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這次是《上報》  下次就輪到你

用LINE傳送
主筆室2016年11月02日 07:02:00

洪秀柱浩浩蕩蕩帶了一大群台灣媒體前往北京「洪習會」,卻因為限制媒體採訪引發爭議。(湯森路透)

今年7月17日,北京的《炎黃春秋》雜誌被迫宣布停刊。不同於一般人所認知的「異議媒體」,《炎黃春秋》是一本集結了共產黨的老幹部與紅二代的政論雜誌,是共產黨內的民主派,倡導有限的政治自由化與市場化。該刊的總編輯杜導正曾任中國新聞出版署署長,副社長胡德華是前中共領導人胡耀邦之子,顧問李銳曾任毛澤東秘書,習近平父親習仲勳更曾經加持表揚過《炎黃春秋》。

 

但《炎黃春秋》還是不見容於現在的中共當局。雜誌的執行主編吳偉說:「這個事(停刊)能發生,反映出中國的政治環境已經發生重大變化。」中國民運人士魏京生說得更貼切:「正如俗話所說,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炎黃春秋的被整肅。就是在警告所有媒體:現在天已經正式塌下來了,大家趕快收斂言論尺度,以免禍及自己,連累同仁們的飯碗。」共產黨查辦《炎黃春秋》,目標不是這本雜誌,而是要藉此公告周知:言論尺度已經不一樣了,媒體姓黨,只能全部跟著習核心走。

 

洪秀柱浩浩蕩蕩帶了一大群台灣媒體前往北京「洪習會」,行前一天,國台辦官員突然以電話私下通知包括《上報》在內的三家台灣媒體不得進入採訪,這是一件極具針對性的不友善舉動。這三家媒體中,《自由時報》固然立場鮮明,但過去幾年每次隨團採訪國共論壇從未設限;至於《上報》與《鏡週刊》都是成立才數月的新媒體,要說相關報導與言論讓共產黨難堪或危及內部穩定,恐怕也言過其實。那,中共限制三家媒體採訪所為何來?

 

有人批評這是在干涉新聞採訪、限縮新聞自由,但這其實不是中共在意的;就如同突然禁絕《炎黃春秋》一樣,共產黨是想透過這種「差別對待」來告訴台灣的政治人物與媒體,兩岸互動的標準是由它訂的,依現實的需要,標準隨時可異;少拿台灣社會「民主人權」、「新聞自由」那一套來框限它。

 

對於這樣的政府,你要不要抗議它?又能抗議它什麼?或者,抗議後它會理你嗎?還是,外界越抗議,共產黨越高興?因為它就是要透過你的抗議殺雞儆猴,透過寒蟬效應威嚇台灣媒體與政治人物。

 

共產黨不管你台灣的新聞自由,但浩浩蕩蕩把台灣媒體帶到北京的國民黨卻不能沒立場。只是,從事件發生以來,國民黨不僅沒有正式說法,連禮貌性的「遺憾」都說不出口,甚而兀自強辯:「這跟新聞自由沒有關係」。若真如是,那國民黨可得說明它心目中的「新聞自由」為何?若在台灣,國民黨敢這樣對待不同的媒體嗎?還是,為了國共交流與習近平見一面,我們所珍視的價值原則都可拋?

 

在被國台辦下達採訪禁令之後,甫發刊三個月的《上報》突然受到外界高度關注,甚而開始翻查這家媒體到底寫了什麼?其實,不管《上報》的言論立場為何,就是不該有任何媒體應該受到這種差別待遇與採訪禁令,這是台灣奮鬥數十年所追求的民主價值,更是不證自明的新聞自由ABC。

 

在兩岸交流如此頻繁的此刻,如果台灣人民對這樣的事不以為意,媒體也見怪不怪,以為不報不寫就可當作沒事,甚而人苦己樂,在旁邊看好戲。那,這次共產黨可以對著《上報》及其他兩家媒體開刀,下次很快地就會輪到你。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