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京觀察站:中共不等於中國

用LINE傳送
范疇2016年07月25日 07:00:00

2008年中共藉著舉辦奧運,正式告別了鄧小平的遺囑「韜光養晦」,進入了「大國崛起」的時代。(維基百科)

2008年中共藉著舉辦奧運,正式告別了鄧小平的遺囑「韜光養晦」,進入了「大國崛起」的時代。在這個新的母戰略框架下,中共各方面的子戰略都隨之起了變化,靜悄悄的、一步一腳印的,中共各個方面的對外方針都微妙的在調整,這裡面就包括了對台戰略。

 

那時在中國已經生活了將近二十年的我,感覺有必要提醒已經喪失了理解中國的能力的台灣社會,因而在經濟日報開了一個專欄 「台北京觀察站」,三年之後,該專欄的文字收錄到我在台灣出版的第一本書-「台灣是誰的」。

 

現在,幾乎八年之後,中國已經不是當年的中國,台灣也已經不是當年的台灣,我感到有必要將同樣的顧慮,在新環境下再刷新一次,因為,八年後的中國體積已經比當年大了三倍,來自內部、外部的壓力也大了三倍,而八年前我預測的種種問題,已經一步一步體現,有些已經接近了引爆點。

 

在新形勢下,台灣社會也有必要翻新對中國的理解方式,才能趨吉避凶。本篇將著重在近年來台灣極少討論的兩個議題:中共對台的「內政化」策略,以及台灣社會將中國與中共兩者之間畫上等號的錯誤認知。 

 

從「兩岸談判」到 「內政化」

 

2007至2009 這三年是中共對台態度的分水嶺;之前的基調是「兩岸政治談判」,之後的基調是「把台灣當作一個已經被收復的地方,台灣事務內政化」。這個轉變是個溫水煮青蛙的過程,足足花了至少六年時間,大動作一直要到2015年七月一日實施「台灣人免簽」、「台胞證晶片化」(相當於類身分證化)、「台灣法院判決結果可由中國法院在境內執行」三大政策之後,姿態才明確化。

 

但在三大政策出台之前,已經有了許多跡象,例如台辦人員把台灣當作「自己的地方」趴趴走,金錢、物資補助項目直接到台灣地方政府、農漁會等等。

 

民進黨上台,內政化的動作並沒有減少,只是名義及方式更隱幽了,例如「三青補助」項目下的補助台灣青年赴中創業、鼓勵台灣面臨失業的年輕學者赴中任職。此外,資助各種對中友好的協會舉辦宣傳性、旅遊性的活動,資助成立親中媒體,影響甚至主導台灣主要媒體的內容方向。可以說,對台灣社會、平民的「內政化」計畫已經全面鋪開。照此形勢,昔日的笑話「找馬辦不如找台辦」,演變成為「找蔡辦不如找中辦」並非不可想像。

 

國民黨不等於台灣

 

2000年民進黨第一次執政以前,中共對台灣的一貫立場是「國民黨等於台灣」,無論中共內部如何內鬥、台灣民意如何變化,中共對台戰略都保持一個基調:中華民國已在1949年結束,兩岸之間是國共內戰的遺留問題。

 

然而從馬英九第二任開始,中共逐步認知到「國民黨不等於台灣」,對台重心由「黨對黨談判」轉向對台灣平民下功夫。但是,由於中共幾十年來沒在「台灣學」上下真功夫,因而對台灣平民的柔性討好政策還是不脫上述的「內政化」路線。

 

國民黨意識到了這問題,因而奮力的想博回「國民黨等於台灣」的神主牌,自覺、不自覺的把中共對台灣社會「內政化」的種種懷柔,曲解為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的成就。

 

若單單如此也罷了,國民黨內某些大佬在「末日心情」下,急忙將自身的商業利益,順著中共對台內政化的動向,暗中綑綁到政策中,這才發生違反國際常理、連中共都感到不解的「服貿先於貨貿」談判順序,以及隨後的「30秒強行通過服貿」的鬧劇。

 

國民黨想魚與熊掌兼得,捍衛神主牌同時獲利,結果是太陽花運動正式埋葬了「國民黨等於台灣」的神主牌。中共原先視貨貿協議為對台灣社會讓利的善意,不料在國民黨買辦型大佬的操弄下,變成(暗中綑綁了金融業條款的)服貿協議先行簽署,此舉為民進黨鋪墊了訴諸小民利益的策略,最終導致連貨貿協議都無法進行。

