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娃娃兵視角:我9歲時 在獅子山打內戰

西迪貝(Mohamed Sidibay) 2018年06月07日 07:00:00

 

西迪貝

 

●全球教育機會融資國際委員會青年代表

●全球教育合作計畫和平積極分子

●我的英雄計畫前和平大使

 

我的家人在我學會繫鞋帶時就遭殺害了。身為一個獅子山(Sierra Leone)男孩,本應無憂無慮地玩耍的年紀卻被捲入戰爭。對我來說,童年就像一場噩夢,一場看上去永遠無法擺脫的噩夢。但2002年戰爭正式結束後,我開始尋找恢復之路。最重要的恢復是一個作為憤怒而文盲的9歲娃娃兵所無法想像的機會:上學

 

我是教育的轉變力量的活生生的例子。由於我努力學習,運氣也不錯,我成功地讀完了高中,然後有讀完了大學。現在,再過幾個月我就將開始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 )法學院的研究生生涯,這是我在當娃娃兵時不敢想像的命運。

 

但在我短暫的求學生涯中,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為什麼運氣如此重要?畢竟,教育應該是一項普世人權。要是這麼簡單就好了。

 

全球超過2600萬兒童無法上學,超過5億上學的男童、女童無法受高品質教育,這是全球教育機會融資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Financing Global Education Opportunity)的統計資料。至2030年,全世界大約8億學齡兒童中的一大半,無法具備能在未來職場贏得一席之地所需要的基本技能。

 

發展中國家兒童教育費嚴重不足

 

解決這個問題需要「錢」。儘管教育也許是政府為了確保人民獲得更好的未來所能做的最佳投資,全球教育融資仍然遠遠不足。事實上,教育只占國際發展援助總規模的10%,而10年前為13%。

 

從另一個角度看,發展中國家每年所獲得的全球教育支持只有每名兒童10美元,甚至不夠買一本教科書。在自動駕駛、智慧冰箱的時代,教育資金如此短缺是很難讓人接受的。

 

過去幾年中,我為3項全球教育計畫奔波—全球教育機會融資與國際委員會(教育委員會)、全球教育合作計畫(Global Partnership for Education,GPE)和教育不等人(Education Cannot Wait,ECW)計畫。我熱情參與其中,因為這些組織正在共同為一個目標努力:為所有地區的所有兒童的高品質教育籌集資金,讓受教育不單是一種幸運。

 

最佳融資辦法之一是支持國際教育融資便利(International Finance Facility for Education),這是一個由教育委員會牽頭發起的計畫,能夠釋放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全球教育投資。世界年輕人明白這代表什麼。

 

本月早些時候,全球青年大使組織( Global Youth Ambassadors )發起了請願活動,請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呼籲聯合國支持國際教育融資便利。請願獲得了80個國家150萬兒童的連署。

 

讓更多難民、女童和娃娃兵受教育

 

融資便利計畫的目標是通過大約20億美元的出資保證,實現80億美元的新可用資金分派給最需要的國家。如果運用得當,該計畫有望讓發展中國家為數百萬更多兒童提供高品質教育,包括難民、女童和娃娃兵。

 

政客常說,年輕人是明日領袖。誠然如此,這就是我們。但沒有融資支持的陳詞濫調毫無意義。簡單說,世界必須聯合起來為全民高品質教育提供資金。國際教育融資便利——目前已經獲得世界銀行、地區開發銀行、GPE、ECW和眾多聯合國機構的支持——是最好的實現方法之一。

 

20年前,法學院對我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如今,努力學習,全球支持和好運氣的作用下,我的未來從未如此光明。但我的故事不應該是例外。為了確保其他人也可以獲得高品質教育,能夠走上向我敞開的道路,我們必須將運氣從公式中抹去。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Education Saved My Life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