎮壓,而去年六月兩次股市「熱熔」事件,據身歷其境的操盤手透露,也是某方力量的「經濟政變」所致。

 

而劉雲山所掌中宣部旗下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於台灣蔡英文總統就職前所發布的「民調」稱「有85%的中國大陸民眾支持武力統一台灣,其中有58%認為五年內是武力統台的最佳時機」,於發布兩週後受到「網信辦」(習直接領導的小組之一)嚴厲斥責,稱該文章「嚴重違反報導紀律」並造成「不良政治後果」,勒令環球時報在一個月內進行整改。

 

從現在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之間,北京所「發布」的對台政策,其中的虛虛實實,台灣必須細緻的分析,不但要注意到其中的中共內部藉著台灣議題鬥爭的成份,還得區隔出該發言的目標受眾是誰?話是說給蔡英文聽的?給民進黨聽的?給台灣人民聽的?給黨內政敵聽的?給美國、日本聽的?還是為了轉移其國內人民對「外國」(美國日本)的憎惡而說給自己人民聽的?從現在開始,台北對北京的對台發言,最好至少等三天再做反應,非必要時甚至不予理會,這才能顯示台北的成熟。

 

北京所「發布」的對台政策,其中的虛虛實實,台灣必須細緻的分析。(湯森路透)

 

橡皮圖章也可能不再橡皮

 

而最近以賄選名義撤除遼寧省619位人大席位中的523人(比例高達85%),也可視為習對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示警。中共何處不買官賄選,繼「選擇性反腐」對象從卸任中央常委、中央政治局、部隊、省級領導、國營企業之後,也是時候該對人大(人民代表大會)下手了,因為,如果要改為「董事長制」(總統制)的話,程序上還是得由人大進行選舉,此時此刻,對一貫被稱為「遼寧幫」的遼寧省人大下重手,足以殺雞儆猴,以免人大成為反習基地。

 

曾任天津直轄市市委書記的鄧小平女婿張高麗(鄧楠之夫),也難脫去年8月13日的天津大爆炸案之責任,因為習近平已定於數日後赴天津開會。外傳張高麗很後悔當時「上錯船」,可能於今年馬上要舉行的六中全會中辭去常委職務,如果此事發生,那就代表習又贏得一場關鍵戰役,也代表戰爭提前開打。

 

換湯不換藥也沒用

 

即使2022年的二十大期間,習近平改造共產黨為董事長制而「選總統」,那也不足以維繫中共未來30年的執政;習近平若想中國共產黨在他的手中留下真正足以為後人稱道的歷史地位,還需要設計、執行許許多多的配套政策,不但換湯、還得換藥。篇幅所限,這些配套的經濟、政治措施,請參考筆者《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一書中的詳論。

 

五年武力解決?下回分解

 

至於最近盛傳的「中共將在五年、甚至兩年內武力解決台灣」說法,在上述的「習近平處境」之下,究竟具有多少可信度,虛實成份各自為何?本專欄下期將提供分析與看法。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