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論壇》制度視角:川普對美國民主的攻擊 結果適得其反

波斯納(Eric Posner) 2020年12月13日 07:00:00

 

波斯納

● 美國芝加哥大學法學教授

 

幾乎落幕的美國總統大選打破了一連串駭人聽聞的預測。傳聞說我們的選票將不被計入、駭客會入侵投票機器、州議會將指使選舉人代表違反人民意願、會有武裝暴徒恐嚇選民,並且在警方支持川普「法律和秩序」立場的狀態下發生一連串暴動事件。的確,川普總統拒絕讓步、指責民主黨舞弊,並在法庭上質疑大選結果。但就職日後,他毫無繼續留任的機會。

 

那些將川普選後行為視為未遂政變的人誤判了情勢。川普的拒絕讓步毫無意義。他的司法戰非常輕率,已遭法院駁回。他已經輸了。

 

儘管許多共和黨選民向民調機關反應這是場被偷走的選舉,但他們當中幾乎沒有人為此事走上街頭抗爭,或採取任何認為民主被顛覆之人應有的行動策略。像香港那樣的起義活動沒有發生。川普對美國政治體系的攻擊基本上是一種政治表演藝術。

 

人們會說,儘管如此,川普還是破壞了美國的選舉制度,或更廣泛地說,是整個美國憲政民主。在過去四年中川普不斷提及的基本訴求是去顛覆某些對民主運作非常重要的「規範」。這些不成文規範確保了兩大政黨間的合作、對民意的尊重,以及讓政治手段不會淪為暴力。如果一個國家首領藐視或攻擊了這些規範,它們將瓦解並摧毀民主。

 

這種擔心十分合理。但矛盾的是,川普對美國民主的攻擊似乎沒有削弱它,反而加強了民主的力量。想想看這次選舉。幾十年來政治科學家不斷哀嘆著太少美國人參與投票或關心政治。然而今年選民投票率是自1900年以來最高的。儘管經歷了世紀以來最嚴重全球健康危機帶來的重重困難及限制,人們仍會捐款給候選人、在網路上爭論,並舉辦大規模活動。雖然同時存在著陰謀論、兩極分化的情況和持續不安的動盪感,但這全都是一個健康民主體制該有的樣貌。

 

同樣地,雖然川普指稱媒體是「人民的敵人」,經常點名批評各種記者,但各大媒體卻也蓬勃發展。川普的頭號「敵人」之一《紐約時報》的印刷和數位版訂閱量大增,已從2017年的300萬份飆升至今年的700萬份。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全國廣播公司電視新聞網(MSNBC)和福斯新聞頻道(Fox News)在今年都創下收視率新高。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有新聞記者或評論家因為擔心政府的報復而壓制報導或意見。

 

另一個時常遭受川普批判的對象:司法機關,也保持了獨立性。除了駁回川普毫無根據的選舉結果質疑之外,法官們一次又一次地阻止了他的政策。川普致力於放鬆經濟管制的行為雖然受到保守派人士讚揚,但提交上法庭的相關案件卻大多遭駁回,而且次數比前幾屆政府更頻繁。法院還介入了許多川普試圖限制非法移民的提案,在某些案件中甚至刻薄地譴責了政府。儘管川普成功將司法機構推向右翼,但他任命的法官似乎非常認真看待自己的工作。

 

更重要的一點是,違反規範並非總能帶來成功。這些行為往往更凸顯出可以藉由民主程序加以改善的缺陷。在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違反任期不超過兩屆的不成文規定後,這項規則隨著第二十二條修正案被寫入美國憲法內容。

 

即使違反行為會導致規範的瓦解,這也不見得是壞事。在多數情況下,這些規範反映出過去的作法,已不適用於現在。回想起來,打破原有規範的那些總統們似乎更有遠見,而非思想落後。十九世紀時的總統就違反了禁止在職期間展開競選活動的規則(當時被視為沒有尊嚴)或是違反禁止民眾不透過立法機關直接向他們申訴的規範。這些規範瓦解的原因是由於隨著民主理念的強化,早期的菁英政治概念已經失去説服力。政治規範就像道德規範,它們強大的原因是無法被少數有權人士破壞。當政治規範瓦解,就代表它們和新出現的原則或新的政治現實相衝突。

 

相較之下,川普對美國政治體系中競爭激烈的權力中心發動攻擊,讓人們被提醒這些權力中心的重要性。川普本人似乎懂得這一點,因為他的攻擊主要是言語上的。據我們所知,他並沒有採取任何具體行動去壓制媒體或削弱司法力量:例如下令進行調查或起訴,或推行可能阻礙機構行動的政策。他也沒有利用執法或其他政府程序去騷擾民主黨人或其他政治對手,儘管他可能非常想這麼做。他的煽動性言論適得其反,使他在共和黨人中損失了重要選票並刺激民主黨人大量投票,但幾乎沒有失去他的目標群眾。根據蓋洛普公司(Gallup)的調查,美國人民對公共機構的信心在川普執政期間並未顯著下降(雖然下滑趨勢在他上任前早已出現)。

 

川普很可能是希望藉由攻擊選舉去煽動共和黨政客、法官和其他人去推翻選舉結果。如果有足夠多的選民走上街頭、足夠多的官員認為心懷感激的川普未來將給予他們獎賞或頭銜作為回報,他們或許就會為他做出貢獻。但這件事並未發生。

 

撇除掉幾乎所有選舉官員都以正直態度履行職責的這個事實之外,這個狀況沒發生的主因是川普並不是個受歡迎的總統。考慮到他缺乏贏得大選的政治支持,他同樣缺乏推翻選舉結果的支持力量也絲毫不令人意外。

 

歷史學家還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去全面評估川普對美國憲政民主帶來的影響。顯然,他的總統任期讓一些嚴重的政治缺陷暴露出來,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極端意識形態選民在總統初選過程中展現的巨大影響力,以及金錢在政治中的過度干涉。但美國的民主力量依然強大,至少目前是如此。

 

(譯者:黃郁雯,責任編輯:張育軒。)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America Passed the Trump Stress Test》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