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淮南是神還是魔

用LINE傳送
趙文衡2016年07月22日 10:00:00

現今全球匯市已不是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而是由熱錢巨獸在操縱。(美聯社)

日前某周刊製作專輯大篇幅的攻擊央行總裁彭淮南,指責央行干預匯市,阻升不阻貶,並質疑彭淮南的決策不是神操作,而是獨裁者、佛地魔等,不但流於情緒,許多內容也與事實不符。事實上,在目前熱錢氾濫的環境裡,彭淮南只是在盡他穩定金融市場守門員的角色。

 

首先就干預匯市來說,在後危機時代,為了穩定金融,干預匯市有其必要性。金融市場本身沒辦法藉由價格達到穩定的均衡,放任自由市場會導致體系的不穩定甚至自我毀滅的後果。由於羊群效應的影響,金融商品會產生越跌越賣,越漲越買的反供需原理的現象,直到體系崩潰才會停止。2008年的金融危機就是一個例子。

 

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國際間要求央行干預的呼聲大起。連一向反對政府干預的美國,也由政府出面救援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銀行。特別是危機後美國所執行的量化寬鬆政策,造成國際熱錢大量流竄,嚴重打擊全球金融的穩定,如果政府不出面干預,這些熱錢肯定會造成另一場金融危機。

 

現今全球匯市是熱錢巨獸在操縱

 

現今全球匯市已不是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而是由熱錢巨獸在操縱。各國的匯率被國際的投機套利資金所左右,企業對匯率的高低根本沒有置喙的餘地。原本匯率具有調節經濟發展的作用,但自從熱錢介入,這些作為已然消失,經常出現經濟衰退時匯率升值,經濟繁榮時匯率貶值的反常現象。由此可知,熱錢才是扭曲經濟的元兇,央行的責任是要修正它。

 

以日圓為例,近來由於熱錢的避險的需求,使日圓脫離基本面,一路狂漲。原本在正常的匯率市場下,日圓應該疲弱,透過疲弱的日圓調整日本在國際市場競爭力,使經濟自然復甦。但現在熱錢介入,讓日本透過調整匯率而復甦的機會都沒有。在此情形下,日本央行應選擇保障熱錢炒作的權利,還是要全體國民的福祉?

 

央行若不干預匯市,就是保障熱錢的炒作權利,棄全民福祉於不顧。台灣是淺碟市場,若央行放任熱錢流入,就是將外匯市場拱手讓給熱錢操縱,最後會讓熱錢吃到連骨頭都不剩。為人民抵擋熱錢侵襲,維持一個國內人民與企業可以生存的最佳匯率環境是央行的責任。

 

熱錢氾濫促使各國貨幣易漲難跌,驅逐熱錢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在其流入時抑制升值幅度,減少其投機套利空間,以免造成羊群效應。如果央行能在泡沫形成前阻止價格飆升,就不用在泡沫破裂後阻止貨幣狂跌。目前央行以阻升方式控制熱錢成效良好,並無泡沫破裂的狂跌風險,因此尚無須動用到阻貶(溫和貶值代表央行驅逐熱錢奏效)。這就是一般認為央行阻升不阻貶的原因。

 

這幾天,也許是央行遭到批評而投鼠忌器,竟任由台幣升值,放任熱錢大量流入。如果熱錢嗅到央行風向改變,將會引發更多的熱錢對台幣狙擊。央行不阻升的後果,將來就會在熱錢大量匯出時被迫阻貶。到那時,央行將會後悔聽信自由市場的詭論,而成為熱錢炒作外匯的幫兇。

 

※本文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