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之許專欄:小粉紅網絡衝鋒隊

用LINE傳送
莫之許2016年07月21日 07:00:00

趙薇新片《沒有別的愛》中男演員戴立忍被指台獨,劇組被迫換角。(網路翻拍)

中國網絡小粉紅再下一城,趙薇新片《沒有別的愛》中男演員戴立忍被指台獨,劇組被迫換角,戴立忍隨後也發表公開聲明解釋此事。這是自周子瑜被逼道歉之後,又一起逼迫道歉事件。小粉紅之崛起,已成中國網路空間一大景觀。

 

僅僅數年之前,中國網絡上佔據優勢的還是「公知(公共知識分子)大V(指有很多粉絲的人)」為主導的自由化話語,誰會想到,僅僅幾年之後,中國網絡竟成了小粉紅們狼奔豕突的地方。這一轉折,貌似突兀,實則種根久遠,其來有自。

 

自由化話語在中國的​​崛起,是一個曲折的故事:1980年代,市場化改革一開始,基於維持一黨專政的目的,鄧小平就提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明確了體制對於自由化話語警惕防範的基本態度,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舉動,引發了學生和知識分子的不滿,並導致了1989年天安門運動。

 

但歷史的弔詭在於,1989年天安門鎮壓之後,體制內自由化力量被清除,中共黨內保守勢力抬頭,威脅到了鄧小平推行的市場化改革本身,在此情況下,鄧小平乃通過南巡等政治動作重啟市場化改革,在意識形態領域,則主張「要反右,也要反左,但主要是反左」,實際上是放開一個口子,讓親市場化改革的自由化話語重新「浮出水面」,對保守勢力進行反制,為市場化改革提供支撐。僅僅幾年前你死我活的對手,在市場化改革上,又成為了觀念上的事實同盟。

 

借助鄧小平的政治盤算,自由化話語遂獲得了被相對容忍的空間,以及發展的機會。同期,中國新興社會階層迅速崛起,新興階層主要得益於開放的市場化進程,整體上具有自由化傾向,是自由化話語的主要支持群體。

 

新興階層促進媒體自由化色彩

 

新興階層的旺盛消費能力,也促進了一大批具有自由化色彩的市場化媒體和商業網站的興起,這些平台也因此帶有鮮明的自由化色彩,如《南方周末》、《財經》等媒體,網易等「有態度」的商業網站等。

 

就這樣,借助當局的機會主義策略,以新興社會階層為依托,以市場化媒體和商業網站為平台,本身不為當局所喜歡、而是警惕防範的中國自由化話語,卻獲得了相當的話語優勢,在微博時期,自由化話語的這一優勢,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從根本而論,新興社會階層的崛起和自由化話語的存在,是對於一黨專政體制的威脅,早在2005年前後,針對市場化媒體和網絡空間中自由化話語,各種限制就已經展開。而隨著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新社會階層也迅速膨脹,加上微博時期自由化話語的巔峰存在,對於一黨專政體制的威脅乃至衝擊,已是呼之欲出,這不僅引起了當局的高度警惕,也刺激了中共新領導層的新執政理念的出台。

 

從嚴治黨  依法治國

 

2012年中共18大之後,隨著新執政者的上台,一套新的執政理念開始展開,幾年運行下來,這一套理念的主要內容已昭然若揭:在官式語言中,這被表達為「從嚴治黨、依法治國」,實際上是通過提升體制的一致性和凝聚力,達到對於社會的進一步控制,從而確保政權的安全。

 

而在思想輿論領域中,在這一套新的治國理念之下,原本為體制所相對容忍的自由化話語,隨即變成為最主要的目標。這是因為,自由化話語不僅受到新興社會階層的支持,也獲得了相當多體制內人士的認同,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橫跨體制內外的觀念同盟,對於通過凝聚體制以控制社會的執政理念而言,這一灰色地帶的存在,必須加以限制乃至取消。

 

2015年12月11日,習近平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說:「我說過,思想輿論領域大致有紅色、黑色、灰色『三個地帶』。紅色地帶是我們的主陣地,一定要守住;黑色地帶主要是負面的東西,要敢於亮劍,大大壓縮其地盤;灰色地帶要大張旗鼓爭取,使其轉化為紅色地帶。」表面上看,這仍是中共歷史上常見的劃分敵、我、友三個陣營,分別對待的思維,但其實卻有輕重上的倒置:

 

經過長期的鎮壓打擊,中國社會中所謂黑色領域,早就少之又少,無比稀薄,就算是僅有的少數反對派,只需要交由專政機關「亮劍」處理即可,並不需要大費周章,習近平這段話的真正重點,還是在於針對灰色地帶,也就是自由派話語,而其方法,則是「大張旗鼓爭取,使其轉化。」這也顯示出,對於凝聚體制以控制社會的執政理念來說,能否轉化中間地帶或灰色地帶,乃是成敗的關鍵。

 

小粉紅們成了網絡衝鋒隊

 

2013年7月,當局強勢出擊,展開清網行動,自此以後,曾經活躍一時的自由化網絡大V,逐漸被清除出了新浪微博,持續的打壓行動,更讓整個互聯網空間裡的自由化聲音逐漸減弱。這屬於「亮劍」的一部分,隨後接下來的,就是致力於消除中間地帶,縱觀近年來小粉紅所介入的各種逼迫事件,其主題其實只有一個:不能吃飯砸鍋。

 

其目標所指,要麼是體制內自由化份子如任志強、賀衛方,要麼是依附體制的市場人士如周子瑜、趙薇,其目的在於通過公開的逼迫和羞辱,對處於中間灰色地帶的人士形成某種壓力,造成寒蟬效應,在「吃飯砸鍋」的粗鄙背後,還是強化體制以控制社會的根本用心,而小粉紅們,就成為了權力達成這一目的的網絡衝鋒隊。

 

選中小粉紅們為工具,並不是沒有來由的。為填補共產意識形態真空,抵禦自由化話語的衝擊,中國當局一直有意識地培養所謂愛國主義,對於民族主義思潮也一直加以縱容乃至支持。

 

通過持續的單向灌輸,在特定年齡層,官方取得了相當的成功,既灌輸了若干似是而非甚至虛假的事實認定,也養成了普遍存在的容易被操弄和鼓動的人格,一旦有事,當局只需要吹響特定追魂魔笛,就能召喚出無數的小粉紅。近幾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對於被洗腦青年的鼓動和利用,「共青團中央」等官方微博,則起到了操縱者的作用。

 

當然,小粉紅網絡衝鋒隊也不是沒有弱點的,由被洗腦小粉紅構成,頭腦簡單,不具備完整話語能力,此外容易接受各種奇談怪論,其結果就是類似網絡半獸人,言語乖張怪異,論述荒誕可笑,如此次趙薇事件中的共濟會、資本控制、萬惠事件等謬論,小粉紅信以為真,言之鑿鑿,旁觀者卻笑掉大牙。

 

綜合而論,作為網絡衝鋒隊的小粉紅,主要作為壓制自由化話語的工具而使用,其成員本身處在持續的流動當中,並不值得太過重視,抽掉背後權力的支撐,小紅們就如同幾年前一樣,什麼都不是。需要重視的是體制的用心,對於自由化話語的持續壓制,預示著一個越發暗淡的未來,中國網絡空間,還將持續走向更加單一、更加封閉和更加瘋狂。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