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拉美視角:委內瑞拉前所未有的崩潰

郝斯曼(Ricardo Hausmann) 2017年08月04日 07:00:00

郝斯曼

•1956年生

•曾任委內瑞拉計劃部部長(1992年-1993年)

•現職為哈佛大學國際發展中心主任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要求召開全國制憲會議,反對派控制的國民大會為對抗而發起7月16日公投選舉,約72萬身處海外的委內瑞拉人投票。2013年總統選舉,只有6萬2311居留海外的委內瑞拉人投票。這次公投前四天,將近800個委內瑞拉人參加智利醫生執照考試,總申請考試人數2117人。7月22日委內瑞拉和哥倫比亞邊境重新開放,3萬5000名委內瑞拉人走過邊境狹小的橋,前往哥倫比亞購買食品和藥品。

 

委內瑞拉人很顯然地想要走出去,這是很容易理解的。全球媒體一直報導委內瑞拉,記錄著委內瑞拉真實恐怖狀況,饑餓、 絕望、和憤怒的影像充斥閱聽大眾的耳目。7月29日號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封面故事總結:「委內瑞拉陷入混亂」。

 

這是另一次糟到谷底的衰退,還是更嚴重的慘況?

 

最常見的經濟興衰指標是國內生產總值〈GDP〉。

 

據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統計資料,委內瑞拉2017年GDP要比2013年減少35%,或者人均GDP縮水40%。這種經濟衰退情況遠比美國1929~1933年經濟大蕭條惡化許多,當時美國GDP大約縮減28%。

 

這比俄羅斯〈1990—1994年〉、古巴〈1989—1993年〉和阿爾巴尼亞〈1989—1993年〉的經濟衰退情況更加嚴重,但不及前蘇聯國家轉型時期的經濟慘況,包括喬治亞、塔吉克、亞賽拜然、亞美尼亞與烏克蘭,或者是飽受戰爭摧殘的賴比瑞亞〈1993年〉、利比亞〈2011年〉、盧安達〈1994年〉、伊朗〈1981年〉和南蘇丹。

 

數據已經無法解釋經濟崩盤慘況

 

換句話說,委內瑞拉經濟災難比美國、西歐和其他南美洲國家的歷史經驗都還慘。哈佛大學國際發展中心學者桑托斯〈Miguel Angel Santos〉、比拉斯米爾〈Ricardo Villasmil〉、巴里奧斯〈Douglas Barrio〉、穆西〈Frank Muci〉和莫拉雷斯〈Jose Ramón Morales〉等的共同研究顯示,這些數字不足以解釋委內瑞拉經濟崩盤慘烈程度。

 

人均GDP大幅縮水40%是非常罕見的。某些因素讓委內瑞拉情況更趨惡化。2013~2017年委內瑞拉GDP〈以物價不變的狀況計算〉衰退,石油產量下降17%〈這排除同期油價55%下跌幅度〉。人均石油出口在2012~2016年減少2200美元,油價下跌導致其中1500美元跌幅。

 

這些數據非常驚人,想想看2017年委內瑞拉人均收入低於4000美元。換句話說,儘管人均GDP縮水40%,國民收入(包含物價波動效應)衰退51%。

 

高負債 毫無應變經濟蕭條機制

 

通常各國為因應物價劇烈波動衝擊,都會利用經濟繁榮時期儲備資金,在經濟低迷時期透過借貸或利用這些儲蓄資金,以避免進口如出口出現巨幅下滑風險。不過,委內瑞拉卻做不到,該國利用石油盛世期發出六倍外債,又於經濟繁榮時期揮霍無度,以致於經濟蕭條時期幾乎沒有資產可被清算,金融市場不願意借款給這個債務累累的國家。

 

金融市場是正確的。委內瑞拉是當前全球負債最高的國家。沒有一個國家的公共外債占GDP或出口比重高於委內瑞拉,也沒有一個國家像委內瑞拉一般有如此高的債務利息占出口比重。

 

但是,就像1980年代西奧塞古〈Nicolae Ceauşescu〉統治下的羅馬尼亞,委內瑞拉政府決定減少進口同時維持外債當前水準,此舉讓市場驚嚇,原本市場預期委內瑞拉將進行債務重組。這導致2012~2016年委內瑞拉實質人均進口貨品與服務(經通膨調整)驟降75%,2017年將更進一步下滑。

 

委內瑞拉如此的經濟大崩盤只有蒙古〈1988~1992年〉和奈及利亞〈1982~1986年〉可以與之相提並論,這比1960年以來全球其他的為期四年期間的進口崩盤狀況都要嚴重。事實上,委內瑞拉的統計數字表明該國無任何經濟緩衝機制,其進口與出口衰退幅度幾乎相當。

 

最低工資已不足養活五口之家

 

另外,委內瑞拉政府造成的進口衰退,導致原物料和中間產品投入短缺,農業和製造業崩盤情況比整體GDP衰減程度更糟,人均本地生產消費品減少近1000美元。

 

其他統計資料證實了這個慘況。2012~2016年非石油產業實質稅收大減70%。同期間,通膨加速則導致金融體系的貨幣負債實質減少79%。用黑市匯率衡量,負債從410億美元減少到只有33億美元,負債下降幅度高達92%。

 

人民生活不可避免的出現崩潰情況。2012年5月到2017年5月,最低工資大幅減少75%。在委內瑞拉,最低工資等於中位工人收入,因為獲取最低工資勞工人口大幅減少了75%〈以物價不變狀況評估〉。以黑市匯率衡量,最低工資降幅高達88%,從每月295減少到只有36美元。

 

以最廉價獲取的卡路里衡量,同期間最低工資從每日平均5萬2854大卡減少到只有7005大卡,跌幅高達86.7%,這甚至不足以養活五口之家〈假設所有收入都用來購買最廉價卡路里〉。委內瑞拉人用他們的最低工資能夠買到的食品,還不及哥倫比亞人〈傳統上比委內瑞拉更窮〉的1/5。

 

馬度洛政府不斷拒絕人道救援

 

據委內瑞拉最著名的3所大學所進行的調查,收入貧困率從2014年的48%增加到2016年的 82%。同一項研究發現,74%的委內瑞拉人非自願地平均減少了8.6公斤體重。委內瑞拉健康觀察組織(Venezuelan Health Observatory)報導,2016年住院病人死亡率增加了10倍,醫院出生的新生兒死亡率增加100倍。然而,總統馬杜洛的政府一再拒絕人道組織援助

 

馬杜洛政府對自由和民主的赤裸裸的打擊理應吸引更多的國際關注。美洲國家組織和 歐盟都發布報告批評馬杜羅政府,而美國最近宣布新經濟制裁。

 

但委內瑞拉問題不僅在於政治。要解決該國政府所造成前所未有的經濟災難,還需要國際社會共同救援。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Venezuela’s Unprecedented Collaps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爭議制憲代表出爐 美國制裁委國總統馬杜洛

●【影片】委內瑞拉強推制憲投票 反對派群眾街頭示威

●反對派抵制奏效 委內瑞拉首都投票所唱空城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