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論壇》中國視角:經濟快速成長帶來墮落 威脅習近平領導力

洪源遠(Yuen Yuen Ang) 2021年09月24日 07:00:00

 

洪源遠

● 美國密西根大學副教授

 

編按:鄧小平的願景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而習近平是平等與乾淨的中國。

 

僅僅用了一代人的時間,一個新的超級富豪階層崛起,與此同時,還有數百萬農民工為了微薄的收入在工廠裡辛勤工作。賄賂成為影響政治的一種最常見的模式。機會主義者肆無忌憚地進行土地和房地產投機。由於地方政府通過借貸來資助鐵路和其他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建設,金融風險不斷增加。而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個世界上最有前景的新興市場,一個正在崛起的世界強國。

 

猜錯了。我描述的並不是當代中國,而是鍍金時代的美國(大約在1870年至1900年)。人們用「鍍金」而非「黃金」來形容美國資本主義這一形成時期,是因為在快速工業化和經濟增長的表像之下,許多問題正在惡化。

 

美國民眾對鍍金時代的反對引發了廣泛的經濟和社會改革,開創了進步時代(約1890年代至 1920年代)。這場美國國內的革命和美國在海外的收購一同使美國一躍成為二十世紀超級大國。

 

中國目前正處於一個與當時的美國類似卻不完全相同的階段。2012年習近平主席當選後,中國進入了自己的鍍金時,與前任主席領導下的中國相比,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要富裕得多。但習近平也必須面對中等收入、裙帶資本主義經濟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尤其是腐敗。正如他在2012 年對政治局的首次演講中警示道,腐敗「必然使黨和國家走向滅亡」。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中國經濟高速發展,而一種特殊的腐敗現象也日益嚴重:精英之間交換錢權,我把這種錢稱為通道錢(access money)。從21世紀開始,隨著政府不斷加強監督能力,熱情歡迎投資者進行投資,貪污和小規模的敲詐勒索現象減少。但是,由於一些涉政資本家向政治家行賄,以換取可以賺大錢的特權,高風險的貪污行為出現了。

 

與裙帶關係一同到來的是不平等的加劇。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的收入不平等現象比美國更嚴重。2012年,中國的基尼係數(衡量收入不平等的標準)超過了美國。由於那些在早期增長階段積累資產的人獲得了巨額收益,中國的貧富差距甚至比收入差距還要大。

 

第三個問題是系統性金融風險。2020年,中國財政部警告說,地方政府的債務已經接近所有收入總和的100%。如果地方政府違約,向其提供巨額貸款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將被曝光,可能會引發連鎖反應。而遇到麻煩的不僅僅是政府財政。例如,中國第二大房地產開發商恆大如今負債3000億美元,瀕臨破產。

 

不過,我們不應孤立地看待這些正在發生的危機;相反,它們與中國鍍金時代相互關聯。以獲取金錢為形式的腐敗驅使政府官員積極推動建設和投資,而不考慮建設的可持續性。豪華地產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全國各地,為串通一氣的地方和商業精英帶來巨額收入,而經濟適用房卻仍然供不應求。那些擁有政治關係和財富的人通過投機性投資輕鬆獲得了超額利潤。

 

同樣,在數位經濟中,昔日的自由競爭市場,如今已為幾個巨頭控制,他們可以輕易地壓制小公司。工廠工人正在被臨時工取代,他們長時間勞動,獲得的勞動保護不足。現在的年輕人已經厭倦了過度的物質主義和內卷,他們正通過躺平(停止奮鬥)來抗議。

 

中國鍍金時代的墮落給習近平帶來了多重威脅。腐敗、不平等和金融危機會引發社會動蕩,挑戰中國共產黨承諾的實現平等和正義。這些問題——尤其是精英階層的腐敗,讓敵對派發財——都會削弱習近平的領導力。

 

因此,習近平決心帶領中國走出鍍金時代,既是為了拯救中國共產黨,也是為了鞏固他作為領導人的地位,實現黨的初心使命鄧小平渴望讓中國富起來,而習近平希望也能讓中國也變得乾淨和公平。

 

在過去兩個月裡,西方投資者突然開始領悟到習近平對「共同富裕」的倡議。但習近平的社會主義使命實際上始於2012年,當時他發誓要消除農村貧困,並同時發起了中共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反腐運動。儘管新冠疫情爆發,習近平還是堅持繼續推行這些運動,他在2020年自豪地宣佈,扶貧目標已如期實現。

 

最近,這些運動已經擴展到對大型科技公司的監管打擊,禁止課外輔導,規定房價上限,對富有的名人進行打擊。最重要的是,習近平親自鼓勵富人與社會分享財富。

 

美國的鍍金時代為理解習近平的行動提供了一個歷史參考。所有的裙帶資本主義經濟,無 論發展多麼迅速,最終都會受到限制。按照美國的歷史經驗推測,中國今天面臨的問題並不一定會招致厄運。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策制定者接下來的行動。如果這些問題得到適當解決,中國也可以從危險且不平衡的增長走向更高品質的發展。

 

但是,美國的進步時代依靠民主措施來打擊裙帶資本主義——例如,通過政治活動和揭發「醜聞」的自由媒體來揭露腐敗——習近平正試圖通過命令和管控邁入中國自己的進步時代。但目前世界上還沒有一個政府通過法令成功克服資本主義的缺陷。

 

幾十年前,毛澤東曾試圖命令快速工業化,結果慘遭失敗。得到的教訓是,自上而下的命令確實會適得其反,因此不能依賴命令解決所有問題。如果過度和任意使用禁令和命令,將削弱投資者對中國領導人基於規則的市場承諾的信心。

 

美國的進步主義為該國在20世紀的國際首要地位奠定了國內基礎。習近平能否帶領中國 走出鍍金時代,將會決定中國是否能在21世紀持續發展。

 

(本篇翻譯由PS官方提供,責任編輯:張育軒)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Can Xi End China's Gilded Ag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