 

北京的善意全數變成了惡意,台灣青年世代的民意也開始全面反中,拉高了兩岸對恃情勢,北京也得顧及中國人民的情緒,只能劃清對台紅線- 「一個中國,否則地動山搖」,一直至今。

 

中共不等於中國

 

中共六十年來犯下的最大認知錯誤,就是「國民黨等於台灣」;由於這錯誤,中共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台灣,認知上永遠落後於台灣的現狀一步,因而每一步政策的效果都適得其反。但是,現在中共算是認知到了「國民黨並不等於台灣」,而且,跡象顯示,它也開始避免犯下「民進黨等於台灣」的再一次錯誤。

 

相對的,台灣社會過去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認為「中共等於中國」,而且越來越篤定。最明顯的現象就是,台灣社會,尤其是年輕世代,現在把中共對台灣的打壓和惡行,一律怪罪於中國人民。這個錯誤,將來會使台灣付出代價,正如中共過去在「國民黨等於台灣」信念下付出了它的代價一樣。

 

事實上,國民黨對於台灣,只是一個歷史階段中的現象;中共對於中國,終將也只是歷史長河中的階段現象。經過了近代歷史的教訓,中國人民腦子裡是有一個理想政府的念頭的,而中共距離那理想很遠,中國的絕大多數人民心裡是清楚的,甚至多數的共產黨員心裡也是清楚的。

 

雖然說今天中共已經是一個「大到不能倒」的專制政權,但是形勢比人強,要不它被迫自我改革,要不它等著潰散。今天,如果在中國做一次真正匿名的民意調查,詢問所有人民(包括共產黨員):中共的一黨專政還能不能再維持30年,我的觀察與判斷是,回答「Yes」的人不會超過20%。換句話說,在絕大多數中國人民對未來的憧憬之下,中共或許現在是一個「大到不能倒」的團體,但是中共並不等於中國的未來。

 

不被「中共就是中國」的障眼法迷惑

 

台灣社會已經習慣於和專制的中共政權打交道,其實沒有多少機會和中國人民打交道。但台灣社會必須開始有心理準備:遲早有一天你打交道的對象是中國人民,而不是中共政權。因而,台灣當下不區隔「中共」和「中國」的反中情緒是危險的,因為那把盆中的嬰兒和髒水一起倒進陰溝裡了。

 

中共是清楚這點的,因此它藉著台灣社會的反中,作為槓桿點,挑起中國人民的民族主義情緒,並定調為「反台獨」。就像2012-2016的國民黨一樣,中共正在想方設法保護「中共就是中國」這張神主牌。

 

其試圖用來說服中國人的基本邏輯是:台灣受到美國、日本的保護,只有中共才能擊退美國、日本,收復台灣。台灣越「反中」,就越會強化這套邏輯在中國人民腦中的強度。因而中共才得以動不動就恐嚇台灣社會說:不要與中國13億人民為敵。 

 

其實,事情完全可以不這樣的。台灣人只要看穿中共的統戰伎倆,不要被其「中共就是中國」的障眼法迷惑,清楚的區分中國和中共,讓中國人民知道,台灣社會並沒有那樣膚淺,把中共當成全中國。

 

台灣社會還要被同樣的荒謬邏輯愚弄?

 

把話說的更直白一點,台灣社會已經被「國民黨就是台灣」這刻板印象愚弄了幾十年,難道現在還要被「中共就是中國」再愚弄幾十年嗎?台灣內部的許多政客,不管藍綠,都要為這愚民現象負起大部份的責任,他們之中的許多人明明知道禍首是中共,卻因為自身接受中共的餵食,或已有不可見人的把柄握在中共手中,因而不敢喊「反共」,而只敢喊「反中」,把大量無辜的中國人民拖下水,刺激中國人民對台灣社會的敵對心理,大大升高了台灣社會未來和中國人民打交道的障礙。這點,不可原諒、罪無可赦。

 

在中共持續進行「台灣事務內政化」的當下,台灣社會必須表現出對「中共不等於中國」的理解,並強調「國民黨不等於台灣」的事實;唯有如此,台灣社會才能夠得到中國社會的理解,並勾起中國人民對「為什麼台灣能夠使國民黨不等於台灣」這件事的追根究底。相信我,這才是台灣當下最好的防身之道,也為未來與中國人民打交道留下餘地。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